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威廉爵士在漢斯福只待了一個星期,可是經過了這一次短短的拜訪,他大可以為了:女儿嫁得极其稱心如意,而且有了這樣不可多得的丈夫和難能可貴的鄰居。威謙爵士在這儿作客的時候,柯林斯先生總是每天上午同他乘著雙輪馬車,帶他到郊野去漫游;他走了以后,家里又恢复了日常生活。伊麗莎白真要謝天謝地。因為這一次作客,跟她表兄柯林斯朝夕相見的次數并不多。原來他從吃早飯到吃午飯那一段時間里,不是在收拾花園,就是在自己那間面臨著大路的書房里看書寫字,憑窗遠眺,而女客的起坐間又在后面那一間。伊麗莎白開頭很奇怪:這里的餐廳比較大,地位光線也比較好,為什么夏綠蒂不愿意把餐廳兼作起居室?可是她立刻看出了她朋友所以要這樣做,的确非常有理由,因為:假如女客也在一間同樣舒适的起坐間里,那么柯林斯先生待在自己房間里的時間就要比較少了;她很贊賞夏綠蒂這樣的按排。

她們從會客室里根本看不見外面大路的情形,幸虧每逢有什么車輛駛過,柯林斯先生總是要告訴她們;特別是德·包爾小姐常常乘著小馬車駛過,差不多天天駛過,他沒有哪一次不告訴她們的。小姐常在牧師的門前停下車來,跟夏綠蒂閒談几分鐘,可是主人從來不請她下車。

柯林斯先生差不多每天要到羅新斯去一趟,他的太太也是隔不了几天就要去一次。伊麗莎白總以為他們還有些別的應得的俸祿要去處理一下,否則她就不懂得為什么要犧牲那么多的時間。有時候夫人也會光臨他們的住宅,來了以后就把屋子里無論什么事都看在眼里。她查問他們的日常生活,察看他們的家務,勸他們換個方式處置;又吹毛求疵地說,他們的家具擺得不對,或者是他們的佣人在偷懶;要是她肯在這里吃點東西,那好象只是為了要看看柯林斯太太是否持家節儉,不濫吃濫用。

伊麗莎白立刻就發覺,這位貴婦人雖然沒有擔任郡里的司法職使,可是事實上她等于是她自己這個教區里最積极的法官,一點點芝麻大的事都由柯林斯先生報告給她;只要哪一個窮苦人在吵架,鬧意气,或是窮得活不下去,她問題親自到村里去調解處理,鎮壓制服,又罵得他們一個個相安無事,不再叫苦歎窮。

羅新斯大約每星期要請她們吃一兩次飯;盡管缺少了威廉爵士,而且只有一桌牌,不過每有一次這樣的宴會,都依照第一次如法炮制。他們簡直沒有別的宴會,因為附近一般人家的那种生活派頭,柯林斯還高攀不上。不過伊麗莎白并不覺得遺憾,因為她在這里大体上是過得夠舒服了:經常和夏綠蒂作半個鐘點的交談,加上這個季節里又是天气睛朗,可以常常到戶外去舒暢一下。別人去拜訪咖苔琳夫人的時候,她總是愛到花園旁邊那座小林子里去散散步,那儿有一條很美的綠蔭小徑,她覺得那地方只有她一人懂得欣賞,而且到了那儿,也就可以免得惹起咖苔琳夫人的好奇心。

她開頭兩個星期的作客生涯,就這樣安靜地過去了。复活節快到了,節前一星期,羅新斯府上要添一個客人。在這么一個小圈子里,這當然是件大事。伊麗莎白一到那儿,便听說達西先生最近几個星期里就要到來,雖然她覺得在她所認識的人里面,差不多沒有一個象達西這樣討厭,不過他來了卻能給羅新斯的宴會上添一個面貌比較新鮮的人,同時可以從他對他表妹的態度看出彬格萊小姐在他身上的打算要完全落空,那更有趣极了。咖苔琳夫人顯然已經把他安排給他的表妹,一談到他要來,就得意非凡,對他贊美備至,可是一听說盧卡斯小姐和伊麗莎白早就跟他認識,又時常見面,就几乎好象生起气來。

不久,柯林斯家里就知道達西來了;因為牧師先生那天整個上午都在漢斯福旁的門房附近走動,以便盡早獲得确鑿的消息;等到馬車駛進花園,他就一鞠躬,連忙跑進屋去報告這重大的新聞。第二天上午,他赶快到羅新斯去拜會。他一共要拜會咖苔琳夫人的兩位姨侄,因為達西先生還帶來了一位費茨威廉上校,是達西舅父(某某爵士)的小儿子。柯林斯先生回家來的時候,把那兩位貴賓也帶來了,大家很是吃惊。夏綠蒂從她丈夫的房間里看到他們一行三人從大路那邊走過來,便立刻奔進另外一個房間,告訴小姐們說,她們馬上就會有貴客降臨,接著又說:

“伊麗莎,這次貴客光臨,我得感謝你呀。否則達西先生才不會一下子就來拜訪我呢。”

伊麗莎白听到這番恭維話,還沒有來得及申辯,門鈴就響了,宣布貴賓光臨。不大一會儿工夫,賓主三人一同走進屋來。帶頭的是費茨威廉上校,大約三十歲左右,人長得不漂亮,可是從儀表和談吐看來,倒是個地道的紳士。達西先生完全是當初在哈福德郡的那副老樣子,用他往常一貫的矜持態度,向柯林斯太太問好。盡管他對她的朋友伊麗莎白可能另有一种感情,然而見到她的時候,神色卻极其鎮定。伊麗莎白只對他行了個屈膝禮,一句話也沒說。

費茨威廉上校立刻就跟大家攀談起來,口齒伶俐,象個有教養的人,并且談得頗有風趣;可是他那位表兄,卻只跟柯林斯太太把房子和花園稍許評賞了几句,就坐那儿沒有跟任何人說話。過了一會儿,他重新想到了禮貌問題,便向伊麗莎白問候她和她全家人的安好。伊麗莎白照例敷衍了他几句,停了片刻,她又說:

“我姐姐最近三個月來一直在城里。你從來沒有碰到過她嗎?”

其實她明明知道他從來沒有碰到過吉英,只不過為了想要探探他的口气,看看他是否知道彬格萊一家人和吉英之間的關系。他回答說,不幸從來未曾碰到過班納特小姐,她覺得他回答這話時神色有點慌張。這件事沒有再談下去,兩位貴賓立刻就告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