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娘儿們吃過晚飯以后,伊麗莎白就上樓到她姐姐那儿去,看她穿戴得妥妥貼貼,不會著涼,便陪著她上客廳去。她的女朋友們見到她,都表示歡迎,一個個都說非常高興。在男客們沒有來的那一個鐘頭里,她們是那么和藹可親,伊麗莎白從來不曾看到過。她們的健談本領真是嚇人,描述起宴會來纖毫入微,說起故事來風趣橫溢,譏笑起一個朋友來也是有聲有色。

可是男客們一走進來,吉英就不怎么引人注目了。達西一進門,彬格萊小姐的眼睛就立刻轉到他身上去,要跟他說話。達西首先向班納特小姐問好,客客气气地祝賀她病休复元;赫斯脫先生也對她微微一鞠躬,說是見到她“非常高興”;但是說到詞气周到,情意懇切,可就比不上彬格萊先生那几聲問候。彬格萊先生才算得上情深意切,滿怀歡欣。開頭半小時完全消磨在添煤上面,生怕屋子里冷起來會叫病人受不了。吉英依照彬格萊的話,移坐到火爐的另一邊去,那樣她就离開門口遠一些,免得受涼。接著他自己在她身旁坐下,一心跟她說話,簡直不理睬別人。伊麗莎白正在對面角落里做活計,把這全部情景都看在眼里,感到無限高興。

喝過茶以后,赫斯脫先生提醒她的小姨子把牌桌擺好,可是沒有用。她早就看出達西先生不想打牌,因此赫斯脫先生后來公開提出要打牌也被她拒絕了。她跟他說,誰也不想玩牌,只見全場對這件事都不作聲,看來她的确沒有說錯。因此,赫斯脫先生無事可做,只得躺在沙發上打瞌睡。達西拿起一本書來。彬格萊小姐也拿起一本書來。赫斯脫太太聚精會神地在玩弄自己的手鐲和指環,偶而也在她弟弟跟班納特小姐的對話中插几句嘴。

彬格萊小姐一面看達西讀書,一面自己讀書,兩件事同時并做,都是半心半意。她老是向他問句什么的,或者是看他讀到哪一頁。不過,她總是沒有辦法逗她說話;她問一句他就答一句,答過以后便繼續讀他的書。彬格萊小姐所以要挑選那一本書讀,只不過因為那是達西所讀的第二卷,她滿想讀個津津有味,不料這會儿倒讀得精疲力盡了。她打了個呵欠,說道:“這樣度過一個晚上,真是多么愉快啊!我說呀,什么娛樂也抵不上讀書的樂趣。無論干什么事,都是一上手就要厭倦,讀書卻不會這樣!將來有一天我自己有了家,要是沒有個很好的書房,那會多遺憾喲。”

誰也沒有理睬她。于是她又打了個呵欠,拋開書本,把整個房間里望了一轉,要想找點儿什么東西消遺消遺,這時忽听得她哥哥跟班納特小姐說要開一次跳舞會,她就猛可地掉過頭來對他說:

“這樣說,查爾斯,你真打算在尼日斐花園開一次跳舞會嗎?我勸你最好還是先征求一下在場朋友們的意見再作決定吧。這里面就會有人覺得跳舞是受罪,而不是娛樂,要是沒有這种人,你怪我好了。”

“如果你指的是達西,”她的哥哥大聲說,“那么,他可以在跳舞開始以前就上床去睡覺,隨他的便好啦。舞會已經決定了非開不可,只等尼可爾斯把一切都准備好了,我就下請貼。”

彬格萊小姐說:“要是開舞會能換些花樣,那我就更高興了,通常舞會上的那老一套,實在討厭透頂。你如果能把那一天的日程改一改,用談話來代替跳舞,那一定有意思得多。”

“也許有意思得多,珈羅琳,可是那還象什么舞會呢。”

彬格萊小姐沒有回答。不大一會儿工夫,她就站起身來,在房間里踱來踱去,故意在達西面前賣弄她优美的体態和矯健的步伐,只可惜達西只顧在那里一心一意地看書,因此她只落得枉費心机。她絕望之余,決定再作一次努力,于是轉過身來對伊麗莎白說:

“伊麗莎·班納特小姐,我勸你還是學學我的樣子,在房間里瞎走動走動吧。告訴你,坐了那么久,走動一下可以提提精神。”

伊麗莎白覺得很詫异,可是立刻依了她的意思。于是彬格萊小姐獻殷勤的真正目的達到了……達西先生果然抬起頭來,原來達西也和伊麗莎白一樣,看出了她在耍花招引人注目,便不知不覺地放下了書本。兩位小姐立刻請他來一塊儿踱步,可是他謝絕了,說是她們倆所以要在屋子里踱來踱去,据他的想象,無非有兩個動机,如果他參加她們一起散步,對于她們的任何一個動机都會有妨礙。他這話是什么意思?彬格萊小姐极想知道他講這話用意何在,便問伊麗莎白懂不懂。

伊麗莎白回答道:“根本不懂,他一定是存心刁難我們,不過你最好不要理睬他,讓他失望一下。”

可惜彬格萊小姐遇到任何事情都不忍心叫達西先生失望,于是再三要求他非把他的所謂兩個動机解釋一下不可。

達西等她一住口,便馬上說:“我非常愿意解釋一下,事情不外乎是這樣的,你們是心腹之交,所以選擇了這個辦法來消磨黃昏,還要談談私事,否則就是你們自以為散起步來体態顯得特別好看,所以要散散步。倘若是出于第一個動机,我夾在你們一起就會妨礙你們;假若是出于第二個動机,那么我坐在火爐旁邊可以更好地欣賞你們。”

“噢,嚇坏人!”彬格萊小姐叫起來了。“我從來沒听到過這么毒辣的話。……虧他說得出,該怎么罰他呀?”

“要是你存心罰他,那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伊麗莎白說。“彼此都可以罰來罰去,折磨來折磨去。作弄他一番吧……譏笑他一番吧。你們既然這么相熟,你該懂得怎么對付他呀。”

“天地良心,我不懂得。不瞞你說,我們雖然相熟,可是要懂得怎樣來對付他,不差得遠呢。想要對付這种性格冷靜和頭腦机靈的人,可不容易!不行,不行,我想我們是搞不過他的。至于譏笑他,說句你不生气的話,我們可不能憑空笑人家,弄得反而惹人笑話。讓達西先生去自鳴得意吧。”

“原來達西先生是不能讓人笑話的!”伊麗莎白嚷道。“這种优越的條件倒真少有,我希望一直不要多,這樣的朋友多了,我的損失可大啦。我特別喜歡笑話。”

“彬格萊小姐過獎我啦。”他說。“要是一個人把開玩笑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事,那么,最聰明最优秀的人……─不,最聰明最优秀的行為……─也就會變得可笑了。”

“那當然羅,”伊麗莎白回答道,“這樣的人的确有,可是我希望我自己不在其內。我希望我怎么樣也不會譏笑聰明的行為或者是良好的行為。愚蠢和無聊,荒唐和矛盾,這的确叫我覺得好笑,我自己也承認,我只要能夠加以譏笑,總是加以譏笑。不過我覺得這些弱點正是你身上所沒有的。”

“或許誰都還會有這些弱點,否則可真糟了,絕頂的聰慧也要招人嘲笑了。我一生都在研究該怎么樣避免這些弱點。”

“例如虛榮和傲慢就是屬于這一類弱點。”

“不錯,虛榮的确是個弱點。可是傲慢……只要你果真聰明過人……你就會傲慢得比較有分寸。”

伊麗莎白掉過頭去,免得人家看見她發笑。

“你考問達西先生考問好了吧,我想,”彬格萊小姐說。“請問結論如何?”

“我完全承認達西先生沒有一些缺點。他自己也承認了這一點,并沒有掩飾。”

“不,”達西說,“我并沒有說過這种裝場面的話。我有夠多的毛病,不過這些毛病与頭腦并沒有關系。至于我的性格,我可不敢自夸。我認為我的性格太不能委曲求全,這當然是說我在處世方面太不能委曲求全地隨和別人。別人的愚蠢和過錯我本應該赶快忘掉,卻偏偏忘不掉;人家得罪了我,我也忘不掉。說到我的一些情緒,也并不是我一打算把它們去除掉,它們就會煙消云散。我的脾气可以說是夠叫人厭惡的。我對于某個人一旦沒有了好感,就永遠沒有好感。”

“這倒的的确确是個大缺點!”伊麗莎白大聲說道。“跟人家怨恨不解,的确是性格上的一個陰影可是你對于自己的缺點,已經挑剔得很嚴格。我的确不能再譏笑你了。你放心好啦。”

“我,相信一個人不管是怎樣的脾气,都免不了有某种短處,這是一种天生的缺陷,即使受教育受得再好,也還是克服不了。”

“你有一种傾向,……對什么人都感到厭惡,這就是你的缺陷。”

“而你的缺陷呢,”達西笑著回答。“就是故意去誤解別人。”

彬格萊小姐眼見這場談話沒有她的份,不禁有些厭倦,便大聲說道:“讓我們來听听音樂吧,露薏莎,你不怕我吵醒赫斯脫先生嗎?”

她的姐姐毫不反對,于是鋼琴便打開了。達西想了一下,覺得這樣也不錯。他開始感覺到對伊麗莎白似乎已經過分親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