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第二天,當達什伍德家三位小姐從一道門走進巴頓庄園客廳時,帕爾默夫人從另一道門跑了進來,和以前一樣興高采烈。她不胜親呢地抓住她們的手,對再次見到她們深表高興。

“見到你們真高興!”她說,一面在埃麗諾和瑪麗安中間坐下,“天气不好,我還真怕你們不來了呢,那樣該有多糟糕啊,因為我們明天就要离開。我們一定要走,因為韋斯頓夫婦下禮拜要來看我們,知道嗎?我們來得太突然,馬車停到門口我還不知道呢,只听帕爾默先生問我:愿不愿意和他一道去巴頓。他真滑稽!干什么事都不告訴我:很抱歉,我們不能多呆些日子。不過,我希望我們能很快在城里再見面。”

她們只得讓她打消這個指望。

“不進城!”帕爾默夫人笑著嚷道。“你們若是不去,我可要大失所望啦。我可以在我們隔壁給你們找個天下最舒适的房子,就在漢諾佛廣場。你們無論如何也要來。如果達什伍德太太不愿拋頭露面的話,我一定樂于隨時陪著你們,直到我分娩的時候為止。”

她們向她道謝,但是又不得不拒絕她的一再懇求。

“哦,我的寶貝,”帕爾默夫人對恰在這時走進房來的丈夫喊叫道,“你要幫我勸說几位達什伍德小姐今年冬天進城去。”

她的寶貝沒有回答。他向小姐們微微點了點頭,隨即抱怨起天气來。

“真討厭透頂!”他說。“這天气搞得每件事、每個人都那么令人厭惡。天一下雨,室內室外都一樣單調乏味,使人對自己的相識全都厭惡起來。約翰爵士到底是什么意思,家里也不辟個彈子房?會享受的人怎么這么少!約翰爵士就像這天气一樣無聊。”

轉眼間,其他人也走進咨廳。

“瑪麗安,”約翰爵士說,“你恐怕今天沒能照例去艾倫漢散步啊。”

瑪麗安板著面孔,一言不發。

“嗨!別在我們面前躲躲閃閃的,”帕爾默夫人說,“說實在的,我們什么都知道了。我很欽佩你的眼光,我覺得他漂亮极了。你知道,我們鄉下的住處离他家不很遠,大概不超過十英里。”

“都快三十英里啦,”她丈夫說。

“哎!這沒有多大差別。我從未去過他家,不過大家都說,那是個十分优美的地方。”

“是我生平見到的最糟糕的地方,”帕爾默先生說。

瑪麗安仍然一聲不響,雖然從她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她對他們的談活內容很感興趣。

“非常糟糕嗎?”帕爾默夫人接著說,“那么,那個十分优美的地方准是別的住宅啦。”

當大家在餐廳坐定以后,約翰爵士遺憾地說,他們總共只有八個人。

“我親愛的,”他對他夫人說,“就這么几個人,太令人掃興了。你怎么今天不請吉爾伯特夫婦來?”

“約翰爵士,你先前對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難道我沒告訴你不能再請他們了?他們上次剛同我們吃過飯。”

“約翰爵士,”詹宁斯太太說,“你我不要太拘泥禮節了。”

“那樣你就太缺乏教養啦,”帕爾默先生嚷道。

“我的寶貝,你跟誰都過不去,”他妻子說,一面像通常那樣哈哈一笑。“你知道你很魯莽無禮嗎?”

“我不知道說一聲你母親缺乏教養,就是跟誰過不去。”

“啊,你愛怎么罵我就怎么罵我好啦,”那位溫厚的老太太說道。“你從我手里奪走了夏洛特,現在想退也退不了。所以,你已經被捏在我的掌心里啦。”

夏洛特一想到她丈夫擺脫不了她,不由得縱情地笑了起來,然后自鳴得意地說:她并不在乎丈夫對她有多粗暴,因為他們總得生活在一起。誰也不可能像帕爾默夫人那樣絕對和和气气,始終歡歡樂樂。她丈夫故意冷落她,傲視她,嫌棄她,都不曾給她帶來任何痛苦;他申斥她、辱罵她的時候,她反而感到其樂無窮。

“帕爾默先生真滑稽!”她對埃麗諾小聲說。“他總是悶悶不樂。”

埃麗諾經過一段短暫的觀察,并不相信帕爾默先生真像他想表露的那樣脾气不好,缺乏教養。也許他像許多男人一樣,由于對美貌抱有莫名其妙的偏愛,結果娶了一個愚不可及的女人,這就使他的脾气變得有點乖戾了__不過她知道,這种錯誤太司空見慣了,凡是有點理智的人都不會沒完沒了地痛苦下去。她以為,他大概是一心想出人頭地,才那樣鄙視一切人,非難眼前的一切事物。這是一心想表現得高人一等。這种動机十分普通,不足為怪。可是方法則不然,盡管可以使他在缺乏教養上高人一等,卻不可能使任何人喜愛他,只有他的妻子例外。

“哦!親愛的達什伍德小姐,”帕爾默夫人隨后說道,“我要請你和妹妹賞光,今年圣誕節來克利夫蘭住些日子。真的,請賞光——趁韋斯頓夫婦在作客的時候來。你想象不到我會多高興!那一定快樂极了!我的寶貝,”她求情于她丈夫,“難道你不希望達什伍德小姐們去克利夫蘭?”

“當然希望,”丈夫訕笑著說,“我來德文郡別無其他目的。”

“你瞧,”她的夫人說道,“帕爾默先生期待你們光臨,你們可不能拒絕呀。”

她們急切而堅決地拒絕了她的邀請。

“說真的,你們無論如何也要來。你們肯定會喜歡得不得了。韋斯頓夫婦要來作客,快樂极了。你想象不到克利夫蘭是個多么可愛的地方。我們現在可開心啦,因為帕爾默先生總是四處奔走,作競選演說,好多人我見都沒見過,也來我們家吃飯,好開心啊!不過,可怜的家伙!他也真夠疲勞的!因為他要取悅每一個人。”

埃麗諾對這項職責的艱巨性表示同意時,簡直有點忍不住笑。

“他若是進了議會,”夏洛特說,“那該有多開心啊!是吧?我要笑開怀啦!看到寄給他的信上都蓋著,‘下院議員’的郵戳,那該有多滑稽啊!不過你知道,他說他決不會給我簽發免費信件的。他宣布決不這么干!是吧,帕爾默先生?”

帕爾默先生并不理睬她。

“你知道,讓他寫信他可受不了,”夏洛特接著說,“他說那太令人厭煩。”

“不,”帕爾默先生說,“我從沒說過這么荒謬的話。不要把你那些凌辱性的語言都強加到我頭上。”

“你瞧,他有多滑稽。他總是這個樣子!有時候,他能一連半天不和我說話,然后突然蹦出几句滑稽話語來——天南海北的什么都有。”

一回到客廳,夏洛特便問埃麗諾是不是极其喜歡帕爾默先生,使埃麗諾大吃一惊。

“當然喜歡,”埃麗諾說,“他看上去非常謙和。”

“哦一—你喜歡他,我真高興,我知道你會喜歡他的,他是那樣和气。我可以告訴你,帕爾默先生极其喜歡你和你兩個妹妹。你想象不到,你們若是不去克利夫蘭,他會多么失望。我無法想象你們怎么會拒絕。”

埃麗諾只好再次謝絕她的邀請,并且趁机轉了話題,結束了她的懇求。她覺得,帕爾默夫人与威洛比既然是同鄉,或許能具体地介紹一下他的整個為人,而不只是米德爾頓夫婦那點一鱗半爪的材料。她熱切地希望有人來證實一番他的优點,以解除她對瑪麗安的憂慮。她開頭先問他們是不是在克利夫蘭常常見到威洛比,是不是与他交情很深。

“哦!親愛的,是的,我极其了解他,”帕爾默夫人回答,“說真的,我倒沒同他說過話。不過我在城里總是見到他。不知道為什么,他去艾倫漢的時候,我一次也沒赶上呆在巴頓。我母親過去在這里見過他一次,可我跟舅舅住在韋默思。不過我敢說,若不是因為我們不巧一次也沒一起回鄉的話,我們在薩默塞特郡一定會常見到他的。我想他很少去庫姆。不過,即使他常去那里,我想帕爾默先生也不會去拜訪他的,因為你知道他是反對党的,況且又离得那么遠。我很清楚你為什么打听他,你妹妹要嫁給他。我高興死了,因為她要做我的鄰居啦,懂嗎?”

“說老實話,”埃麗諾回答說,“你若是有把握期待這門婚事的話,那么你就比我更知情了。”

“不要故作不知啦,因為你知道這是大家都在紛紛議論的事情。說實在的,我是路過城里時听到的。”

“我親愛的帕爾默夫人!”

“我以名譽擔保,我的确听說了。星期一早晨,在邦德街,就在我們离城之前,我遇到了布蘭登上校,他直截了當告訴我的。”

“你讓我大吃一惊。布蘭登上校會告訴你這种事儿!你准是搞錯了。我不相信布蘭登上校會把這种消息告訴一個与之無關的人,即使這消息是真實的。”

“盡管如此,我向你保證确有其事,我可以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給你听听。我們遇見他的時候,他轉回身和我們一道走著。我們談起了我姐姐和我姐夫,一件件地談論著。這時我對他說:“對了,上校,我听說有一戶人家新近住進了巴頓鄉舍,我母親來信說她們長得很漂亮,還說有一位就要嫁給庫姆大廈的威洛比先生。請問,是不是真有其事?你當然應該知道啦,因為你不久前還呆在德文郡。”

“上校怎么說的?”

“噢,他沒說多少話。不過看他那神气,他好像知道确有其事,于是從那時起,我就确信無疑了。我敢斷言,這是件大喜事!什么時候辦呀?”

“我希望,布蘭登先生還好吧?”

“哦!是的,相當好。他對你推崇備至,一個勁儿稱贊你。”

“受到他的贊揚,我感到榮幸。他似乎是個极好的人,我覺得他异常可愛。”

“我也這么覺得。他是個可愛的人,可惜太嚴肅、太刻板了。我母親說,他也愛上了你妹妹。說實話,他若是真愛上你妹妹,那可是极大的面子,因為他難得愛上什么人。”“在薩默塞特郡你們那一帶,人們很熟悉威洛比先生吧?”埃麗諾問。

“哦!是的,极其熟悉。這并非說,我認為有許多人認識他,因為庫姆大廈相距太遠。不過我敢說,大家都認為他极其和悅。威洛比先生無論走到哪里,誰也沒有他那樣討人喜歡,你可以這樣告訴你妹妹。我以名譽擔保,你妹妹找到他真是天大的福气。這倒不是說他找到你妹妹就不算极其幸運,因為你妹妹太漂亮、太溫柔了,誰都難以匹配。不過我向你保證,我并不覺得你妹妹比你漂亮。我認為你們兩人都很漂亮。帕爾默先生肯定也是這樣認為的,只是昨晚我們無法讓他承認罷了。”

帕爾默夫人關于威洛比的情報并無什么實質性的內容,不過任何有利于他的證据,不管多么微不足道,都會使埃麗諾感到高興。

“我很高興,我們終于相識了,”夏洛特繼續說。“我希望我們永遠是好朋友。你想不到我多么渴望見到你呀!你能住在鄉舍里,這實在太好了!毫無疑問,沒有比這更好的了!我很高興,你妹妹就要嫁個如意郎君!我希望你常去庫姆大廈,大家都說,這是個可愛的地方。”

“你和布蘭登上校認識好久了,是嗎?”

“是的,好久了,從我姐姐出嫁的時候起。他是約翰爵士的摯友。我認為,”她放低聲音補充說,“假若可能的話,他本來很想娶我做妻子。約翰爵士和米德爾頓夫人很希望如此。可是我母親覺得這門親事不夠如意,不然約翰爵士就會向上校提親,我們當即就能結婚。”

“約翰爵士向你母親提議之前,布蘭登上校知不知道?他有沒有向你表過鐘情?”

“哦!沒有,不過,假如我母親不反對的話,我敢說他是求之不得的。當時,他只不過見過我兩次,因為我還在上學。不過,我現在幸福多了。帕爾默先生正是我喜愛的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