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第二天,浪博恩發生了一件新的事情。柯林斯先生正式提出求婚了。他的假期到下星期六就要滿期,于是決定不再耽擱時間,況且當時他絲毫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便有條不紊地著手進行起來,凡是他認為必不可少的正常步驟,他都照辦了。剛一吃過早飯,看到班納特太太、伊麗莎白和一個小妹妹在一起,他便對那位做母親的這樣說:

“太太今天早上我想要請令嬡伊麗莎白賞光,跟我作一次私人談話,你贊成嗎?”

“噢,好极了,當然可以。我相信麗萃也很樂意的,我相信她還會反對。……來,吉蒂;跟我上樓去。”她把針線收拾了一下,便匆匆忙忙走開了,這時伊麗莎白叫起來了:

“親愛的媽,別走。我求求你別走。柯林斯先生一定會原諒我。他要跟我說和話,別人都可以听的。我也要走了。”

“不,不;你別胡扯,麗萃。我要你待在這儿不動。”只見伊麗莎白又惱又窘,好象真要逃走的樣子,于是她又說道:“我非要你待在這儿听柯林斯先生說話不可。”

伊麗莎白不便違抗母命。她考慮了一會儿,覺得能夠赶快悄悄地把事情解決了也好,于是她重新坐了下來,時時刻刻當心著,不讓啼笑皆非的心情流露出來。班納特太太和吉蒂走開了,她們一走,柯林斯先生便開口說話:

“說真的,伊麗莎白小姐,你害羞怕臊,非但對你沒有絲毫損害,而且更增加了你的天生麗質。要是你不這樣稍許推委一下,我反而不會覺得你這么可愛了。可是請你允許我告訴你一聲,我這次跟你求婚,是獲得了令堂大人的允許的。盡管你天性羞怯,假痴假呆,可是我對你的百般殷勤,已經表現得非常明顯,你一定會明白我說話的用意。我差不多一進這屋子,就挑中你做我的終身伴侶。不過關于這個問題,也許最好趁我現在還控制得住我自己感情的時候,先談談我要結婚的理由,更要談一談我來到哈福德郡擇偶的打算,因為我的确是存著那种打算的。”

想到柯林斯這么一本正經的樣子,居然會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感情,伊麗莎白不禁覺得非常好笑,因此他雖然說話停了片刻,她可沒有來得及阻止他往下說:

“我所以要結婚,有這樣几點理由:第一,我認為凡是象我這樣生活寬裕的牧師,理當給全教區樹立一個婚姻的好榜樣;其次,我深信結婚會大大地促進我的幸福;第三(這一點或許我應該早提出來),我三生有幸,能夠等候上這樣高貴的一個女施主,她特別勸告我結婚,特別贊成我結婚。蒙她兩次替我在這件事情上提出了意見(而且并不是我請教她的!),就在我离開漢斯福的前一個星期六晚上,我們正在玩牌,姜金生太太正在為德·包爾小姐安放腳蹬,夫人對我說:‘ 柯林斯先生,你必須結婚。象你這樣的一個牧師,必須結婚。好好儿去挑選吧,挑選一個好人家的女儿,為了我,也為了你自己;人要長得活潑,要能做事,不求出身高貴,但要會算計,把一筆小小的收入安排得妥妥貼貼。這就是我的意見。赶快找個這樣的女人來吧,把她帶到漢斯福來,我自會照料她的。’好表妹,讓我說給你听吧,咖苔琳·德·包爾夫人對我的体貼照顧,也可以算是我一個优越的條件。她的為人我真無法形容,你有一天會看到的。我想,你這樣的聰明活潑一定會叫她喜歡,只要你在她那樣身份高貴的人面前顯得穩重端庄些,她就會特別喜歡你。大体上我要結婚就是為的這些打算;現在還得說一說,我們自己村里多的是年輕可愛的姑娘,我為什么看中了浪博恩,而沒有看中我自己村庄的呢?事情是這樣的:往后令尊過世(但愿他長命百歲),得由我繼承財產,因此我打算娶他的個女儿作家室,使得將來這件不愉快的事發生的時候,你們的損失可以盡量輕一些,否則我實在過意不去。當然,正如我剛才說過的,這事情也許要在多少年以后才會發生。我的動机就是這樣,好表妹,恕我不揣冒昧地說一句,你不至于因此就看不起我吧。現在我的話已經說完,除非是再用最激動的語言把我最熱烈的感情向你傾訴。說到妝奩財產,我完全無所謂,我決不會在這方面向你父親提出什么要求,我非常了解,他的能力也辦不到,你名下應得的財產,一共不過是一筆年息四厘的一千鎊存款,還得等你媽死后才歸你所得。因此關于那個問題,我也一聲不響,而且請你放心,我們結婚以后,我決不會說一句小气話。”

現在可非打斷他的話不可了。

“你太心急了吧,先生,”她叫了起來。“你忘了我根本沒有回答你呢。別再浪費時間,就讓我來回答你吧。謝謝你的夸獎。你的求婚使我感到榮幸,可惜我除了謝絕之外,別無辦法。”

柯林斯先生鄭重其事地揮手回答道:“年輕的姑娘們遇到人家第一次未婚,即使心里愿意答應,口頭上總是拒絕;有時候甚至會拒絕兩次三次。這樣看來,你剛才所說的話決不會叫我灰心,我希望不久就能領你到神壇跟前去呢。”

伊麗莎白嚷道:“不瞞你說,先生,我既然話已經說出了口,你還要存著指望,那真太奇怪了。老實跟你說,如果世上真有那么膽大的年輕小姐,拿自己的幸福去冒險,讓人家提出第二次請求,那我也不是這种人。我的謝絕完全是嚴肅的。你不能使我幸福,而且我,相信我也絕對不能使你幸福。唔,要是你的朋友咖苔琳夫人認識我的話,我相信她一定會發覺,我無論在哪一方面,都不配做你的太太。”

柯林斯先生嚴肅地說:“就算咖苔琳夫人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想她老人家也決不會不贊成你。請你放心,我下次有幸見到她的時候,一定要在她面前把你的淑靜、節儉、以及其他种种可愛的优點,大大夸獎一番。”

“說實話,柯林斯先生,任你怎么夸獎我,都是浪費唇舌。這自己的事自己會有主張,只要你相信我所說的話,就是賞我的臉了。我祝你幸福豪富。我所以放縱你的求婚,也就是為了免得你發生什么意外。而你呢,既然向我提出了求婚,那么,你對于我家里的事情,也就不必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了,將來浪博恩庄園一旦輪到你做評价,你就可以取之無愧了。這件事就這樣一言為定吧。”她一面說,一面站起身來,要不是柯林斯先生向她說出下面的話,她早就走出屋子了。

“要是下趟我有幸再跟你談到這個問題,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比這次滿意點的回答。我不怪你這次冷酷無情,因為我知道,你們姑娘們對于男人第一次的求婚,照例總是拒絕,也許你剛剛听說的一番話,正符合女人家微妙的性格,反而足以鼓勵我繼續追求下去。”

伊麗莎白一听此話,不免有些气惱,便大聲叫道:“柯林斯先生,你真弄得我太莫名其妙了。我的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要是你還覺得這是鼓勵你的話,那我可不知道該怎么樣放縱你,才能使你死心塌地。”

“親愛的表妹,請允許我說句自不量力的話:我相信你拒絕我的求婚,不過是照例說說罷了。我所以會這樣想,簡單說來,有這樣几點理由:我覺得我向你求婚,并不見得就不值得你接受,我的家產你決不會不放在眼里。我的社會地位,我同德·包爾府上的關系,以及跟你府上的親戚關系,都是我非常优越的條件。我得提請你考慮一下:盡管你有許多吸引人的地方,不幸你的財產太少,這就把你的可愛、把你許多优美的條件都抵消了,不會有另外一個人再向你求婚了,因此我就不得不認為:你這一次并不是一本正經地拒絕我,而是彷效一般高貴的女性的通例,欲擒故縱,想要更加博得我的喜愛。”

“先生,我向你保證,這決沒有冒充風雅,故意作弄一位有面子的紳士。但愿你相信我說的是真話,我就很有面子了,承蒙不棄,向我求婚,我真是感激不盡,但要我接受,是絕對不可能的。我感情上怎么也辦不到。難道我說得不夠明白嗎?請你別把我當作一個故意作弄你的高貴女子,而要把我看作一個說真心話的平凡人。”

他大為狼狽,又不得不裝出滿臉的殷勤神气叫道:“你始終都那么可愛!我相信只要令尊令堂作主應承了我,你就決不會拒絕。”

他再三要存心自欺欺人,伊麗莎白可懶得再去理他,馬上不聲不響地走開了。她打定了主意:倘若他一定要把她几次三番的拒絕看作是有意討他的好,有意鼓勵他,那么她就只得去求助于她父親,叫他斬釘截鐵地回絕他。柯林斯總不見得再把她父親的拒絕,看作一個高貴女性的裝腔作勢和賣弄風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