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柯林斯先生并不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他雖然也受過教育,也踏進了社會,但是先天的缺陷卻簡直沒有得到什么彌補。他大部分日子是在他那守財奴的文盲父親的教導下度過的。他也算進過大學,實際上不過照例住了几個學期,并沒有結交一個有用的朋友。他的父親管束得他十分嚴厲,因此他的為人本來很是謙卑,不過他本是個蠢材,現在生活又過得很优閒,當然不免自高自大,何況年紀輕輕就發了意外之財,更其自視甚高,哪里還談得上謙卑。當時漢斯福教區有個牧師空缺,他鴻運享通,得到了咖苔琳·德·包爾夫人的提拔。他看到他的女施主地位頗高,便悉心崇拜,備加尊敬;另方面又自命不凡,自以為當上了教士,該有怎樣怎樣的權利,于是他一身兼有了驕傲自大和謙卑順從的兩重性格。

他現在已經有了一幢好房子,一筆可觀的收入,想要結婚了。他所以要和浪博恩這家人家講和修好,原是想要在他們府上找個太太。要是這家人家的几位小姐果真象大家所傳聞的那么美麗可愛,他一定要挑選一個。這就是他所謂補償的計划,贖罪的計划,為的是將來繼承她們父親的遺產時可以問心無愧。他認為這真是個獨出心裁的辦法,既极其妥善得体,又來得慷慨豪爽。

他看到這几位小姐之后,并沒有變更本來的計划。一看到吉英那張可愛的臉蛋儿,他便拿定了主張,而且更加确定了他那些老式的想法,認為一切應當先娶最大的一位小姐。頭一個晚上他就選中了她。不過第二天早上他又變更了主張,因為他和班納特夫人親親密密地談了一刻鐘的話,開頭談談他自己那幢牧師住宅,后來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的心愿招供了出來,說是要在浪博恩找一位太太,而且要在她的令嬡們中間找一位。班納特太太親切地微笑著,而且一再鼓勵他,不過談到他選定了吉英,她就不免要提請他注意一下子了。“講到我几個小女儿,我沒有什么意見……當然也不能一口答應……不過我還沒有听說她們有什么對象;至于我的大女儿,我可不得不提一提……我覺得有責任提醒你一下……大女儿可能很快就要訂婚了。”

柯林斯先生只得撇開吉英不談,改選伊麗莎白,一下子就選定了……就在班納特太太撥火的那一剎那之間選定的。伊麗莎白無論是年齡,美貌,比吉英都只差一步,當然第二個就要輪到她。

班納特太太得到這個暗示,如獲至寶,她相信很快就可以嫁出兩個女儿了;昨天她提都不愿意提到的這個人,現在卻叫她极為重視了。

麗迪雅原說要到麥里屯支走走,她這個念頭到現在還沒有打消。除了曼麗之外,姐姐們都愿意跟她同去;班納特先生為了要把柯林斯先生攆走,好讓自己在書房里清淨一陣,便請他也跟著她們一起去。原來柯林斯先生吃過早飯以后,就跟著他到書房來了,一直待到那時候還不想走,名義上在看他所收藏的那本大型的對開本,事實上卻在滔滔不絕地跟班納特先生大談他自己在漢斯福的房產和花園,弄得班納特先生心煩意亂。他平常待在書房里就是為了要圖個悠閒清淨。他曾經跟伊麗莎白說過,他愿意在任何一間房間里,接見愚蠢和自高自大的家伙,書房里可就不能讓那些人插足了。因此他立刻恭恭敬敬地請柯林斯先生伴著他女儿們一塊儿去走走,而柯林斯先生本來也只配做一個步行家,不配做一個讀書人,于是非常高興地合上書本走了。

他一路廢話連篇,表妹們只得客客气气地隨聲附和,就這樣打發著時間,來到了麥里屯。几位年紀小的表妹一到那里,就再也不去理會他了。她們的眼睛立刻對著街頭看來看去,看看有沒有軍官們走過,此外就只有商店櫥窗里的极漂亮的女帽,或者是最新式的花洋布,才能吸引她們。

不到一會儿工夫,這許多小姐都注意到一位年輕人身上去了。那人她們從來沒見過,一副道地的紳士气派,正跟一個軍官在街道那邊散步。這位軍官就是丹尼先生,麗迪雅正要打听他從倫敦回來了沒有。當她們打那儿走過的時候,他鞠了一個躬。大家看到那個陌生人風度翩翩,都楞了一下,只是不知道這人是誰。吉蒂和麗迪雅決定想法子去打听,便借口要到對面舖子里去買點東西,帶頭走到街那邊去了。也正是事有湊巧,她們剛剛走到人行道上,那兩個男人也正轉過身來,走到那地方。丹尼馬上招呼她們,并請求她們讓他把他的朋友韋翰先生介紹給她們。他說韋翰是前一天跟他一塊儿從城里回來的,而且說來很高興,韋翰已經被任命為他們團里軍官。這真是再好也沒有了,因為韋翰這位青年,只要穿上一身軍裝,便會十全十美。他的容貌舉止确實討人喜歡。他沒有一處長得不漂亮,眉目清秀,身材魁梧,談吐又十分動人。一經介紹之后,他就高高興興,懇懇切切地談起話來……既懇切,又顯得非常正派,而且又有分寸。他們正站在那儿談得很投机的時候,忽然听到一陣得得的馬蹄聲,只見達西和彬格萊騎著馬從街上過來。這新來的兩位紳士看見人堆里有這几位小姐,便連忙來到她們跟前,照常寒喧了一番,帶頭說話的是彬格萊,他大部分的話都是對班納特小姐說的。他說他正要赶到浪博恩去拜訪她。達西證明他沒有撒謊,同時鞠了個躬。達西正打算把眼睛從伊麗莎白身上移開,這時突然看到了那個陌生人。只見他們兩人面面相覷,大惊失色,伊麗莎白看到這個邂逅相遇的場合,覺得很是惊奇。兩個人都變了臉色,一個慘白,一個通紅,過了一會儿,韋翰先生按了按帽子,達西先生勉強回了一下禮。這是什么意思呢?既叫人無從想象,又叫人不能不想去打听一下。又過了一會儿,彬格萊先生若無其事地跟她們告別了,騎著馬跟他朋友管自走了。

丹呢先生和韋翰先生陪著几位年輕的小姐,走到腓力普家門口,麗迪雅小姐硬要他們進去,甚至腓力普太太也打開了窗戶,大聲地幫著她邀請,他們卻鞠了個躬告辭而去。

腓力普太太一向喜歡看到她的侄女們,那大的兩個新近不常見面,因此特別受歡迎。她懇切地說。她們姐妹倆突然回家來,真叫她非常惊奇,要不是碰巧在街上遇到鐘斯醫生的藥舖子里那個跑街的小伙子告訴她,說是班納特家的兩位小姐都已回家了呢,這是因為她們家里沒有打發馬車去接她們的緣故,正當她們這樣閒談的時候,吉英向她介紹柯林斯先生,她不得不跟他寒喧几句,她极其客气地表示歡迎他,他也加倍客气地應酬她而且向她道歉,說是素昧生平,不該這么冒冒失失闖到她府上來,又說他畢竟還是非常高興,因為介紹他的那几位年輕小姐和他還有些親戚關系,因此他的冒昧前來也還勉強說得過去。這种過分的禮貌使腓力普太太受寵若惊。不過,正當她仔細量著這一位生客的時候,她們姐妹倆卻又把另一位生客的事情,大惊小怪地提出來向她問長問短,她只得又來回答她們的話,可是她能夠說給侄女儿們听的,也無非是她們早已知道了的一些情形。她說那位生客是丹尼先生剛從倫敦帶來的,他將要在某某郡擔任起一個中尉的職責,又說,他剛剛在街上走來走去的時候,她曾經對他望了整整一個鐘頭之久。這時如果韋翰先生從這儿經過,吉蒂和麗迪雅一定還要繼續張望他一番;可惜現在除了几位軍官之外,根本沒有人從窗口走過,而這些軍官們同韋翰先生一比較,都變成一些“愚蠢討厭的家伙”了。有几個軍官明天要上腓力普家里來吃飯。姨母說,倘若她們一家人明天晚上能從浪博恩赶來,那么她就要打發她的丈夫去拜訪韋翰先生一次,約他也來。大家都同意了;腓力普太太說,明天要給她們來一次熱鬧而有趣的抓彩票的玩藝儿,玩過之后再吃一頓晚飯。想到了明天這一場歡樂真叫人興奮,因此大家分別的時候都很快樂。柯林斯先生走出門來,又再三道謝,主人也禮貌周全地請他不必過分客气。

回家的時候,伊麗莎白一路上把剛剛親眼看見的那兩位先生之間的一幕情景說給吉英听。假使他們兩人之間真有什么宿怨,吉英一定要為他們兩人中間的一人辯護,或是為兩人辯護,只可惜她跟她妹妹一樣,對于這兩個人的事情完全摸不著頭腦。

柯林斯先生回來之后,大大稱贊腓力普太太的殷勤好客,班納特太太听得很滿意。柯林斯說,除了咖苔琳夫人母女之外,他生平從來沒見過更風雅的女人,因為他雖然和她素昧生平,她卻對他禮貌周全,甚至還指明要請他明天一同去吃晚飯。他想,這件事多少應該歸功于他和她們的親戚關系。可是這樣殷勤好客的事,他還是生平第一次碰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