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岛.  罗伯特•路易斯 史蒂文森
第26章. 伊斯莱尔•汉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风好像是特意讨好我们,现在转成了西风。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地从岛的东北角驶到北汊的入口处。只是,因为我们没有锚索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们不敢让船停在岸滩上,必须等到潮水涨得再高些。时间真难熬。副水手长教我怎样掉转船头向风停驶,经过多次试验后终于成功地把船停下来。然后,我们静静地坐了下来,又吃了一顿。

  “船长,”他终于开腔了,脸上还是那副叫人不愉快的笑容,“地上躺着的是我的老伙计奥布赖恩;让我说你还是把它扔到船外边去吧。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没因为让他见了阎王而感到良心上有什么过不去。我只觉得让他这么躺在船上很碍眼,你说呢?”

  “我没那么大的劲,我也不愿意干这事。依我看,就让他在那儿呆着吧,我看挺好。”我答道。

  “这条船可真不吉利——这倒霉的伊斯班袅拉号,吉姆,”他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这条船上已经死了好多人——自从你我离开布里斯托尔出海以来,死了多少可怜的水手!我从来未遇到过这样倒霉的事。就说这个奥布赖恩吧,他不是也送了命吗?哎,我学问不深,你是个能读会算的小家伙,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一个人就这样完了吗?人是否还能转世?”

  “你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肉体,汉兹先生,但是却杀不死他的灵魂——你一定是早就知道了。”我答道,“奥布赖恩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也许正盯着我们看呢。”

  “哦!”他说。“那可真晦气——看来杀人这行当简直是浪费时间。不管怎样,照我说,鬼魂又算得了什么?我定要和他较量一番,要是有机会的话,吉姆,我俩已讲明白了,现在我想让你到船舱里给我拿——妈的!那玩意叫什么来着——你给我拿瓶葡萄酒吧。吉姆,这白兰地太烈,我的脑袋受不了。”

  副水手长的健忘看起来不大自然;至于他想喝葡萄酒而不是白兰地,我绝不相信。他编造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他想让我离开甲板的意图很清楚,但他究竟目的何在我却怎么也想不出来。他总是避开我的视线,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时而看看天,时而瞥一眼死去的奥布赖恩。这阵子,他始终脸上堆着笑,不时伸伸舌头做出抱歉或不好意思的样子,连小孩子也能看得出来这家伙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我爽快地答应下来,因为我知道优势在我这边。对付这个愚蠢的家伙轻而易举。我很容易做到自始至终让他看不出我有任何怀疑之心。

  “葡萄酒?”我说,“很好。红的还是白的?”

  “我想什么样的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朋友,”他回答说,“只要烈一些、多一些就好,其它的都不挑了!”

  “那好,”我答道,“我去给你拿红葡萄酒来,汉兹先生。不过我还得找一阵儿。”

  说完,我急忙从升降口跑下去,一边尽量弄出很大的响声。然后,我脱了鞋,悄悄地穿过圆木走廊,登上水手舱的梯子,把头伸出前升降口。我知道他料不到我会躲在那里,不过我还是尽可能小心谨慎。果然不出所料,我的怀疑完全得到了证实。

  他已离开原来的地方,用两手和两个膝盖爬行,很显然他爬行时一条腿疼得钻心——我能听出他想竭力压住呻吟声——然而他还是能够以很快的速度在甲板上匍匐前进。只有半分钟的工夫他已横越甲板爬到左舷的排水孔那里,从盘成一堆的绳子底下摸出一把长长的小刀,可以说是一把短剑,上面的血一直染到了刀柄上。汉兹伸出下巴审视了它一会,又用手试了试刀尖,然后急忙把它藏在上衣内侧,然后又爬回墙旁的老地方。

  这正是我想要知道的。伊斯莱尔能够爬行,现在他又有了武器,既然他想尽办法支开我,很显然他想把我当成他的牺牲品。接下来他想干什么——从北汊爬过海岛回到沼泽地中的营地去呢,还是想开炮通知他的同党来救他呢?这我就很难说了。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相信,那就是:我们在如何对付伊斯班袅拉号的问题上毫无利害冲突。我俩都希望它能停泊在一个避风的地方,到时候才可能不费多大劲,不冒多大危险地把它带回去。在做到这一步之前,我想我肯定不会有多大危险。

  我脑海里正思量这些事的时候,身体并没闲着。我偷偷溜回船舱,穿上鞋子,随手拿起一瓶酒作为借口,重新回到甲板上。

  汉兹仍像我离开他时那样躺着,全身缩成一团,耷拉着眼皮,好像怕见光。不过我走过来时他还是抬头瞧了我一眼,熟练地砸断瓶口,照旧说一声“好运连连!”然后咕咚咕咚喝了个痛快。接着,他躺下来,取出一条烟叶,要我切下一小块。

  “给我切一块来,”他说,“我没带刀子;即使有也没劲。唉,吉姆哇吉姆,我这回可算是完蛋了!给我切一块,这也许是最后一口了,我不久就要回老家了,没错。”

  “好的,”我说,“我给你切下来一点。不过我要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自己感觉要不行了的话,我一定会跪下来做祷告,这才像个虔诚的基督徒。”

  “为什么?”他问。“告诉我,我为什么要仟悔?”

  “为什么?”我惊讶地喊道。“你刚才还问我人死后会怎样,你放弃了你的信仰,你犯了许多罪,躺在那,满身是血。眼前你脚边就有一个被你杀死的人,你还问为什么!求上帝饶恕你吧,汉兹先生,这才是你该做的。”

  我说得有些过火了,因为我想到了他怀里揣着那把沾满血迹的短剑准备结果我。他也许喝多了些,也用异常严肃的口气回答我。

  “三十年了,”他说,“我一直航海,好的、赖的、走运的。背运的、风平浪静和大风大浪、缺粮食,拼刀子,什么没见识过。我老实对你讲,我从来就没见过好人有好报。我认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死人不咬活人——这就是我的看法。好了,”他忽然变了腔调,“咱们扯远了。潮水已涨得够高了,只要你听我指挥,霍金斯船长,咱们肯定会把船开进北汊的。”

  我们的船只需再走两英里,但航行起来却不是一帆风顺的。北锚地的入口不仅又窄又浅,还东拐西拐的,因此大船要是没有高超的技术驾驶的话是开不进去的。我认为自己是个精明强干的驾驶员,我确信汉兹是个出色的领航员。我们绕来绕去,东躲西闪,擦过个个浅滩,船弄得平稳灵活,看着十分舒服。

  船刚通过两个尖角,立即就被陆地包围起来。北汊的岸上同南锚地的沿岸一样,被茂密的树林覆盖着。但这里的水域比较狭长,实际上更像河湾。在船头正前方的南端,我们看见一艘船的残骸要烂得塌下来。那是一艘很大的三桅帆船,但天长日久、风吹日晒使它全身挂满湿漉漉的海藻,甲板上已扎根有灌木,盛开着艳丽的花朵,看起来则更是一片凄凉景象。但这一切表明锚地是平静而安全的。

  “你看,”汉兹说,“从那里冲船上岸正合适。沙地平滑无比,一丝风也没有,周围有树,那条破船上的花开得跟花园似的。”

  “但是一旦上了岸,”我问道,“我们怎么才能再把船开出去呢?”

  “当然能了,”他答道,“你在潮低时拉一条绳到那边岸上去,把绳绕在一棵大树上,再拉回来绕在绞盘上,然后躺下来等着涨潮。等水涨船高,大伙一起拉绳子,船就会左扭右扭的。注意了,孩子,准备好。咱们现在已靠近沙滩,船走得太快。向右一点——对——稳住——再向右——向右一点——稳住——照直走!”

  他这样发号施令,我聚精会神地听着,直到他突然大叫一声,“注意,我的心肝,转舵向风!”我使劲转舵,伊斯班袅拉号来了个急转弯,直冲向长有矮树的低岸。

  这以前,我一直绷紧每根神经注意副水手长的一举一动,但刚才那一连串的紧张动作使我只留心船触岸的事了,完全顾不得还有生命危险。我伸长脖子探出右舷墙,看船头下面翻腾的浪花。要不是忽然感到一阵不安回过头去的话,我也许来不及挣扎就完蛋了。也许是我听到了吱嘎吱嘎声,或是眼角的余光扫到他移动的影子,再不就是出于一种猫似的本能;但是,总之我相信,当我回头望去,汉兹已握着那把短剑快到我眼前了。

  当四目相遇时,我们两人想必都大叫起来。但是如果说我喊出的是恐怖的叫声,那么,他发出的则像是一头蛮牛进攻时的吼叫声。就在这一刹那,他已经扑过来,我朝船头那边闪过去。我躲开时,舵柄从我手里脱掉,立即反弹回来,我想正是这样一弹才救了我的命,舵柄击中汉兹的胸部,使他一时动弹不了。

  在他回过神来之前,我已经安全地离开了被他逼进的角落。现在我可以在整个甲板上躲闪。我在主桅前站住,从口袋里取出一支手枪。尽管他已经转过身来,再次向我直扑过来。我还是镇定地瞄准后扣动扳机。撞针已经落下,可是既没有火光,也没有响声;原来火药被海水弄潮了。我怪自己不该这样粗心大意。我为什么不事先把我仅有的武器重新装上弹药呢?倘若如此,现在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狼狈下场,像只待宰的羔羊。

  汉兹虽然受伤了,但他动作之快却令我吃惊,他那斑白的头发披散在脸前,因气急败坏,脸色通红。我没有时间试试我的另一支手枪,实际上也不想试,因为我知道这是徒劳。有一点我看得很清楚:我不能在他面前一味退却,否则他很快就会把我逼到船头上去,正像刚才他几乎把我逼到船尾上去一样。一旦叫他抓住,他那把血淋淋的短剑的九或十英寸钢刃,将会是我有生以来尝到的最后一种滋味。我抱住相当粗的主桅等着,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

  他看到我有躲闪的意图,也停了下来。有一会儿时间他假装要从这边或那边围过来抓住我。我就相应地忽而向左闪,忽而向右闪。我经常在老家黑岗湾的岩石旁做这种游戏。但是,不用说,那时心可没像现在跳得这么厉害。然而,正像我说的,这是小孩子的把戏,我想我决不会输给一个腿上受了伤的老水手。事实上,我的勇气开始高涨,甚至开始盘算猜测事情的结局;我看得出我能够周旋一段时间,但最终逃生的希望却很渺茫。

  就在这种情况下,伊斯班袅拉号突然一震,摇摇晃晃冲上浅滩,船底擦到了沙地上,船身迅速地向左舷倾斜,直到甲板成四十五度角竖了起来,大约有一百加仑的水从排水孔涌进来,在甲板和舷墙之间形成了一个水池子。

  我俩一时间都失去了平衡,几乎扭在一起滚向排水孔,戴红帽的那个家伙仍然伸着两条胳膊,也直挺挺地随着我们滑了过去。我和副水手长挨得那么近,以至于我的头咚地一声撞在了他的脚上,差点把我的牙撞掉。尽管如此,我还是先站了起来,因为汉兹被尸体缠住了。船身突然倾倒使甲板上没有地方可以躲闪。我必须想出新的办法逃命,并且一秒钟也不能耽搁,因为我的对手几乎就要扑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跃身爬上后桅支索的软梯上,两手交替着一节一节向上爬,直爬到桅顶横桁上坐下来,才松了一口气。

  多亏我动作敏捷才得以脱身。我向上爬的时候,只见剑光在我下面不足半英尺处刷地一闪,刺了个空。伊斯莱尔•汉兹张口仰面站在那里,惊呆沮丧得如同一座雕像。

  现在我可以暂时歇口气,我抓紧时机把手枪换上弹药。一支已准备好,但为保险起见,我索性把另一支手枪也重新装上弹药。

  汉兹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手,他开始明白这下时局对他可不利。但是一阵犹豫过后,他竟然也拖着沉重的身体费力抓住软梯往上爬,剑衔在口里。他爬得很慢,忍着疼痛,拖着那条受伤的腿好不容易爬上来。我已经把两支手枪都重新装好了弹药,他才刚刚爬了三分之一。于是我两手执枪,开始对他喊话。

  “汉兹先生,”我说,“你再敢爬一步,我就打烂你的脑袋!你知道死人不咬活人的。”我忍住笑添了一句。

  他立即停了下来。从他面部肌肉的抽动我可以看得出他正在冥思苦想。我倚仗我处在新的安全的地方,不禁大声嘲笑他想得太慢太费劲了。他咽了几口唾液才开口,脸上还带着极度困惑的表情。为了说话,他取下衔在口里的短剑,但仍保持原来的姿势。

  “吉姆,”他说,“我想让我们来定个君子协定吧,你和我,彼此都耍了不少花招了。要不是船突然倾斜,我早就干掉你了。但是我不走运,实在是倒霉。看来我不得不服了。一个老水手败在你这样一个刚上船的毛孩子面前,真让人心里不好受,吉姆。”

  我正陶醉于他这番讨好中,得意扬扬的样子像一只飞上墙的公鸡。忽然,只见他的右手向背后一挥,不知何物在空中嗖的一声像箭一般飞过来。我感到自己挨了一刀,接着一阵剧痛,一只肩膀竟被钉在桅杆上。痛得我大吃一惊。我的两支手枪顷刻间一齐射响,接着又都从我手中掉下去。我究竟是不是有意识地扣动了扳机,我说不清楚。但我敢肯定我并未有意识地瞄准。但是,掉下去的不只是我那两支手枪,随着一声从喉咙中卡出的叫喊,副水手长松开了抓住软梯的手,一头栽进水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