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第二天旅途上的每一樣事物,伊麗莎白都感到新鮮有趣;她精神很愉快,因為看到姐姐气色那么好,可以不用再為她的健康擔心,加上一想到去北方的旅行,她就越發高興。當他們离開了大路,走上一條通往漢斯福的小徑時,每一只眼睛都在尋找著那幢牧師住宅;每拐一個彎,都以為就要看到那幢房子。他們沿著羅新斯花園的柵欄往前走。伊麗莎白一想到外界所傳聞的那家人家和种种情形,不禁好笑。

終于看到那幢牧師住宅了。大路斜對面的花園、花園里的房子、綠的柵欄、以及桂樹圍篱……─每一樣東西好象都在宣布他們的來到。柯林斯先生和夏綠蒂走到門口來了。在賓主頻頻點頭脈脈微笑中,客人們在一道小門跟前停下了車,從這里穿過一條短短的鵝卵石舖道,便能直達正屋。一剎眼工夫,他們都下了車,賓主相見,無限歡欣。柯林斯簡直手舞足蹈地歡迎自己的朋友,伊麗莎白受到這么親切的歡迎,就越發滿意于這次的作客了。她立刻看到她表兄并沒有因為結了婚而改變態度,他還是完全和以往一樣地拘泥禮節,在門口耽擱了她好几分鐘,問候她全家大小的起居安好。听到她一一回答了之后,他才滿意。于是他就沒有再耽擱他們,只指給他們看看門口是多么整洁,便把客人們帶進了屋子;等到客人一走進客廳,他又對他們作了第二次的歡迎,极其客气地說,這次承蒙諸位光臨寒舍,真是不胜榮幸,并且刻不容緩地把他太太送上來的點心重新奉獻了一次。

伊麗莎白早就料到他會那樣得意非凡,因此當他夸耀那屋子的优美結构、式樣、以及一切陳設的時候,她禁不住想到他是特地講給她听的,好象要叫她明白,她當初拒絕了他,是多么大的一個損失。雖說樣樣東西的确都那么整洁和舒适,她可千万不能流露出一點點后悔的痕跡來叫他得意;她甚至帶著詫异的目光看看夏綠蒂,她弄不明白夏綠蒂和這樣的一位伴侶相處,為什么還會那么高興。柯林斯先生有時竟會說些很不得体的話,叫他自己的太太听了也不免難為情,而且這類話又說得并不太少,每逢這种場合,伊麗莎白就不由自主地要向夏綠蒂望一眼。夏綠蒂有一兩次被她看得微微臉紅了,不過一般總是很聰明地裝作沒有听見。大家在屋里坐了好一會儿,欣賞著每一件家具,從食器櫥一直欣賞到壁爐架,又談了談一路上的情況以及倫敦的一切情形,然后柯林斯先生就請他們到花園里去散散步。花園很大,布置得也很好,一切都是由他親手料理的。他的最高尚的娛樂就是收拾花園。夏綠蒂說,這种操作有益于健康,她盡可能鼓勵他這樣做;她講起這件事的時候,非常鎮定自若,真叫伊麗莎白佩服。他領著他們走遍了花園里的曲徑小道,看遍了每一處景物,每看一處都得瑣瑣碎碎地講一陣,美不美倒完全不在他心上,看的人即使想要贊美几句也插不上嘴。他數得出每一個方向有多少田園,連最遠的樹叢里有多少棵樹他也講得出來,可是,不論是他自己花園里的景物也好,或者是這整個鄉村甚至全國的名胜古跡也好,都万万比不上羅新斯花園的景色。羅新斯花園差不多就在他住宅的正對面,四面是樹,從樹林的空隙處可以望見里面。那是一幢漂亮的控建筑,聳立在一片高地上。

柯林斯先生本來想把他們從花園里帶去看看兩塊草地,但是太太小姐們的鞋子抵擋不住那殘余的白霜,于是全都走回去了,只剩下威廉爵士陪伴著他。夏綠蒂陪著自己的妹妹和朋友參觀住宅,這一下她能夠撇開丈夫的幫忙,有机會讓她自己顯顯身手,真是高興极了。房子很小,但是建筑結實,使用也很方便;一切都布置得很精巧,安排得很調和,伊麗莎白對夏綠蒂夸獎備至。只要不想起柯林斯先生,便真正有了一种非常美好的气氛。伊麗莎白看見夏綠蒂那樣得意,便不由得想到她平常一定不把柯林斯先生放在心上。

伊麗莎白已經打听到咖苔琳夫人還在鄉下。吃飯的時候又談起了這樁事,當時柯林斯先生立即插嘴說:

“正是,伊麗莎白小姐,星期日晚上你就可以有榮幸在教學里見到咖苔琳·德·包爾夫人,你一定會喜歡她的。她為人极其謙和,絲毫沒有架子,我相信那天做完禮拜之后,你就會很榮幸地受到她的注目。我可以毫無猶豫地說,只要你待在這儿,每逢她賞臉請我們作客的時候,總少不了要請你和我的小姨子瑪麗亞。她對待我親愛的夏綠蒂真是好极了。我們每星期去羅新斯吃兩次飯,她老人家從來沒有哪一次讓我們步行回家,總是打發自己的馬車送我們……我應該說,是打發她老人家的某一部馬車,因為她有好几部車子呢。”

夏綠蒂又說:“咖苔琳夫人的确是個道貌岸然、通達情理的女人,而且是位极其殷勤的鄰居。”

“說得很對,親愛的,你真說到我心上去了。象她這樣一位夫人,你無論對她怎樣尊敬,依舊會感到有些欠缺。”

這一晚主要就談論哈福德郡的新聞,又把以前信上所說的話重新再提一遍。大家散了以后,伊麗莎白孤單單地在房間里,不由得默默想起了夏綠蒂對于現狀究竟滿意到什么程度,駕御丈夫的手腕巧妙到什么程度,容忍丈夫的肚量又大到什么程度。她不由得承認,一切都安排得非常好。她又去想象著這次作客的時間將如何度過,無非是:平淡安靜的日常起居,柯林斯先生那种惹人討厭的插嘴打貧,再加上跟羅新斯的應酬來往等。她那丰富的想象力馬上解決了整個問題。

大約在第二天響午的時候,她正在房間里准備出去散散步,忽听得樓下一陣喧嘩,馬上這整個住宅里的人好象都慌亂了起來;一會儿工夫,只听得有人急急忙忙奔上樓來,大聲叫她。她開了門,在樓梯口遇見了瑪麗亞,只見她激動得气都喘不過來,嚷道:

“噢,親愛的伊麗莎呀,請你赶快到餐室里去,那儿有了不起的場面值得看呢!我可不告訴你是怎么回事。赶快呀,馬上下樓來。”

伊麗莎白一遍遍問,也問不出一個究竟來;瑪麗亞多一句也不肯跟她說;于是她們倆便奔進那間面臨著大路的餐室,去探奇尋胜。原來來了兩位女客,乘著一輛低低的四輪馬車,停在花園門口。

伊麗莎白連忙嚷道:“就是這么回事嗎?我還以為是豬玀闖進了花園呢,原來只不過是咖苔琳夫人母女倆。”

瑪麗亞听她說錯了,不禁大吃一惊:“□你,親愛的,那不是咖苔琳夫人。那位老夫人是姜金生太太,她跟她們住在一起的;另外一位是德·包爾小姐。你且瞧瞧她那副模樣儿吧。她真是個非常纖小的人儿。誰會想到她會這么單薄,這么小!”

“她真是太沒有禮貌,風這樣大,卻讓夏綠蒂待在門外。她為什么不進來?”

“噢,夏綠蒂說,她真難得進來。德·包爾小姐要是進來一次,那可真是天大的面子。”

“她那副模樣儿真夠人瞧的,”伊麗莎白一面說,一面又突然起了別的种种念頭。

“她看上去身体不好,脾气又坏。她配他真是再好不過呢。她做他的太太极其相稱。”

柯林斯先生和夏綠蒂都站在門口跟那位女客談話。伊麗莎白覺得最好笑的是,威廉爵士正必恭必敬地站在門口,虔誠地瞻仰著面前的蔚然大觀,每當德·包爾小姐朝著他這邊望的時候,他總是一鞠躬。

后來他們的話全說完了,兩位女客驅車而去,別人都回到屋里。柯林斯一看到兩位小姐,就恭賀她們走了鴻運;夏綠蒂把他的意思解釋給她們听,原來羅新斯明天又要請他們全体去吃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