大衛·科波菲爾.  查爾斯 狄更斯
第23章. 我證實了狄克先生所言并選定了一种職業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早上醒來,我很挂念小愛米麗,挂念昨夜馬莎去后她會怎么想。我覺得,由于神圣的友誼我承蒙信賴而得知那些家庭內部的憾事和難題,就算我把它們告訴給斯梯福茲也是很不對的。無論過去還是將來,直到我死,我都相信我曾真心愛過作為昔日游戲伙伴的那位美人。對于她,我怀有比對任何人都更深的情感。她不能控制而向我偶傾泄的情緒決不能說給任何人听——包括斯梯福茲在內也不行,否則就是做了件殘酷的事,對不起我自己,對不起我們純洁童年的友誼,那友誼在我看來總環繞在我們頭上。因此,我下決心,把這事藏在心底,這事也在我心底為她的形象增添了一种新的光輝。

我們吃早飯時,姨奶奶送來一封信。由于對信中談及的問題,斯梯福茲大可以提供建議,我又知道和他商量是會讓我滿意的,我就決定把它放到歸途上來討論。眼下我們已為向朋友辭行而忙得不亦樂乎了。在惜別方面,巴吉斯先生一點也不比別人少些遺憾;我相信,如果可以使我們在雅茅斯再多停留四十八小時,他一定愿意再打開那箱子,再奉獻出一個几尼。皮果提,還有她娘家所有的人,都為我們的离開由衷的傷感。歐默——約拉姆公司的所有人員都出來向我們告別;當我們提著行李上車時,有許多船員為斯梯福茲幫忙,就算我們帶著一個連隊的行李,也几乎用不著腳夫來幫忙了。一句話,我們的离去使得一切有關的人又惋惜又欽羡,我們走后留給許多人的是難過。

“你會在這儿呆很久嗎?李提默?”當他站在那儿送車時,我問他道。

“不,先生,”他答道,“大概不會很久,先生。”

“現在還不能說定,”斯梯福茲漫不經心地說道,“他知道他得做什么,而且一定會做。”

“他當然是這樣的。”我說道。

李提默用手触触帽以表答謝我的稱贊,我頓時覺得我只有八歲大。他又触触帽,以示祝我們一路平安,于是,我們离開了他,他站在人行道上就像埃及金字塔那樣体面而神秘。

在一段時間里,我們沒說一句話。斯梯福茲亦很沉默;我則一心在想何時再訪舊地,那時我和他們又各會有些什么變化。善于調節情緒的斯梯福茲總算快活了起來,話也多了。他扯扯我胳膊說道:

“說說看,大衛。你早飯時說的那信是怎么回事呀?”

“哦!”我把信從衣袋里拿出來說道,“這是我姨奶奶寄來的。”

“她說些什么呢?需要考慮嗎?”

“嘿,她提醒我,斯梯福茲,”我說道,“我這次出門旅行應當處處留心,也要動腦筋想想。”

“你當然已經這么做了?”

“實際上,我不能說我已經刻意這么做了。對你說實話吧,我怕我都把這事忘了。”

“得!現在就留下心,彌補你的疏忽吧,”斯梯福茲說道,“朝右看去,你可以看到一片平地,上面有許多泥沼,向左看去,你可以看到同樣的東西。向前看,你發現不了什么不同之處;向后看,依然一樣。”

我笑著答道,在這一帶,我看不出有什么适當的職業,或許由于這地方很死气沉沉吧。

“關于這個問題,我們的姨奶奶有什么說法呢?”斯梯福茲看著我手中的信說道,“她有什么意見嗎?”

“啊,是的,”我說道,“她問我可否愿意做一個代訴人呢。

你覺得怎么樣?”

“哦,我不知道,”斯梯福茲無所謂地答道,“我想,你干那行和干什么別的并無絲毫區別呀。”

我忍不住又笑了,我笑他把一切職業都不放在眼里;我就把我這想法告訴了他。

“代訴人是什么呀,斯梯福茲?”我問道。

“呵,這是一种修道院的辯護士,”斯梯福茲答道,“他和博士院的一些老掉牙的衙門的關系就如律師和普通法庭和平衡法庭的關系一樣,博士院就在圣保羅教堂附近一個冷清、古老、偏僻的角落里。辯護士是本該在兩百多年前就自然而然消失的公吏。我告訴你那博士院是什么玩藝,你就知道他是什么東西了。那是個偏僻的小角落,他們在那里辦理所謂教會法,用國會陳朽的古怪法案玩把戲。對于這些法案,世界上有四分之三的人一無所知,而那四分之一又以為這還是十三世紀愛德華時代發掘出來的化石。在平民遺囑訴訟和平民婚姻訴訟方面,在大船和小船之間的爭議上,博士院從古以來就享有特權。”

“胡說,斯梯福茲!”我叫了起來,“你不是說航海問題和教會問題之間也有什么牽連吧?”

“當然,我不會那樣說的,我親愛的孩子,”他答道,“不過我是說,這些問題都由同一個博士院中的同一些人處理決定。今天你去那里,你會發現為了南西號撞沉了薩拉·珍號,或為了皮果提先生和雅茅斯船夫頂著颶風帶著錨和繩索出海援救遇難的納爾遜號,他們胡涂讀完《楊氏大辭典》中航海術語的一半;明天你去那里,又會發現他們為了一個不軌的教士而忙于搜集有利或不利的根据;你還會發現審航海案時的法官就是審教士案時的辯護士,或者相反。他們好像演員,一個人時而是法官,時而又不是的;時而他是這种角色,時而是另一种角色;顛來倒去地變;不過,這是在特定的觀眾前的一种非公開演出,很開心,也有益。

“不過辯護士和代訴人不是一回事吧?”我問道,因為我有點糊涂了,“是吧?”

“不一樣,”斯梯福茲答道,“辯護士是些民法學家——在大學里得了博士學位的人——我所以知道這類事首先因為這一點。代訴人雇用辯護士。雙方都得到丰厚的酬金,一起形成了一個嚴密而有力量的小團体。總的說來,我勸你高高興興進博士院去,大衛。他們都在那里以他們的高貴為榮而自得呢,如果這可以讓你滿意的話,我可以這么對你說。”

我原諒斯梯福茲談論這一問題時那种輕薄口气。我的聯想中,那個“圣保羅教堂附近冷清、古老、偏僻的角落環繞著庄嚴、古老和肅穆的气氛。考慮這問題時想到那气氛,我對姨奶奶的意見沒有什么不快的感覺。她把這問題交我自行決定,并很干脆地告訴我,說她最近為立我為繼承人的遺囑一事去博士院見她的代理人,所以想到這一問題。

“無論怎么說,在我們的姨奶奶這方面來說,這做得很令人稱好,”我提到這點時,斯梯福茲說道,“也令人贊美。雛菊,我的意見是:你應該高高興興進博士院。”

我堅定了決心這么做。然后,我又告訴斯梯福茲說我姨奶奶在城里等我——這是從她信中得知的——她已在林肯院廣場一個她常住的旅館里住了一個星期了。她選定的這一家旅館有一道石頭台階,屋頂還有扇便門,因為姨奶奶堅信:倫敦的每一家每一夜都有被燒掉的可能。

我們一路旅行好快活,一直談著博士院,遙想我在那里作代訴人的遠景,斯梯福茲用各种詼諧話來摹擬那時的情景,使我們倆都很快活。我們到達旅行的終點后,他就回家去了,并約定后天來看我。我則乘車去了林肯院廣場,卻見我姨奶奶尚未就寢,還在等著吃晚飯呢。

就算我們別后我曾云游天下,我們重逢時也不會比這時更高興了。姨奶奶擁抱我時便哭了起來,又強裝笑臉說如果我那可怜的母親還在世,無疑,那傻兮兮的小人儿也會落淚的。

“你把狄克先生撂下了,姨奶奶?”我說道,“我感到好遺憾。”啊,珍妮,你好嗎?”

珍妮一面向我行禮一面問好時,我發現姨奶奶拉長了臉。

“我也很不快,”姨奶奶擦著鼻子說道,“自打來這里后,特洛,我就沒安過神。”

不等我問她原因,她就告訴我了。

“我想,”姨奶奶說道,一臉憂郁的樣子把手放到桌上,“狄克的性格不是种驅赶驢子的性格。我相信他意志不夠。我本當把珍妮留下照顧家里,那我也可能安心點。如果有驢子踐踏了我的草地,”姨奶奶加重了語气說道,“准是今天下午四點鐘。我覺得我從頭到腳一陣發冷,我·知·道就是那頭驢子。”

我想就這點來安慰她,可她听不進去。

“那是頭驢子,”姨奶奶說道,“而且是默殺人那女人到我家來時騎的那頭驢子。”從那時以后,我姨奶奶一直把這當作默德斯通小姐的唯一名字。“如果多佛有頭驢子,那它的放肆就比別的驢子格外令我難忍,”姨奶奶拍著桌子說:“就是那畜生!”

珍妮斗膽暗示我姨奶奶,也許這么苦惱她自己是毫無必要的。珍妮還暗示說她認為姨奶奶說的那頭驢這時正在干著運沙石的苦役,不能來踐踏草地的。可姨奶奶听都不愿听。

晚飯按要求擺了上來,雖然姨奶奶的房間在樓上,——是不是為了她的錢安全而多要几級石台階,還是為了离屋頂處那便門更近些,我可不知道——可晚飯還是熱的,其中有一只烤雞,一份煎肉,還有一些蔬菜。這些菜肴樣樣都好,我吃得很痛快。而姨奶奶吃得很少,因為她對倫敦的食物一直有她獨特的看法。

“我認為這只倒楣的雞是在一個地窖里長大的,”姨奶奶說道,“除了在又破又舊的菜車上,它從未見過天日。我希望這煎肉是牛肉,可我不能相信真是這樣。依我看,在這里,除了垃圾,沒什么是真的。”

“你不認為這雞會是從鄉下來的,姨奶奶?”我暗示道。

“當然不啦,”姨奶奶馬上說道,“貨真价實地做生意,這只會讓倫敦的商人不痛快。”

我不冒險去反對這說法,但我吃得很多。姨奶奶見我這樣也非常滿意。餐桌收拾干淨后,珍妮為她挽好頭發,戴上睡帽——這是頂格外精心設計的睡帽,我姨奶奶說是“以防火警”,把她的長袍折到膝蓋上,這是她就寢前取暖的一貫前奏。于是,按從不能有絲毫變動的一种規則,我為她調好一杯熱騰騰的兌水的酒,擺上一片切成細長條的烤面包。這一切准備好后,就只剩下我倆來消磨這夜晚了。姨奶奶坐在我對面喝酒和水;每吃一口烤面包前都將揪下的烤面包在酒水里沾沾。睡帽的縐邊把她臉團團圍住,她慈祥地看著我。

“嘿,特洛,”她開始說道,“你覺得那個做代訴人的計划怎么樣?你想過沒有?”

“我想了很多,我親愛的姨奶奶,我也和斯梯福茲好好談過了。我的确喜歡這計划。它好中我意。”

“好!”姨奶奶說道,“這可真讓人高興!”

“我只有一個困難,姨奶奶。”

“只管說吧,特洛。”她忙說道。

“嗯,我想問問,姨奶奶,据我所知,這是种名額受限的職業。我投身于它要不要用很多錢呢?”

“為了你簽約學習,”姨奶奶答道,“要恰好一千鎊。”

“喏,我親愛的姨奶奶,”我把椅子朝她挪了點說道,“就是這點讓我不安。這可是一大筆錢呀。你已經為我受教育花費了許多,而且在各方面都盡可能好好照顧我。你已經成了慷慨的典型。一定有一些既可出息又毋需破費什么的路可行,只要有決心,吃得苦,也可以有發達的希望。你不認為去試試那些方法更好嗎?你能肯定你出得起那么多錢,而且這么用是對的嗎?我真希望你,我的第二個母親,能好好想想。你能肯定嗎?”

姨奶奶把正在吃的那面包吃下,不斷打量我,然后把杯子放到火爐架上,把手交叉放在卷起的長袍下擺上,如是答道:

“特洛,我的孩子,如果我平生有什么目的,那就是要盡力使你成為一個善良、明理、快樂的人。我一心這么做——狄克也是這樣做的。我真希望我所認識的人听听狄克就這問題所說的話。他這番話精明得令人吃惊。可是除了我,沒人知道這人有多聰明!”

她停了一下,把我的手放到她的兩手中,又繼續說道:

“特洛,回憶往事是沒什么益處的,除非對現在有什么作用。也許我和你那可怜的父親應當成為更好的朋友。也許,就是你的姐姐貝西·特洛伍德令我失望后,我也仍應和你那可怜的娃娃母親成為更好的朋友。當你滿身灰土,以一個疲于奔命的逃跑出走的孩子那模樣出現在我面前時,也許我就那么想了。從那時起直到現在,特洛,你永遠是我的一种光榮,一种驕傲,一种快樂。我對我的財產沒什么別的想法,至少”——我吃惊的是,她說到這儿時顯得遲疑、惶惑,“至少,沒有,我對我的財產沒有什么別的主張——你是我領養的孩子。在我這把年紀,只要你是一個有仁慈愛心的孩子,能容忍我的古怪想法;對一個正當年時沒得到應有的快樂和安慰的老太婆,你所能做的可比那老太婆能為你做的要多了。”

這還是第一次我听到姨奶奶講她的過去。她想到過去卻又放得下的鎮靜態度讓人感到她的大度,正是這种大度使我對她更加敬重愛慕了。

“現在我們一致了,也都彼此了解了,特洛,”姨奶奶說道,“我們就不必再談這個了。吻我一下吧,明天吃過早飯后我們去博士院。”

在就寢前,我們在火爐前談了很久。我的臥室和姨奶奶的臥室在同一層樓上。那天晚上,她一听到遠處傳來的馬車或運菜車的聲音,就去敲我的門,并問“你听見救火車了嗎?”所以我不免受到些儿惊扰,但在早晨將近時,她睡得安穩些了,也讓我睡得安穩了。

近中午時,我們動身去博士院里的斯賓羅——約金斯事務所。關于倫敦,姨奶奶另持有一种概括性意見,即她見到的每個人都是扒手。所以她把錢袋交給我替她拿,錢袋里有十几個尼和些銀幣。

在艦船街的一家玩具店前我們停留了一下,看圣丹斯坦教堂的木頭巨人敲鐘——我們算好了時間去的,就是為了看他們在十二點鐘時敲鐘——然后我們去拉蓋特山和圣保羅教堂。經過拉蓋特山時,我發現姨奶奶大大加快了步子,顯得神色慌張。同時,我還看到一個表情陰沉、衣衫不整的漢子(他曾在我們前邊一點停下來看我們)走來跟在我們后面,近得可以挨到她。

“特洛!我親愛的特洛!”姨奶奶抓住我的胳膊惊恐万分地低聲叫道,“我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別慌,”我說道,“沒什么好怕的。走進一家商店去,我馬上把這家伙赶走。”

“不,不,孩子!”她馬上說道,“千万別對他說什么。我求求你,我命令你。”

“唉呀,姨奶奶!”我說道,“他不過是個想死乞百賴的乞丐罷了。”

“你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姨奶奶答道,“你不知道他是誰!你不知道你說的什么!”

我們這么說著,來到一個前面無人的門口停下,他也停了下來。

“別看他!”我忿忿回頭去看那人時,姨奶奶說道,“去幫我叫輛車,我親愛的,然后到圣保羅教堂等我。”

“等你?”我重复道。

“是的,”姨奶奶答道,“我必須一個人走。我必須和他走。”

“和他,姨奶奶?就和這個人?”

“我頭腦清醒,”她答道,“我對你說,我·必·須。去幫我叫輛車吧!”

雖然我很惊詫,我知道我不能違抗這一嚴厲的命令。我跑了几步,叫了一輛經過的空車。我几乎還來不及放下踏板,我姨奶奶就不知怎地一下跳進了車廂,那人也跟了進去。她那么焦急地向我擺手,要我走開,于是我雖然很吃惊也馬上轉身走開了。我轉身時,听見她對車夫說,“隨便去什么地方!就這么不停地走!”馬車立刻從我身邊經過,往山上馳去。

過去,狄克先生告訴我的事被我當做他的幻覺,現在又涌上我心頭。我無法不信這人就是被狄克先生神秘地提到的那個人;不過他在我姨奶奶身上得到的把柄究竟是什么樣的,我一點都想象不出。在教堂的院子里,我等了半個小時,其間讓自己鎮靜了下來,這才看見馬車回來了。車夫在我身邊停下車,車里只坐著姨奶奶。

她還很激動,尚無法進行我們必須做的拜訪。她叫我上車,讓車夫慢慢地赶車來來回回了一會。她只說道:“我親愛的孩子,永遠別問我這是怎么回事,也永遠別提到它。”直到她完全恢复了鎮靜,她才對我說她已很平靜了,我們便可以下車了。她把錢袋交給我讓我付車錢時,我發現所有的几尼都沒了,只剩下那些散幣。

一道低低的小小拱廊通向博士院。我們從院前的街市上往前沒走几步,城市的喧囂就似乎被拋到幽靜的遠方了,好像一种魔術一樣。經几處沉沉院落和几條窄窄通道,我們來到斯賓羅——約金斯那帶著天窗的事務所。在那不用敲門一類禮節便可徑入而朝拜的圣殿前廊里,有三、四個文書在忙著抄抄寫寫。其中一個獨坐的人又干又瘦,頭上褐色的假發硬硬的,仿佛是用姜餅制成一樣;他起身迎接我姨奶奶,把我們帶進斯賓羅先生的房間。

“斯賓羅先生還在法庭里呢,夫人,”那干瘦的人說道,“今天是拱形法庭開庭日;不過法庭离這儿很近,我立刻派人去請他。”

在斯賓羅先生到來前,我趁机向四處打量。屋里的器具陳設都是舊式的,蒙滿了塵垢,書桌上的絲絨布已完全褪了色而灰暗得像個老乞丐。桌上有許許多多紙卷,有的標為“證件”,有的標作“訴狀”(這令我吃惊),有的標作“監督法庭辦理,”有的標作“海軍法庭辦理”,有的標作“代表法庭辦理”。我很想知道究竟有多少個法庭,要弄明白它們又得花多少時間。此外,還有各种抄寫的宣誓詞卷宗,裝訂得很牢固,捆成一卷一卷,每一案為一卷,每一案都像是一部十卷和三十卷的歷史那樣。我覺得,這一切看起來無比寶貴,使我對代訴人這一職業十分滿意。我正怀著越來越強的好感檢閱這些及類似的東西時,听到屋外傳來急促腳步聲,斯賓羅先生穿著鑲白皮邊的黑袍,匆匆走入。他邊走邊摘下帽子。

他是個小個的人,生著淡黃色的頭發,腳蹬上乘的靴,白領飾和襯衣領也漿得硬得不能再硬。他的衣著整洁。他在那精致卷過的胡子上無疑也花了番心思。他的金表鏈那么粗,以至我竟想入非非地認為:他應該用如同金箔店招牌那樣了不起的金胳膊把它拉出來。他的裝束是如此周全和僵硬,看上去他几乎無法彎下腰了。他坐到椅子上看桌上那些文件時,只好像小丑那樣轉身時得轉動胯部。

我由姨奶奶介紹后,受到很禮貌周全的接待。他當時說道:

“原來,科波菲爾先生,你想加入我們這行?我前几天有幸會見特洛伍德小姐”——把身子傾斜一次,又做了一次小丑——“我無意間言及,這里尚有一空缺。特洛伍德小姐談到她有一個她特別關心的侄孫,并說希望他能求得一体面職業。這位侄孫,我相信,我此刻有緣”——又做一次小丑。

我鞠了一躬,以示承認,并說姨奶奶曾對我說到有這么一個机會,認為我會對此愿意一試。我覺得我很愿意,所以馬上就接受了這提議。在我對這職業有更進一步了解之前,我不能肯定地說我會喜歡它。我認為在我決定正式從事這職業前,我應當試試,看我能不能真正喜歡它,雖說這不過是种形式而已。

“哦,當然!當然!”斯賓羅先生說道,“在敝處,我們的規定一向是一個月——一個月試用期。我本人希望是兩個月——三個月——事實上無限期都行——不過我有一個合作人,約金斯先生。”

“押金,先生,”我說道,“是一千英鎊嗎?”

“連印花在內,押金是一千鎊,”斯賓羅先生說道,“我曾對特洛伍德小姐提及過,我本不把金錢看得多重,我想世人很少能在這點上超過我;但約金斯先生在這類問題上有他的看法,所以我不能不尊重約金斯先生的看法。簡言之,約金斯先生認為一千鎊還差得遠呢。”

“我想,先生,”我說道,因我仍想為姨奶奶省點費用,“這儿有沒有這种慣例,如果一個見習的副手特別出色,通曉業務,”我不禁臉紅了,這太有自夸之嫌了——“我想,在約期的后几年,沒有慣例給他——”

斯賓羅先生費好大勁把他的頭從領飾中伸到可以搖的程度,然后,搶在我前面回答,沒等我把“薪水”二字說出。

“沒有。科波菲爾先生,我不愿說我會怎樣對這點予以考慮,如果我不受約束的話。約金斯先生是不會被說動的。”

想到這個可怕的約金斯,我就好垂頭喪气。可是,我后來發現他是個气質憂郁、脾性溫和的人。他在這里的業務中是自己不出面、卻一直由別人把固執無情推諉到其名下的人。如果有一個辦事員要求加薪,那么約金斯先生不接受這一請求;如果一個顧客的訟費未及時付,那么約金斯先生堅持要付清;哪怕斯賓羅先生會——也一定——感到難過,約金斯先生也不肯放松。要不是那位事事抓牢的凶神約金斯,這位吉神斯賓羅的心和手都會永遠張開。我年紀大了點后,我覺得我還領教過許多根据斯賓羅——約金斯原則辦事的机關呢!

當時講定,我可以任意在某天開始我那個月的試用期,姨奶奶不用留在城里,試用期滿也不必再來,因為以我為主的契約可以不費事地送到家由她簽字。當我們講到這里時,斯賓羅先生便提議當時就帶我去法庭,好讓我知道那是個什么樣的地方。由于我迫切想知道,我們就心怀這目的前往,而把姨奶奶留了下來。姨奶奶說她對那种地方沒什么信任感,我覺得她把一切法庭都看成隨時會爆炸的火藥厂。

斯賓羅先生領我走過一個舖了石頭的院子,院周圍是些簡朴的磚房。從門上那些博士的名字推斷,這些房子就是官舍,里面住的就是斯梯福茲對我說過的那些博學的辯護士。我們往左走進一間十分大而令我想起禮堂的沉悶房間。這房間的前一部分用欄干隔著。在一個馬蹄形高台兩邊,坐了各种穿紅袍戴灰色假發的紳士,他們的座位都是老式的那种客廳用椅,很舒适。我知道這些人就是那些博士了。在那馬蹄形拱端,有一張講台桌樣的小桌,一位老先生坐在那儿眼睛微閉。如果我是在鳥屋中見到他,我准會把他當作貓頭鷹。可我听說他還是審判長呢。在馬蹄形開口處,比上述桌椅略低處,也就是說,差不多是跟台面一樣高的地方,是斯賓羅先生那一級的另一些各种紳士,他們都像斯賓羅先生那樣穿著白皮滾邊的黑袍,坐在一張綠色的長桌邊。我覺得他們的衣領總是硬硬的,神气也總是傲傲的。可后來我又認為后一點是我冤枉了他們,因為他們中有兩、三人起身回答審判長的問題時,真是柔順得我再沒見過能甚于他們的了。一個帶圍巾的年輕人和一個偷偷從衣服口袋里掏面包屑來吃的破落戶扮演听眾,他倆就在法庭中央的火爐邊烤火。打破這里沉寂的只有這火爐里的滋滋聲和某個博士的說話聲。這位博士正在慢聲細气地引證足足裝得滿一個圖書館的證据,而且不時在一些枝節上反复夾纏。總之,我一生再沒見過任何地方像這里這樣安逸、令人昏昏欲睡、古色古香,不為時間影響,比這儿更像叫人暈暈糊糊的小小家庭式聚會了;我也覺得,在其中扮演任何角色——或許當把訴訟人除外——都是一帖挺好的鎮靜劑。

這僻靜地方的夢幻气氛令我很滿意,我告訴斯賓羅先生說看這一次就夠了,于是我們和姨奶奶會合;不久我就和她走出了博士院。我走出斯賓羅——約金斯事務所時,那些辦事員都相互間用筆對我指指點點,使我覺得我實在年輕极了。

我們回到了林肯院廣場,途中除碰到一頭拉菜車的背時驢子,沒有任何險遇;那頭驢子足以引起姨奶奶痛苦的聯想。我們平安走進房間后,又就我的計划談了很久。我知道她歸心似箭,兼之身處于火災隱患、劣食和扒手中,她在倫敦不會有片刻安宁,我就勸她不要挂慮我,不妨由我自己照料自己。

“我來這里住了不到一個星期,也這么想了,我親愛的,”她說道,“特洛,阿德爾菲有一套帶家具的小小律師公寓出租,一定會很合你意。”1這番開場白后,她從衣服口袋里取出一片從報上仔細剪下的廣告。廣告上說,在阿德爾菲的白金漢街,有一套帶家具、且臨河、又舒适精致的律師公寓出租,實為一個青年紳士(法學生或非法學生)之理想寓所,可立即遷入。房租低廉,租期為一月亦可。

--------

1律師公寓是特指倫敦法學院中一套套出租的房間。

“哈,太合适了,姨奶奶!”我說道,并為了有可能住這种公寓的体面而臉發紅。

“那就快點吧,”姨奶奶說著又把一分鐘前剛取下的頭巾戴上,“我們去看看。”

我們出發了。廣告指示我們去見那幢房子的克魯普太太,我們把那我們認為可以向克魯普太太通報的門鈴加了三四次,還沒見她出來。不過,她終于出現了,這是一個大塊頭胖女人,她穿的紫花布長袍下加了許多絲絨荷葉邊。

“請讓我們看看你的律師公寓吧,太太。”姨奶奶說道。

“是這位先生要住嗎?”克魯普太太一邊在衣口袋里摸索著鑰匙一邊說道。

“是的,我侄孫要住。”姨奶奶說道。

“那可是一套很精致的房間呢!”克魯普太太說道。

于是我們走上樓去。

這套房在那幢房的最上面一層樓上,這是最讓姨奶奶可心之處,因為它离太平樓梯很近。房中有一條不大能看見東西的幽暗過道,有一間什么東西也看不見的小食品儲藏室,有一間起居室,一間臥室。家具很舊,但對我來說也可以了;而且,一點不假,窗邊就是河。

由于我對那地方滿意,姨奶奶和克魯普太太就退到食品儲藏室去講房租了。我呆在起居室坐在沙發上,不敢相信竟有可能住這樣高級的住宅。一對一地交戰了一些時候,她們回來了。我從克魯普太太和我姨奶奶的臉上知道,合同簽成了,我好生喜歡。

“這是前一個房客的家具嗎?”姨奶奶問道。

“是的,是前一個房客的,夫人。”克魯普太太說道。

“他怎么樣了?”姨奶奶問道。

克魯普太太令人討厭地咳嗽了一陣,邊咳邊吃力地表達她的意思:“他在這里生了病,夫人,就——哦!哦!哦!

唉!——她就死了!”

“呵!他死在什么上面了?”姨奶奶問道。

“嘿!夫人,他死在酒上,”克魯普太太一點也不諱避地說,“還死在煙上。”

“煙?你不是說煙囪吧?”姨奶奶說道。

“不,夫人,”克魯普太太說道,“是雪茄和煙斗。”

“不管怎么說,那是不傳染的,特洛。”姨奶奶轉向我說道。

“當然不傳染。”我說道。

總之,看到我很喜歡那住處,姨奶奶便租了一個月,期滿可續住十二個月。克魯普太太提供舖蓋和飲食,其它用品則都已備齊。克魯普太太還明确表示,她要永遠把我當做她的儿子那樣愛護。我准備后天便搬入,克魯普太太說,感謝老天,她現在找到一個她可以照顧的人了。

回去的路上,姨奶奶告訴我,說她怎樣确信我現在要過的生活將使我變得堅定和自信——這兩种品質正是我目前缺乏的。第二天,我們商量從威克費爾德先生家取我的衣物和書籍時,她又把這意思說了又說。我寫了一封長信給愛妮絲,說了要取行李的事,也談到我新近度假的事。信由姨奶奶帶去,因為她要在次日動身。這些小事就不用多說了,我只要補充下面几點:她留下很多錢,供我在試用期的一個月內應付一切可能的開銷;斯梯福茲令我和她十分失望,因為直到她离開他也未來過。我送她平安坐上去多佛的馬車,想到將要戰胜那些可悲的驢子,她面帶喜色。珍妮坐在她旁邊。馬車走后,我向阿德爾菲廣場轉過身來,不禁回想起昔日我在它的拱門一帶徘徊的情景,也玩味把我帶回上層來的這幸運的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