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科波菲爾.  查爾斯 狄更斯
第6章. 我擴大了我的相識圈子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這樣的生活過了一月左右,那木腿人便開始拿著拖把和一桶水拐來拐去,于是我估計他是在做迎接克里克爾先生和那些學生的准備工作了。我這估計沒錯;因為不久那拖把就伸進教室把梅爾先生和我赶了出去,我們倆有那么几天能在什么地方住就在那儿住下來,能在那儿怎么過就那么過下去。在那几天里,我們總會遇到兩、三個先前几乎沒露過面的年輕女人,由于我們還不斷處于濃濃灰塵包圍中,我也不斷地打噴嚏,好像那薩倫學校是一個巨型鼻煙盒一樣。

一天,梅爾先生告訴我說克里克爾先生當晚就要回來了。那天晚上喝過茶后,我听說他已經到了。在上床睡覺前,我被木頭腿的人帶到他那儿去見他。

克里克爾先生住的房子要比我們住的舒服得多。他還有一個小花園,和那灰扑扑的操場相比,這花園真是賞心悅目了。那操場實在是一個小型的沙漠,我想除了雙峰或單峰的駱駝外,誰也不會在那里感到自在愜意的。我渾身打顫去朝見克里克爾先生,竟注意到走道舒适,我覺得這真是夠膽大的了。我剛進屋時就那樣被克里克爾先生的威嚴懾住了,以至除了他以外,我几乎沒看到克里克爾太太和克里克爾小姐(她倆當時就在場,在客廳里)。我什么也沒看到,只看到克里克爾先生這個大塊頭先生,身上挂著一束表鏈和些飾物,他坐在一張扶手椅上,旁邊放著一個大杯子和一把壺。

“啊哈!”克里克爾先生說,“這就是那個牙需要銼銼的年輕人了!把他身子轉過去。”

木腿人把我的身子轉過去,露出了那塊告示板,讓他充分觀察了后又把我身子轉過來,使我面對克里克爾先生,而他自己就站到克里克爾先生一旁。克里克爾先生的臉相凶凶的,眼睛小而深陷在腦袋里;他前額上暴著粗大的青筋,鼻子很小,下巴卻很大。他的頭頂和后腦勺都禿了,每側太陽穴上蓋了稀稀落落的濕頭發,那頭發剛開始變白,在前額上會合。他整個人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沒嗓音,只能小聲說話。他這么說話時,由于緊張,或由于自覺用那么小的聲音說話,使他本來很憤怒的臉更加憤怒,那暴出的粗大青筋更加粗大。回憶這一切時,我對我當時把這些視為他的主要特征一點也不惊奇了。

“那么,”克里克爾先生說,“關于這學生有什么報告嗎?”

“還沒發現他的什么過失呢,”木腿人答道,“沒有机會呢。”

我想,克里克爾先生這下很失望了。我想克里克爾太太和小姐(這時我才瞟了她們一眼,她們都很瘦,一聲不吭)沒有失望。

“過來,先生!”克里克爾先生向我招手道。

“過來!”木頭腿人也那么打著手勢說。

“我有幸認識你的繼父。”克里克爾先生拉住我的耳朵小聲說,“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也是一個性格堅強的人。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你了解我嗎?嘿?”克里克爾先生說著又惡意捉弄我似地擰著我的耳朵。

“還不呢,先生,”我痛得咬住了牙說。

“還不呢?嘿?”克里克爾先生重复道,“可你很快就會的。

嘿?”

“你很快就會的。嘿?”木頭腿人又跟著重复道。后來,我發現他總是這么做——用他那粗嗓門為克里克爾先生做傳聲筒,把話傳給學生們听。

我很害怕,便說我也希望如此,如果他高興這樣的話。他把我的耳朵擰得好痛,我那時覺得我耳朵都像火辣辣燒著了一樣。

“我要告訴你我是個什么人。”克里克爾先生小聲說,并狠狠地擰了我耳朵一下而終于放開了它。他最后那一擰使我淚水涌出了眼眶。“我是一個韃靼。”

“一個韃靼。”木腿人說。

“我說我要做件事時,我就做。”克里克爾先生說道:“我說我要做成一件事時,我就要做成。”

“——要做成一件事時,我就要做成。”木頭腿人复述道。

“我是一個意志堅定的人。”克里克爾先生說道,“我就是這么樣的人。我履行我的職責。這就是·我所做的事。我的親骨肉——”他說到這儿時向克里克爾太太看去,“如果反對我,就不是我的親骨肉了。我甩開它。”他對木頭腿人說,“那小子又來過嗎?”

“沒有。”這是那回答。

“沒有。”克里克爾先生說,“他明事點了。他了解我了。讓他躲開。我說讓他躲開。”克里克爾先生說著,一邊拍著桌子,一邊盯著克里克爾太太,“因為他了解我了。你現在也開始了解我了,我的小朋友,你可以走了。帶他走吧。”

听到叫我离開的命令我真高興,由于克里克爾太太和小姐都在擦眼睛,我為她們像為我自己一樣感到不快。可我心中怀著一個請求,這請求于我至關重要,我不能不說出來,雖然我不知道我的勇气是否充足。

“對不起,先生——”

克里克爾先生小聲說,“哈!什么?”他眼睛朝下盯住我,好像要用他的眼睛把我燒成灰燼。

“對不起,先生,”我結結巴巴地說,“如果允許我(我的确為我以前的所為后悔,先生),在學生回校前,把這告示板摘下——”

克里克爾先生一下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是當真還是只想嚇唬我一下,我不知道,不過在他從椅子那儿走開之前,也沒等木腿人押送我,我就慌慌張張地撤离了,一步也沒停地回到了我的臥室。來到臥室里,我發現沒人跟在我身后追上來,我就上了床,因為就寢時間到了。我在床上不住發抖了兩個來鐘頭。

第二天早上,夏普先生回來了。夏普先生是首席教員,地位高于梅爾先生。梅爾先生和他的學生一起就餐,而夏普先生早飯和晚飯都与克里克爾先生共同進餐。他挺軟弱,看上去有些体力不支的樣子,我這么認為。他的鼻子很大,他的頭總歪向一邊,那樣子好像這頭對他都太重了些一樣。他的頭發光滑卷曲,但据第一個返校的學生告訴我說那是假發(還是二手貨的假發,那學生說),而且夏普先生每星期六下午去把它卷一次。

告訴我這事的不是別人,正是托馬斯·特拉德爾。他是返校的第一個學生。他對我作自我介紹時說,我可以在那扇大門右上角頂閂上找到他的名字;我一听這話就說“特拉德爾?”他回答說:“正是。”然后他請我把我自己和我家詳詳細細說給他听。

對我來說,特拉德爾第一個回校真是幸事。他對我那塊告示板那么感興趣,每當有學生返校,無論他們是大還是小,他都馬上向他們這樣介紹我:“瞧這儿!一种游戲!”這下使我不會顯得或感到尷尬難堪。也幸好大部分返校的學生都情緒低落,不像我先想象的那樣來拿我取樂。也有一些人像印地安野人一樣圍著我手舞足蹈,其中大多數忍不住把我當作狗來拍我,摸我,好讓我不咬他們,他們還說“趴下,先生!”并叫我陶譯儿。和這么多陌生人在一起遭此待遇的确讓我難堪,讓我流了些眼淚,但總的來說,比我預想的好多了。

不過,直到詹·斯梯爾福茲來后,我才算真正被學校接受了。他以學問大者而著稱,長得也很帥气,至少比我年長六歲,我被帶到他面前就像被帶到大法官面前一樣。在操場的一個棚子里,他仔細問了我所受的懲罰,然后很得意地斟字酌句發表了他的意見——“真是奇恥大辱。”就為這,我從此死心塌地向著他。

“你有多少錢,科波菲爾?”他用那几個字總結了我的事件后和我一起走開時說道。

我告訴他我有七先令。

“你最好把錢交給我保管。”他說,“至少,如果你愿意的話你可以這么做。如果你不愿意,就不必了。”

我急忙采納了他這友好的建議,打開皮果提的錢包,把錢倒在他手里。

“你現在要花點嗎?”他問我。

“不,謝謝你,”我答道。

“如果你想花就能花,你知道的。”斯梯福茲道,“只管說。”

“不,謝謝你,先生。”我又說了一遍。

“也許,你等會想花兩個先令去買一瓶葡萄酒拿到寢室里去?”斯梯福茲說,“我發現你就住在我的寢室里。”

這想法當然不曾涌上我心頭,但我說好的,我想那樣做。

“很好。”斯梯福茲說,“你也會很高興地再花一個先令什么的買些蜜餞餅吧,我敢說。”

我說對呀,我也想那么做。

“再用一個先令買餅干,再用一個買水果,呃?”斯梯福茲說,“我說,小科波菲爾,你要把錢花光了。”

我笑了笑,因為他在笑,可我心里有些不好受。

“好了!”斯梯福茲說,“我們應當盡可能花好這筆錢,就這樣。我要盡力幫助你。我想出學校就能出學校,我還可以把吃食偷偷帶進來。”他說著把錢放進了他的口袋,并很和气地告訴我說用不著擔心、他會小心,一切都會很好的。

他說話算話,一切都很好,如果不把我暗地的憂慮計在內的話——我怕把母親的那兩個半克郎亂花了,雖說我把包那克郎的錢好生保存了起來,那是非常寶貴的紀念。我們上樓睡覺時,他拿出那些价值七先令的東西,擺在月光下的我那張床上,并說道:

“看哪,小科波菲爾,你可以舉辦一個盛宴了!”

有他在一旁,在我那么大時,我無法想象主持宴會;想到這時我就雙手發抖。我請求他替我來主持,和我同住一屋的其它學生也都支持我這請求,于是他也就答應了并坐在我的枕頭上分配食品——我得說他分得非常公道——他用一只沒有腳的小玻璃杯來傳遞葡萄酒,那酒杯是他的東西。至于我,就坐在他左邊,其余的人就圍在我們周圍,或坐在附近的床上,或坐在地板上。

我們坐在那儿低聲談著;或者不如說他們談著,而我听著,這情形我記得多清楚呀!從窗口照進的月光照亮了地板上一小塊地方,在地板上畫出了個小窗子,我們大多數人都坐在陰影里,只有當斯梯福茲為了在桌上找什么時把火柴扔進磷粉盒時,才有一道瞬間即逝的藍光掠過我們!那黑暗,那秘密的聚會,那無論說什么都用的悄聲低語,這一切引起的神秘感覺又襲上我心頭,我怀著一种模模糊糊的嚴肅和敬畏的感覺听他們對我說的一切,由于這种感覺,我為他們和我挨得這么近而高興,而當特拉德爾有意說他看到角落里有個鬼時,這感覺也使我受了嚇(雖然我強裝著大笑)。

我听到有關學校和屬于學校的一切。我听說到克里克爾先生自稱韃靼是有理由的;在所有的教員中,他是最嚴厲、最狠心的。他每天都朝周圍抽來抽去,朝左邊抽,朝右邊抽,像個騎兵那樣毫不手軟留情地朝學生們抽。除了用鞭抽打學生,他什么也不懂;杰·斯梯福茲說他比學校里最笨的學生還無知;很多年以前,他是個小小的酒商,破產后又把克里克爾太太的錢全花光了,才來辦學堂賺錢;還有很多這類的事,我不知道他們怎么知道的。

我听說那個叫屯哥的木腿人是個牛脾气的野蠻人,他先前在酒料業幫過工,由于為克里克爾先生服務時斷了條腿——据同學們推測——又替他做過一樁欺騙人的生意并知道他的底細,所以跟著克里克爾先生來到教育界。我還听說,除了克里克爾先生是唯一的例外,屯哥把學校里的一切人,教員也罷,學生也罷,都視作天敵。他以冷酷惡毒地行事為一生中唯一的樂趣。我听說克里克爾先生有一個儿子,和屯哥處得不好。這位儿子也在學校幫忙做事,一次由于學校的紀律過嚴而對他父親規勸了几句,此外——据推測——還為他父親對他母親的舉動提過抗議,就被克里克爾先生赶出了門;

也就從那時起,克里克爾太太和小姐從此郁郁寡歡。

可是我听到的關于克里克爾先生的事中最堪稱奇的是:在這個學校里有一個學生,是他決不敢對其動手的。這個學生就是詹·斯梯福茲。人們談到這事時,斯梯福茲親自證實了這一點,他還說他倒想看看克里克爾先生動動手。一個很溫順的學生(不是我)問他說如果他看到克里克爾動手了又怎么辦,他把一支火柴扔進磷粉盒,好讓他回答時有光照著他,并說他用一直放在壁爐架上的那個七個半先令的墨水瓶砸在他前額上,把他打倒。有那么一會儿功夫,我們坐在暗處,大气也不敢出。

我听說夏普先生和梅爾先生所得的酬報都被認為极低;還有,當克里克爾先生的飯桌上有冷肉和熱肉時,夏普先生總會說他喜歡冷的,這一點也由唯一受到优待的可与之共進餐的學生——詹·斯梯福茲——予以證實。我听說夏普先生的假發并不合适于他,他犯不著為那假發那么“自鳴得意”——有人說“神气活現”——因為從他背后就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自己本身的紅頭發。

我听說有一個煤商的儿子以學費抵煤帳來讀書,所以人們叫他“匯票或交換品”——這名字是從算術課本里選出來說明這种處置辦法的。我听說,在學校里,大家都認為克里克爾小姐愛上了斯梯福茲;當我坐在暗中,想到他那好听的聲音,他那英俊的模樣,他那瀟洒的風度,還有他那卷曲的頭發,我想這事准是真的。我听說梅爾先生不是那种坏人,只是身上連半個先令也沒有;毫無疑問,梅爾老太太,他的母親,是一個窮光蛋。于是,我想到我的那頓早餐,想起那約摸像是“我的查理”的聲音,可我一直對那事像只耗子一樣不透一點風聲。

我一直听,直到宴會結束后,還听了一段時間,听了這些以及其它一些。大多數客人吃喝以后就上床去睡了,我們衣還沒脫完,仍低聲說著話或听著,最后也上床了。

“晚安,小科波菲爾。”斯梯福茲說,“我會照顧你的。”

“你心地真好。”我滿心感激地答道,“我真感激你。”

“你沒有姐姐吧,是吧?”斯梯福茲打了個呵欠說。

“沒有。”我答道。

“太可惜了。”斯梯福茲說。“如果你有一個姐姐的話,我想她准是個俊俏的姑娘,羞怯怯的,小小巧巧,眼睛明亮。我一定會很想結識她。晚安,小科波菲爾。”

“晚安,老哥。”

上床以后,我還很想他,我記得我支起身子,朝他的那儿看,他躺在月光下,頭舒服地支在一只手臂上,那漂亮的臉向上仰著。在我眼里,他是擁有很大權勢的人,當然也正因為如此我對他念念不忘。月光下,并沒有朦朧的未來向他投下陰郁的暗影,在我夢到的我終夜在里面徘徊的花園里,也沒有半點他腳步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