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盡管班納特太太有了五個女儿幫腔,向她丈夫問起彬格萊先生這樣那樣,可是丈夫的回答總不能叫她滿意。母女們想盡辦法對付他……赤裸裸的問句,巧妙的設想,离題很遠的猜測,什么辦法都用到了;可是他并沒有上她們的圈套。最后她們迫不得已,只得听取鄰居盧卡斯太太的間接消息。她的報道全是好話。据說威廉爵士很喜歡他。他非常年輕,長得特別漂亮,為人又极其謙和,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打算請一大群客人來參加下次的舞會。這真是再好也沒有的事;喜歡跳舞是談情說愛的一個步驟;大家都熱烈地希望去獲得彬格萊先生的那顆心。

“我只要能看到一個女儿在尼日斐花園幸福地安了家,”班納特太太對她的丈夫說,“看到其他几個也匹配得這樣門當戶對,此生就沒有別的奢望了。”

不到几天功夫,彬格萊先生上門回拜班納特先生,在他的書房里跟他盤桓了十分鐘左右。他久仰班納特先生几位小姐的年輕美貌,很希望能夠見見她們;但是他只見到了她們的父親。倒是小姐們比他幸運,他們利用樓上的窗口,看清了他穿的是藍外套,騎的是一匹黑馬。

班府上不久就發請貼請他吃飯;班納特太太已經計划了好几道菜,每道菜都足以增加她的体面,說明她是個會當家的賢主婦,可是事不湊巧,彬格萊先生第二天非進城不可,他們這一番盛意叫他無法領情,因此回信給他們,說是要遲一遲再說。班納特太太大為不安。她想,此人剛來到哈福德郡,怎么就要進城有事,于是她開始擔心思了;照理他應該在尼日斐花園安安定定住下來,看現在的情形,莫不是他經常都得這樣東漂西泊,行蹤不定?虧得盧卡斯太太對她說,可能他是到倫敦去邀請那一大群客人來參加舞會,這才使她稍許減除了一些顧慮。外面馬上就紛紛傳說彬格萊先生并沒有帶來十二個女賓,僅僅只帶來六個,其中五個是他自己的姐妹,一個是表姐妹,這個消息才使小姐們放了心。后來等到這群貴客走進舞場的時候,卻一共只有五個人……彬格萊先生,他的兩個姐妹,姐夫,還有另外一個青年。

彬格萊先生儀表堂堂,大有紳士風度,而且和顏悅色,沒有拘泥做作的气習。他的姐妹也都是些优美的女性,態度落落大方。他的姐夫赫斯脫只不過像個普通紳士,不大引人注目,但是他的朋友達西卻立刻引起全場的注意,因為他身材魁偉,眉清目秀,舉止高貴,于是他進場不到五分鐘,大家都紛紛傳說他每年有一万磅的收入。男賓們都稱贊他的一表人才,女賓們都說他比彬格萊先生漂亮得多。人們差不多有半個晚上都帶著愛慕的目光看著他。最后人們才發現他為人驕傲,看不起人,巴結不上他,因此對他起了厭惡的感覺,他那眾望所歸的极盛一時的場面才黯然失色。他既然擺起那么一副討人嫌惹人厭的面貌,那么,不管他在德比郡有多大的財產,也挽救不了他,況且和他的朋友比起來,他更沒有什么大不了。

彬格萊先生很快就熟悉了全場所有的主要人物。他生气勃勃,為人又不拘泥,每一場舞都可以少不了要跳。使他气惱的是,舞會怎么散場得這樣早。他又談起他自己要在尼日斐花園開一次舞會。他這些可愛的地方自然會引起人家對他發生好感。他跟他的朋友是多么顯著的對照啊!達西先生只跟赫斯脫太太跳了一次舞,跟彬格萊小姐跳了一次舞,此外就在室內踱來踱去,偶而找他自己人談談,人家要介紹他跟別的小姐跳舞,他怎么也不肯。大家都斷定他是世界上最驕傲,最討人厭的人,希望他不要再來。其中對他反感最厲害的是班納特太太,她對他的整個舉止都感到討厭,而且這种討厭竟變本加厲,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气憤,因為他得罪了他的一個女儿。

由于男賓少,伊麗莎白·班納特有兩場舞都不得不空坐。達西先生當時曾一度站在她的身旁,彬格萊先生特地歇了几分鐘沒有跳舞,走到他這位朋友跟前,硬要他去跳,兩個人談話給她听到了。

“來吧,達西,”彬格萊說,“我一定要你跳。我不愿看到你獨個儿這么傻里傻气地站在這儿。還是去跳舞吧。”

“我絕對不跳。你知道我一向多么討厭跳舞,除非跟特別熟的人跳。在這樣的舞會上跳舞,簡直叫人受不了。你的姐妹們都在跟別人跳,要是叫舞場里別的女人跟我跳,沒有一個不叫我活受罪的。”

“我可不愿意象你那樣挑肥揀瘦,”彬格萊嚷道,“隨便怎么我也不愿意;不瞞你說,我生平沒有見過今天晚上這么許多可愛的姑娘;你瞧,其中几位真是美貌絕倫。”

“你當然羅,舞場上唯一的一位漂亮姑娘在跟你跳舞!”達西先生說,一面望著班府上年紀最大的一位小姐。

“噢!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美麗的一個尤物!可是她的一個妹妹就坐在你后面,她也很漂亮,而且我敢說,她也很討人愛。讓我來請我的舞伴給你們介紹一下吧。”

“你說的是哪一位?”他轉過身來,朝著伊麗莎白望了一會儿,等她也看見了他,他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冷冷的說:“她還可以,但還沒有漂亮到打動我的心,眼前我可沒有興趣去抬舉那些受到別人冷眼看待的小姐。你還是回到你的舞伴身邊去欣賞她的笑臉吧,犯不著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

彬格萊先生依了達西先生的話走開以后,達西自己也走開了。伊麗莎白依舊坐在那里,對達西先生委實沒有甚好感。不過她卻滿有興致地把這段偷听到的話去講給她的朋友听,因為她的個性活潑調皮,遇到任何可笑的事情都會感到興趣。

班府上全家上這一個晚上大致都過得很高興。大小姐蒙彬格萊先生邀她跳了兩次舞,而且這位貴人的姐妹們都對她另眼相看。班太太看到尼日斐花園的一家人都這么喜愛她的大女儿,覺得非常得意。吉英跟她母親一樣得意,只不過沒有象她母親那樣聲張。伊麗莎白也為吉英快活。曼麗曾听到人們在彬格萊小姐面前提到她自己,說她是鄰近一帶最有才干的姑娘;咖苔琳和麗迪雅運气最好,沒有那一場舞缺少舞伴,這是她們每逢開舞會時唯一關心的一件事。母女們高高興興地回到她們所住的浪搏恩村(她們算是這個村子里的旺族),看見班納特先生還沒有睡覺。且說這位先生平常只要捧上一本書,就忘了時間,可是這次他沒有睡覺,卻是因為他极想知道大家朝思暮想的這一盛會,經過情形究竟如何。他滿以為他太太對那位貴客一定很失望,但是,他立刻就發覺事實并非如此。“噢!我的好老爺,” 她一走進房間就這么說,“我們這一個晚上過得太快活了,舞會太好了。你沒有去真可惜。吉英那么吃香,簡直是無法形容。什么人都說她長得好;彬格萊先生認為她很美,跟她跳了兩場舞!你光想想這一點看吧,親愛的;他确實跟她跳了兩場!全場那么多女賓,就只有她一個人蒙受了他兩次邀請。他頭一場舞是邀請盧卡斯小姐跳的。我看到他站到她身邊去,不禁有些气惱!不過,他對她根本沒意思,其實,什么人也不會對她有意思;當吉英走下舞池的時候,他可就顯得非常著迷了。他立刻打听她的姓名,請人介紹,然后邀她跳下一場舞。他第三場舞是跟金小姐跳的,第四場跟瑪麗雅·盧卡斯跳,第五場又跟吉英跳,第六場是跟麗萃跳,還有‘布朗謝’。”

“要是他稍許体諒我一點,”她的丈夫不耐煩地叫起來了,“他就不會跳這么多,一半也不會!天哪,不要提他那些舞伴了吧。噢!但愿他頭一場舞就跳得腳踝扭了筋!”

“噢!親愛的,”班納特太太接下去說,“我非常喜歡他。他真太漂亮啦!他的姐妹們也都很討人喜歡。我生平沒有看見過任何東西比她們的衣飾更講究。我敢說,赫斯脫太太衣服上的花邊……”說到這里又給岔斷了。

班納特先生不愿意听人談到衣飾。她因此不得不另找話題,于是就談到達西先生那不可一世的傲慢無禮的態度,她的措辭辛辣刻薄,而又帶几分夸張。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她補充道,“麗萃不中他的意,這對麗萃并沒有什么可惜,因為他是個最討厭、最可惡的人不值得去奉承他。那么高傲,那么自大,叫人不可容忍!他一會儿走到這里,一會儿走到那里,把自己看得那么了不起!還要嫌人家不夠漂亮,配不上跟他跳舞呢!要是你在場的話,你就可以好好地教訓他一頓。我厭惡透了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