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Итальянский  Немецкий 
雙城記.  查爾斯 狄更斯
第5章. 豺狗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那時是縱飲的時代。大部分人喝酒都很厲害。不過時光已大大地改良了這類風气。在目前,若是朴實地陳述那時一個人一個晚上所能喝下的葡萄酒和混合酒的分量,而且說那絲毫無礙于他正人君子的名聲,現在的人是會看作一种荒唐可笑的夸張的。在酒神崇拜的癖好方面,法律這种依靠學識的職業肯定不會比其他依靠學識的職業表現遜色。正在橫沖直撞,迅速創建規模更大、收入更丰的業務天地的斯特萊佛先生在這方面跟其他方面一樣也是不會比法律界的同行遜色的。

斯特萊佛先生在老貝勒和在法院里都頗為受寵。此時他已開始小心卻也大步地跨進他已登上的階梯的下層。現在法庭和老貝勒必須特別張開他們渴望的雙臂,召喚他們的寵儿。人們每天都要看到斯特萊佛先生那張紅扑扑的臉從一片假發的園圃中沖出,有如一朵巨大的向日葵橫沖直撞擠開滿園姓紫嫣紅的伙伴奔向太陽,向皇家法庭的大法官那張臉扑去。

有一回法院曾經注意到斯特萊佛先生盡管能說會道、肆無忌憚、沖動膽大,卻缺少從一大堆陳述中抓住要害的能力,而這卻是律師行當所絕不可少的最為触目的才能。不過他在這方面卻取得了惊人的進步。他到手的業務越多,他抓住精髓的能力也似乎越強。不管他晚上跟西德尼·卡爾頓一起狂飲爛醉到多晚,一到早上他總能抓住要害,闡述得頭頭是道。

西德尼·卡爾頓是最懶惰最沒出息的人,卻是斯特萊佛最好的盟友。他倆從希拉里期到米迦勒節之間在一起灌下的酒可以浮起一艘豪華巨輪。斯特萊佛無論在什么地方打官司,都少不了有卡爾頓在那儿兩手放在口袋里,雙眼瞪著天花板。即使在他們一起參加巡回審判時也照常喝到深夜。還有謠言說,有人看見卡爾頓大白天醉得像只放縱的貓,歪歪倒倒地溜回寓所去。最后,對此事感到興趣的人風聞,雖然西德尼·卡爾頓永遠成不了獅子,卻是一匹管用得惊人的豺狗,他為斯特萊佛辦案子,做工作,扮演的就是那個卑賤的角色。

“十點鐘了,先生,”酒店的人說,卡爾頓曾要求他在這時叫醒他-一“十點鐘了,先生。”

“什么事?”

“十點鐘了,先生。”

“你是什么意思,晚上十點鐘么?”

“是的,先生。先生吩咐過我叫醒你的。”

“啊,我想起來了,很好,很好。”

他昏昏沉沉,几次還想睡下,酒店的人卻很巧妙地對抗了他--不斷地撥火,撥了五分鐘。卡爾頓站了起來,一甩帽子戴上,走了出去。他轉進了法學會大廈,在高等法院人行道与報業大樓之間的路面上轉了兩圈,讓自己清醒之后轉進了斯特萊佛的房間。

斯特萊佛那個從來不在這類會晤中服務的職員已經回了家,開門的是斯特萊佛本人。他穿著拖鞋和寬松的睡衣,為了舒服,敞開了胸口,他的眼睛露出种种頗為放縱、勞累、憔悴的跡象,這种跡象在他的階層里每一個生活放蕩的人身上都可以觀察到。自杰佛里斯以下諸人的肖像上都有,也可以從每一個縱酒時代的肖像畫里透過种种的藝術掩飾觀察出來。

“你來晚了一點,”斯特萊佛說。

“跟平時差不多;也許晚了約莫半個小時。”

他們進入了一間邋遢的小屋,屋里有一排排的書籍和四處堆放的文件,壁爐里爐火燃得白亮,壁爐架上水壺冒著熱气。在陳年的文件堆里有一張桌子琳琅滿目地擺滿了葡萄酒、白蘭地酒、甜酒、糖和檸檬。

“我看,你已經喝過了,西德尼。”

“今晚已喝了兩瓶,我想。我跟白天那當事人吃了晚飯,或者說看著他吃了晚飯--總之是一回事!”

“你拿自己來作證,西德尼,這可是罕見的招數。你是怎么想出這個主意的?靈感從何而來?”

“我覺得他相當漂亮,又想,我若是運气好,也能跟他一樣。”

斯特萊佛先生哈哈大笑,笑得他過早出現的大肚子直抖。

“你跟你那運气,西德尼!干活儿吧,干活儿吧。”

豺狗悶悶不樂地松了松衣服,進了隔壁房間,拿進來一大罐冷水,一個盆子和一兩塊毛巾。他把毛巾浸在水里,絞個半干,裹在頭上,那樣子有些嚇人,然后在桌旁坐下,說,“好,我准備好了!”

“今天晚上沒有多少提煉活儿做,資料庫,”斯特萊佛先生翻了翻他的文件,高興地說。

“有多少?”

“只有兩份。”

“先給我最費勁的。”

“這儿,西德尼。干吧!”

于是獅子在酒桌一邊背靠沙發凝神坐下,豺狗卻在酒桌另一邊他自己的堆滿文件的桌邊坐下,酒瓶和酒杯放在手邊。兩人的手都不斷伸向酒桌,毫不吝惜,但是兩人的方式卻不相同。獅子往往是兩手插在腰帶里,躺在沙發上,望著爐火,或是偶然翻翻沒多大分量的文件;豺狗卻攢緊了眉頭,一臉專注地干著活儿,伸手拿杯于也不看一看--往往要晃來晃去找上分把鐘才摸到酒杯送到唇邊。有兩三回工作太棘手,豺狗無奈,只好站起身來,重新浸一浸毛巾。他去水罐和臉盆朝圣回來,頭上裹著那潮濕的毛巾,形象之怪誕真是難以描述;可他卻一臉正經,焦頭爛額,那樣子十分滑稽可笑。

最后,豺狗終于給獅子准備好了一份結結實實的點心。獅子小心翼翼地接過手來,再從其中挑挑揀揀,發表意見,然后豺狗又來幫忙。這份點心充分消化之后,獅子又把雙手塞進腰帶,躺了下來,陷入沉思。于是豺狗又灌下-大杯酒,提了提神,潤了潤喉,再在頭上搭一個冷敷,開始准備第二道點心。這道點心也以同樣方式給獅子送上,直到鐘敲凌晨三點才算消化完畢。

“事辦完了,西德尼,來一大杯五味酒吧,”斯特萊佛先生說。

豺狗從頭上取下毛巾,那毛巾又已是熱气騰騰),搖了搖頭,打了個哈欠,又打了個寒噤,再去倒酒。

“從一切情況看來,你在那几個受王室雇用的見證人面前頭腦非常管用呢,西德尼。”

“我的頭腦一向管用,難道不是么?”

“這話我不反對。可什么東西惹惱了你了?灌點五味酒,把火滅掉。”

豺狗表示抱歉地哼了哼,照辦了。

“你又是什魯斯伯雷學校的那個西德尼·卡爾頓了,”斯特萊佛對他點點頭,對他的現在和過去發表起評論來,“還是那個蹺蹺板西德尼。一時上,一時下;一時興高采烈,一時垂頭喪气!”

“啊,”對方回答,歎了口气,“是的!還是那個西德尼,還是那种命運。就在那時我也替別的同學做作業,自己的作業卻很少做。”

“為什么不做?”

“天知道。也許我就是那德行,我猜想。”

他把雙手放在口袋里,雙腳伸在面前,坐著,望著爐火。

“卡爾頓,”他的朋友說,說時胸膛一挺,做出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態,仿佛壁爐是段造堅毅頑強性格的熔爐,而能為老什魯斯伯雷學校的老西德尼·卡爾頓服務的唯一妙法便是把他推進熔爐里去。“你那脾气現在吃不開,以前也一直吃不開。你就是鼓不起干勁,沒有目標。你看我。”

“啊,真膩味!”西德尼比剛才更淡泊也更和善地笑了笑。“你別裝什么正經了!”

“我己經辦到的事是怎么辦到的?”斯特萊佛說,“是怎么做成的?”

“我看,有一部分是靠花錢請我幫了忙。可你也犯不著拿那來對著我,或是對著空气大呼小叫呀。你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你總是在前排、我總是在后面不就行了。”

“我必須在前排;我不是天生就在前排的,對不對?”

“你的誕生大典我無緣躬逢其盛,不過,我看你倒天生是坐前排的。”卡爾頓說時哈哈大笑。兩人都笑了。

“在什魯斯伯雷學校之前,在什魯斯伯雷學校之后,從什魯斯伯雷學校到如今,”卡爾頓說下去,“你就一直在你那一排,我也一直在我這一排。就連在巴黎的學生區,同學一起嘮几句法國話,學點法國法律,撿點并不太實惠的法國破爛,你也總是顯山露水,我也總是隱姓埋名。”

“那該怪誰呀?”

“我以靈魂發誓,不能肯定說不該怪你。你永遠在推推搡搡、吵吵嚷嚷地擠來擠去,一刻也不停,我這一輩子除了生銹閒散還能有什么机會?不過,在天快亮的時候去談自己的過去只會令人掃興。還有別的事就開口,否則我要告辭了。”

“那么,跟我一起為漂亮的證人干一杯吧,”斯特萊佛說,舉起酒杯。“你現在心情好了些吧?”

顯然并非如此,因為他又陰沉了下來。

“漂亮的證人,”他喃喃地說,低頭望著酒杯。“我今天和今晚見到的證人夠多的了。你說的漂亮的證人是誰?”

“畫儿上美人一樣的醫生的女儿,曼內特小姐。”

“她漂亮么?”

“不漂亮么?”

“不。”

“我的天吶,滿法庭的人都崇拜她呢!”

“讓滿法庭的人的崇拜見鬼去!是誰讓老貝勒變作了選美評判員的?她是個金色頭發的布娃娃!”

“你知道不,西德尼,”斯特萊佛目光灼灼地望著他,一只手慢慢抹過漲紅了的臉。“你知道不?那時我倒以為你很同情那金發布娃娃呢!那金發布娃娃一出問題,你馬上就注意到了。”

“馬上注意到出了問題!不管布娃娃不布娃娃,一個姑娘在一個男子漢鼻子面前一兩碼的地方暈了過去,他是用不著望遠鏡就能看到的。我可以跟你干杯,但不承認什么漂亮不漂亮。現在我不想再喝酒了,我要睡覺了。”

他的主人秉燭送他來到台階上、照著他走下去時,白日已從肮髒的窗戶上冷冷地望了進來。卡爾頓來到了屋外,屋外的空气寒冷而凄涼,天空陰云愛逮,河水幽黯模糊,整個場景像一片沒有生命的荒漠。晨風吹得一圈圈塵埃旋卷翻滾,仿佛荒漠的黃沙已在遠處沖天而起,其先驅已開始襲擊城市,要把它埋掉。

內心有种种廢棄的力量,周圍是一片荒漠,這個人跨下一步沉寂的台階,卻站定了。瞬息之間他在眼前的荒野里看到了一座由榮耀的壯志、自我克制以及堅毅頑強組成的海市蜃樓。在那美麗的幻影城市里有虛無縹緲的長廊,長廊里愛之神和美之神遙望著他;有懸滿了成熟的生命之果的花園;有在他眼中閃著粼粼波光的希望之湖。可這一切轉瞬之間卻都消失了。他在層層疊疊的屋宇之巔爬到了一間高處的居室,衣服也不脫便扑倒在一張沒有收拾過的床上,枕頭上空流的眼淚點點斑斑,還是潮的。

太陽凄涼地、憂傷地升了起來,照在一個极可悲的人身上。那是個很有才華、感情深厚的人,卻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能,用那才華和情感為自己獲取幸福。他明知道它的危害,卻听之任之,讓自己消磨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