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Итальянский  Немецкий 
雙城記.  查爾斯 狄更斯
第1章. 密號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一千七百九十二年秋,那從英格蘭去法蘭西的旅客在途中緩緩前進。即使在現己被推翻的不幸的法王還高踞寶座的全盛時期,旅客們也會遇到太多的麻煩阻礙他們的行程:糟糕的道路、糟糕的沒備、糟糕的馬匹,何況此時勢易時移,還有了新的障礙:每一個市鎮的大門和鄉村稅務所都有一群愛國公民,他們手中那國民軍的毛瑟槍早以最大的爆炸力准備好了發射。他們擋住過往行人進行盤問,查驗證件,在自己的名單上找尋他們的名字,然后或放行、或擋回、或扣押,一切取決于他們那反复無常的判斷或想象,一切為了那還在曙光中的共和國的最大利益——那統—不可分割的自由、平等、博愛或死亡的共和國。

查爾斯·達爾內剛在法國走了不到几法里便開始明白,除非自己在巴黎被宣布為良好公民,否則,便再也沒有通過這些鄉村公路回家的希望。現在他已是無論如何非到巴黎不可了。他明白,每一個不起眼的村落在他身后關上的大門、每一道落下的普通的路障都是一道橫亙在他和英格蘭之間的鐵閘。他從四面八方所受到的极其嚴密的監視使他感到,即使被收在网里或關在籠里送往巴黎,自己所失去的自由也不會比這更徹底。

這种無所不在的監視,不但在—段旅程上要阻攔他二十次,而且在一天之內還要耽誤他二十次。有時是騎馬赶來把他追了回去,有時是赶到前面擋住他的去路,有時又是騎馬同行看管著他。那天他在公路上一個小鎮筋疲力竭地躺下時,已只身在法國旅行了許多日子,可距离巴黎還是很遠。

若不是隨時想到受難的加伯爾從修道院監獄發出的信,他是再也沒有力量繼續前進深入重地的。他在這個小地方的警衛室所遇到的嚴重麻煩使他感到自己的旅途上已出現了危机。因此當他半夜三更從被指定過夜的小客找叫醒的時候,并不太惊惶失措。

叫醒他的是一個畏畏縮縮的地方官員,還有三個戴著粗糙的紅便帽、銜著煙斗的武裝愛國者。他們在床邊坐了下來。

“外逃分子,”那官員說,“我要把你送到巴黎去,還派人護送。”

“公民,我沒有別的愿望,只想去巴黎,護送倒可不必。”

“住口!”一個紅帽子用毛瑟搶槍托敲打著被子吼道。“別吵,貴族分子。”

“正如這位好心的愛國者所說,”那怯生生的官員說道,“你是個貴族公子,因此必須有人護送——還必須交護送費。”

“我別無選擇,”查爾斯·達爾內說。

“選擇!你听他說些什么!”剛才那凶狠的紅帽子說,“護送你,不讓你吊在路燈杆上,這難道還不好么!”

“這位好心的愛國者說的話總是對的,”那官員說。“起來,穿上衣服,外逃分子。”

達爾內照辦了,然后被帶回了警衛室。那儿還有些戴粗糙的紅便帽的愛國者。他們正守在篝火旁吸煙、喝酒、睡覺。他在那儿付了一大筆保護費,便在凌晨三時跟護送人一起踏上了泥泞不堪的道路。

護送人是兩個騎著馬的愛國者,戴著綴有三色徽章的紅便帽,背著國民軍的毛瑟搶,挎著馬刀,一邊一個陪著他走著。被護送者控制著自己的馬,但他的韁繩上卻松松地系了另一根繩子,那一頭挽在一個愛國者的手腕上。他們就像這樣冒著打在面頰上的急雨出發了。馬蹄踏著龍騎兵式的沉重步伐在市鎮的凹凸不平的街道上和市外深深的泥泞里吧噠吧噠走著。就這樣走完了通向首都的泥泞的路,除了馬匹要換、速度不一之外再沒有什么變化。

他們在夜里走路,破曉后一兩個小時便休息睡覺,黃昏又再出發。護送人穿得极破爛,用干草裹著赤裸裸的雙腿,也用它披在襤褸的肩上擋雨。這樣叫人押著旅行,使他感到很不舒服。有一個愛國者又常喝得醉醺醺的,粗心大意地提著槍,也使他隨時感到威脅。除此之外查爾斯·達爾內并沒讓种种不便在胸中喚起過任何嚴重的恐懼。因為他經過了反复思考,認定這种情況跟一樁還不曾審理的案子的是非無關。到他提出申辯時,那修道院監獄的囚犯可以證實。

但是等到他們黃昏來到波維城發現街上擠滿了人的時候,他卻不能不承認形勢十分嚴峻了。一群陰森森的人圍了過來,看著他在即站院子里下了馬,許多喉嚨大叫道,“打倒外逃分子!”

他正要飛身下馬,卻立即停住,重新坐好了,把馬背當作最安全的地方,說:

“什么外逃分子,朋友們!你們不是親眼看見我是自己回法國來的么?”

“你是個該死的外逃分子,”一個釘馬掌工人手拿郎頭暴跳加雷地穿過人群向他奔來,“你還是個該死的貴族分子!”

驛站長插身到那人和騎馬人的韁繩之間(那人顯然想去拉馬韁)勸解說,“讓他去,讓他去,他到了巴黎會受到審判的。”

“受審判!”馬掌工搖晃著郎頭說,“好!判他個賣國罪,殺頭。”人群一听便大喊大叫,表示贊成。

驛站長正要把他的馬往院于里牽,達爾內卻擋住了他(這時那醉醺醺的愛國者手上還挽住達爾內的韁繩的一端,坐在馬鞍上沒動),等到听得見他說話了,才說道:

“朋友們,你們誤會了,再不就是受了欺騙。我不是賣國賊。”

“他撒謊!”那鐵匠叫道,“自從法令公布之后,他就成了賣國賊。他的生命已交由人民處理。他那受到詛咒的生命已不是他的了!”

此時此刻達爾內在人群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沖動,仿佛他們馬上就要扑到他的身上來。驛站長急忙把他的馬牽進了院子,護送者的兩匹馬緊挨著他,把他夾在中間。驛站長關上了那搖搖晃晃的雙扇門,并上了杠。釘馬掌的在門上砸了—郎頭,人們嘟噥了一會儿,卻再也沒做刊什么。

“那鐵匠說起的是什么法令?”達爾內向驛站長道了謝,跟他一起站在院子里時問道。

“有那么回事,是出售外逃人員財產的法令。”

“什么時候通過的?”

“十四日。”

“我离開英國就是那天。”

“大家都說這只是其中之一,還會有其它的法令出台——即使是現在還沒有——,要放逐所有的外逃分子,外逃回國的人也一律處死。那人說你的命不是自己的,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現在還沒有這些法令吧?”

“我能知道什么!”驛站長聳聳肩說。“可能現在就有,也可能以后才有,都一樣。你能希望什么?”

他們在閣樓里的干草上休息到半夜,等到全城都入睡之后再騎馬前進。在這次荒唐的騎馬旅行中他發現許多日常事物發生了近于虛幻的荒唐變化,睡眠很少似乎并不是其中最小的變化。在荒涼的路上經過了寂寞的長途跋涉之后,他們往往會來到几間可怜的村舍面前。村舍不是沉浸在黑暗里,而是閃耀著火光,村民們在半夜三更像幽靈一樣手牽著手圍著一株枯萎的自由樹轉著圈子,或是擠在一起唱贊頌自由的歌。所幸在波維城的那天晚上人們睡覺去了,否則他們是難以脫身的。他們繼續前進,走向孤獨与寂寞,叮叮當當地穿過提前來到的寒冷与潮濕,穿過全年沒有收獲的變得貧瘠的土地。土地上出現的變化是:燒掉的房屋的黑色廢墟和愛國者巡邏隊的突然出現——他們在所有的道路上執勤,猛然從隱蔽處鑽出來,收緊韁繩站住。

清晨的陽光終于在巴黎的城牆前照到了他們身上。他們走近的時候路障關閉著,并有重兵把守。

“這個囚犯的證件在哪儿?”衛兵叫來的一個神色堅毅的負責人間。

查爾斯·達爾內听到“囚犯”這個難听的字眼當然不高興,便請求對方注意他是法國公民,自由的旅客,是因為時局動蕩被人硬派繪了保衛人員的,而且為此付了費。

“這個囚犯的證件,”那人根本沒听他說的話,仍然問道,“在哪儿?”

證件在醉醺醺的愛國者帽子里,他把它拿了出來。那人看了看加伯爾的信,表現出几分惊詫和意外,仔細地打量了達爾內一會几。

那人一言不發离開了護送隊和被護送的人,走進了警衛室,這三個人騎著馬等在城外,查爾斯·達爾內提心吊膽地望了望四周,發現城門是由警衛隊和愛國者共同守衛的,后者比前者要多得多。他又發現雖然運送給養的農民大車和那一類的車輛及商販進城很容易,出城卻十分困難,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人也很難。等著出城的有一大群各色各樣的男男女女,自然還有牲口和車輛。對人的檢查很嚴格,因此人們通過路障十分緩慢。有的人知道距离檢查到自己的時間還長,便索性倒在地上睡覺,或是抽煙。其他的人則有的談話,有的步來走去。他們無論男女,都一律戴著紅便帽,綴著三色帽徽。

達爾內在馬背上觀察著這一切,等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后,發現自己站到了那個負責的人面前。那人指示誓衛隊打開路障,給了那醉酒的和清醒的護送隊員一張收到被護送者的收條,然后要他下馬。他下了馬,兩個愛國者牽著他那匹疲倦的馬,掉轉馬頭走了,沒有進城。

他隨著引路者走進了一間警衛室。那里有一股劣質酒和煙葉的气味,士兵們和愛國者們有的睡著,有的醒著;有的醉了,有的沒醉,還有的處于睡与醒之間、醉与未醉之間的种种中間狀態,或站著或躺著。警衛室的光線一半來自越來越暗的油燈,一半來自陰沉的天空,也處于一种相應的暖昧狀態。辦公桌上公開放著表冊,一個相貌粗魯、皮膚黝黑的軍官負責著這一切。

“德伐日公民,”軍官對帶領達爾內的人說,同時拿起一張紙准備書寫。“這個外逃分子是埃佛瑞蒙德么?”

“是他。”

“你几歲了,埃佛瑞蒙德?”

“三十七。”

“結婚了沒有,埃佛瑞蒙德?”

“結婚了。”

“在哪儿結的?”

“在英國。”

“理所當然,埃佛瑞蒙德,你的妻子在哪?”

“在英國。”

“理所當然,埃佛瑞蒙德,我們要把你送到拉福斯監獄。”

“天吶!”達爾內惊叫起來。“你們憑什么法律關我,我犯了什么罪?”

軍官抬起頭來望了望。

“你离開法國以后我們有了新的法律,埃佛瑞蒙德,和新的定罪標准。”他嚴峻地笑了笑,繼續寫下去。

“我請你注意,我是自覺到這儿來的,是應一個同胞的書面請求來的,那封信就在你面前。我只要求給我机會辦事,不能耽誤。這難道不是我的權利么?”

“外逃分子沒有權利可言,埃佛瑞蒙德。”回答是麻木的。軍官寫完公文,重讀了一遍,撒上沙吸了墨水,遞給了德伐日,上面寫著“密號”。

德伐日用公文對囚犯招了招手,要他跟著走。囚犯服從了,兩個武裝的愛國者形成一支衛隊跟了上去。

“跟曼內特醫生的女儿結婚的,”他們走下警衛室台階往巴黎城方向走去,德伐日低聲問道,“就是你么?那醫生原來在巴士底獄做過囚犯的。”

“是的,”達爾內惊詫地望著他,回答道。

“我叫德伐日,在圣安托万區開酒店。你也許听說過我吧?”

“我的妻子就是到你家去接他父親的,是么?”

“妻子”一詞好像提醒了德伐日什么不愉快的事,他突然不耐煩地說,“以法蘭西的新生儿、鋒利的斷頭台小姐的名義說話,你是為什么回到法國來的?”

“我一分鐘以前作了回答,你是听見的。你不相信我說的是真話么?”

“是對你很不利的真話,”德伐日皺緊了眉頭,眼睛筆直望著前面說。

“在這儿我的确給弄糊涂了。這儿的一切我都從來沒見過。變化很大,很突然,很不公正,我完全給弄糊涂了。你能幫幫我的忙么?”

“不行,”德伐日說,總是筆直望著前面。

“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能回答么?”

“也許能,但得看是什么問題。說吧!”

“在我被這樣冤枉送進去的監獄里,我能跟外面自由通信么?”

“你以后就知道了。”

“不會不讓我申訴就預先定罪把我埋葬在那儿吧?”

“你以后就知道了。可那又怎么樣?以前別人不也同樣在更惡劣的監獄里被埋葬過么?”

“可并不是我埋葬的,德伐日公民。”

德伐日只陰沉地看了他一眼作為回答,然后便堅持沉默,繼續往前走。他像這樣陷入沉默越深,要他略微軟化的希望便越少一—也許那是達爾內的想法。因此他赶快說:

“我必須通知現在在巴黎的一位紳士台爾森銀行的羅瑞先生,告訴他一個簡單的事實,我已經被投入拉福斯監獄。不加評論。這事對我极為重要,這一點你比我更明白,公民。你能設法辦到么?”

“我不能替你辦任何事,”德伐日固執地回答,“我只對我的國家和人民盡義務,我發過誓要為他們工作,反對你們。我不愿意為你辦事。”

查爾斯·達爾內感到再懇求他己是枉然,自尊心也受到了傷害。他們默默地走著,他不能不感到老百姓對押著囚犯在街上走已經習以為常,連孩子們也几乎沒注意他。几個過路人轉過腦袋看了看;几個人向他搖晃指頭,表示他是貴族。衣著考究的人進監獄,已不比穿著工裝的工人上工厂更為罕見了。在他們經過的一條狹窄、黑暗和肮髒的街道上,有一個激動的演說家站在板凳上向激動的听眾講述國王和王族對人民犯下的罪惡。他從那人嘴里听到的几句話里第一次知道了國王已被軟禁,各國使節已离開巴黎——除了在波維之外,他在路上什么消息也沒听到。護衛隊和普遍的警惕把他完全孤立了。

他現在當然知道自己所陷入的危險要比他离開英國時嚴重得多,也當然知道周圍的危險正在迅速增加,而且增加的速度越來越快。他不能不承認當初若能作几天預測,他也許便不會來了。其實他從剛才的情況推測所產生的擔心還遠不如后來的實情那么嚴重。前途雖然險惡,畢竟還不知道,正因為不知道,所以還糊里糊涂抱著希望。只等時針再轉上几圈,那歷時几天儿夜的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將給收獲季節涂上了一個巨大的血印。那才是遠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呢,有如十万年前的事一樣。對那“新生的鋒利的女儿斷頭台”他還几乎連名字也不知道,一般的老百姓也不知道。那馬上就要出現的恐怖活動也許連后來參預的人也還難以想象。溫和的心靈即使作最陰暗的估計,也很難猜想出那樣的局面。

他很擔心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受到痛苦,會跟妻女慘痛分离,甚至認為那已無法避免。可是更進一步他卻再無明顯的畏懼。他就是怀著這樣難堪的不安來到了拉福斯監獄,進入了陰森的監獄大院的。

一個面部浮腫的人打開了一道結實的小門,德伐日把“外逃分子埃佛瑞蒙德”交繪了他。

“見鬼!外逃分子怎么這么多呀!”面部浮腫的人叫道。

德伐日沒有理會他的叫喊,取了收條,帶著他的兩個愛國者伙伴走掉了。

“我再說一遍,真他媽見鬼!”典獄長單獨跟他的妻子在一起時說道,“還要送來多少!”

典獄長的老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說了一句,“要有耐心,親愛的!”她按鈴叫來的三個看守都響應這鐘情緒,一個說,“因為熱愛自己唄。”在那樣的地方作出這樣的結論,可真有些不倫不類。

拉福斯監獄是個陰森森的地方。黑暗、肮髒,因為肮髒,到處散發著被窩難聞得可怕的臭气。由于管理不善竟會那么快就把全監獄都弄得那么臭,真是奇特。

“又是密號!”典獄長看看公文嘟噥,“好像我這儿還沒有脹破似的!”

他把公文怒气沖沖往卷宗里—貼,查爾斯·達爾內只好等了半個鐘頭讓他消气。達爾內有時在盡有拱門的十分牢固的屋子里踱踱步,有時在一個石頭座位上休息休息,總之無法在長宮和他的部下的記憶里產生印象。

“來!”長官終于拿起了鑰匙串,“跟我來,外逃分子。”

在牢獄凄清的微光中他的新負責人陪著他走過了走廊和台階,几道門在他們身后匡匡地關上,最終走到了一個有著低矮的拱頂的屋子,屋里滿是男男女女的囚犯,女囚犯坐在一張長桌邊后書、寫字、打毛線、縫紉和刺繡,大部分男囚犯則站在椅子后,或是在屋里閒踱。

由于把囚犯跟可恥的罪惡和羞辱本能地作了聯想,新來的人在人群前畏縮了。但是在他那离奇的長途跋涉之后卻出現了最离奇的經歷:那些人立即全部站了起來,用那個時代最彬彬有禮的態度和生活中最迷人的風雅与禮儀接待了他。

監獄的幽暗和監獄的行為奇怪地籠罩了人們优雅的動作,使它在与之不相稱的肮髒和痛苦的環境中顯得不像在人間。查爾斯·達爾內仿佛進入了死人的行列。滿眼是幽靈!美麗的幽靈、庄嚴的幽靈、高雅的幽靈、浮華的幽靈、机智的幽靈、青年的幽靈、老年的幽靈,全都在荒涼的河岸上听候處置,全都向他轉過因為死亡而變了樣的眼睛——他們是死了才來到這儿的。

他一時嚇呆了,站著一動不動。站在他身邊的典獄長和行動著的看守在一般執行任務時雖也看得過去,但跟這些悲傷的母親和妙齡的女儿一對比,跟芳姿綽約的佳麗、年輕的少婦和受過优秀教養的成熟的婦女等人的幽靈一對比,便顯得异常粗鄙。在他一切的經歷之中,這個充滿幽暗身影的場面使他的滄桑之感達到了极點。毫無疑問,這全是幽靈;毫無疑問,那漫長的荒唐旅行不過是一种日益加重的沉痾,是它帶他到了這陰暗的地方的。

“我以在此處相逢的不幸的伙伴們的名義,”一個气派談吐都雍容華貴的先生走上前來,“榮幸地歡迎你來到拉福斯,并對你因受到災禍落入了我們的行列深表慰問。但愿你早日化險為夷。在其它的場合若是打听您的姓氏和情況恐怕失于冒昧,但在這儿能否有所不同?”

查爾斯·達爾內集中起注意力,字斟句酌地作了回答。

“但愿你不是密號?”那人說,一面望著在屋里走動的典獄長。

“我不知道這個詞的意思,但我听見他們這樣叫我。”

“啊,太不幸了!太遺憾了!不過,要有勇气,我們這里有几個人起初也是密號,可是不久也就改變了。”然后他放開了嗓門說,“我遺憾地轉告諸位一一密號。”

一陣喁喁私語表示著同情,查爾斯·達爾內穿過屋子來到一道鐵柵門前,典獄長已在那几等候。這時許多聲音向他表示良好的祝愿和鼓勵,其中婦女們輕柔的關切聲最為明顯。他在鐵柵門前轉過身子,表示衷心感謝。鐵柵門在典獄長手下關上了,幽靈們從此在他眼里永遠消失。

小門通向一道上行的石梯。他們一共走了四十步(坐了半小時牢的囚犯計了數)。典獄長打開一道低矮的黑門,他們進入了一個孤立的囚室。那几又冷又潮,寒气襲人,卻不黑暗。

“你的,”典獄長說。

“我為什么要單獨監禁?”

“我怎么知道。”

“我能買筆、墨水和紙么?”

“給我的命令中沒有這一條。會有人來探望你的,那時你可以提出要求。現在你可以買食物,但別的不能買。”

牢房里有一張椅子,一張桌子和一床草荐。典獄長在出門前對這些東西和四堵牆壁做了一般的檢查。這時面對著他靠在牆上的囚犯心里忽然閃過一种飄忽的幻想:那典獄長面部浮腫,全身浮腫,腫得嚇人,像個淹死了、泡脹了的尸体。典獄長离開之后,他仍然飄飄忽忽想著,“我也好像是死了,扔在這儿了。”他在草荐前站住,低下頭看了看,帶著惡心之感想道,“死去之后身子就跟這些爬來爬去的活物為伍!這就是死的第一种狀態吧!”

“五步長,四步半寬,五步長四步半寬,五步長四步半寬。”囚徒在牢房里走來走去,數著步子。城市的怒吼像捂住的鼓聲,夾雜著陣陣狂呼傳來:“他做過鞋,他做過鞋,他做過鞋。”囚徒繼續丈量,只是加快了步伐,想讓他的心靈跟著身子一起回避那句重复的話。“小門關掉之后便消失的幽靈群。其中之一是一個穿黑衣的少婦,靠在窗戶的漏斗狀斜面上,一道光照著她的金發……為了上帝的緣故,咱們騎上馬繼續去吧!從還有燈光照亮的人們還沒有睡覺的村子穿過去!……他做過鞋,他做過鞋,他做過鞋……五步長四步半寬。”种种零亂的思想從心的深處跳了出來,翻騰起伏。囚徒越走越快,他頑強地計著數,計著數,城市的吼聲有了變化——仍像捂著的鼓隆隆地響,但在升起的聲浪中,他听見熟悉的聲音在哭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