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伊麗莎白等柯林斯夫婦走了以后,便把她到肯特以來所收到吉英的信,全都拿出來一封封仔細閱讀,好象是為了故意要跟達西做冤家做到底似的。信上并沒有寫什么真正埋怨的話,既沒有提起過去的事情,也沒有訴說目前的。她素性嫻靜,心腸仁愛,因此她的文筆從來不帶一些陰暗的色彩,總是歡欣鼓舞的心情躍然紙上,可是現在,讀遍了她所有的信,甚至讀遍了她每一封信的字里行間,也找不出這种歡欣的筆調。伊麗莎白只覺得信上每一句話都流露著不安的心情,因為她這一次是用心精讀的,而上一次她卻讀得很馬虎,所以沒有注意到這种地方。達西先生恬不知恥地夸口說,叫人家受罪是他的拿手好戲,這使她愈發深刻地体會到姐姐的痛苦。想到達西后天就要离開羅新斯,她總算可以稍覺安慰,而更大的安慰是,不到兩個星期,她又可以和吉英在一起了,而且可以用一切感情的力量去幫助她重新振作起精神來。

一想起達西就要离開肯特,便不免記起了他的表兄弟也要跟著他一起走;可是費茨威廉已經表明他自己決沒有什么意圖,因此,他雖然挺叫人喜歡,她卻不至于為了他而不快活。她正在轉著這种念頭,突然听到門鈴響,她以為是費茨威廉來了,心頭不由得跳動起來,因為他有一天晚上就是來得很晚的,這回可能是特地來問候她。但是她立刻就知道猜錯了,出乎她的意料,走進屋來的是達西先生,于是她情緒上又是另一种感覺。他立刻匆匆忙忙問她身体好了沒有,又說他是特地來听她复元的好消息的。她客客气气地敷衍了他一下。他坐了几分鐘,就站起身來,在房間里踱來踱去。伊麗莎白心里很奇怪,可是嘴上一言未發。沉默了几分鐘以后,他帶著激動的神態走到她跟前說:

“我實在沒有辦法死捱活撐下去了。這怎么行。我的感情也壓制不住了。請允許我告訴你,我多么敬慕你,多么愛你。”

伊麗莎白真是說不出的惊奇。她瞪著眼,紅著臉,滿腹狐疑,閉口不響。他看這情形,便認為她是在慫恿他講下去,于是立刻把目前和以往對她的种种好感全都和盤托出。他說得很動听,除了傾訴愛情以外,又把其他种种感想也源源本本說出來了。他一方面千言万語地表示深情密意,但是另一方面卻又說了許許多多傲慢無禮的話。他覺得她出身低微,覺得自己是遷就她,而且家庭方面的种种障礙,往往會使他的見解和他的心愿不能相容并存……他這樣熱烈地傾訴,雖然顯得他這次舉動的慎重,卻未必能使他的求婚受到歡迎。

盡管她對他的厭惡之心根深蒂固,她究竟不能對這樣一個男人的一番盛情,漠然無動于中;雖說她的意志不曾有過片刻的動搖,可是她開頭倒也体諒到他將會受到痛苦,因此頗感不安,然而他后來的那些話引起了她的怨恨,她那一片怜惜之心便完全化成了憤怒。不過,她還是竭力鎮定下來,以便等他把話說完,耐心地給他一個回答。未了,他跟她說,他對她的愛情是那么強烈,盡管他一再努力克服,結果還是克服不了,他又向她表明自己的希望,說是希望她表接受他的求婚。她一下子就看出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顯然自認為她毫無問題會給他滿意的回答。他雖然口里說他自己又怕又急,可是表情上卻是一副万無一失的樣子。這只有惹起她更加激怒;等他講完話以后,她就紅著臉說:

“遇到這一類的事情,通常的方式是這樣的:人家對你一片好心好意,你即使不能給以同樣的報答,也得表示一番感激,我現在就得向你表示謝意。可惜我沒有這种感覺。我從來不稀罕你的抬舉,何況你抬舉我也是十分勉強。我從來不愿意讓任何人感到痛苦,縱使惹得別人痛苦,也是根本出于無心,而且我希望很快就會事過境遷。你跟我說,以前你顧慮到种种方面,因此沒有能夠向我表明你對我的好感,那么,現在經過我這番解釋之后,你一定很容易把這种好感克制下來。”

達西先生本是斜倚在壁爐架上,一雙眼睛盯住了她看,听到她這番話,好象又是气憤又是惊奇。他气得臉色鐵青,從五官的每一個部位都看得出他內心的煩惱。他竭力裝出鎮定的樣子,一直等到自以為已經裝象了,然后才開口說話。這片刻的沉默使伊麗莎白心里非常難受。最后達西才勉強沉住了气說道:

“我很榮幸,意得到你這樣一個回答!也許我可以請教你一下,為什么我竟會遭受到這樣沒有禮貌的拒絕?不過這也無關緊要。”

“我也可以請問一聲,”她回答道,“為什么你明明白白存心要触犯我,侮辱我,嘴上卻偏偏要說什么為了喜歡我,意違背了你自己的意志,違背了你自己的理性,甚至違背了你自己的性格?要是我果真沒有禮貌,那么,這還不夠作為我沒有禮貌的理由嗎?可是我還有別的气惱。你也知道我有的,就算我對你沒有反感,就算我對你毫無芥蒂,甚至就算我對你有好感吧,那么請你想一想,一個毀了我最親愛的姐姐幸福,甚至永遠毀了她的幸福的人,怎么會打動我的心去愛他呢?”

達西先生听了她這些話,臉色大變;不過這种感情的激動,只有一會儿就過去了,他听著她繼續說下去,一些不想打岔。

“我有足夠的理由對你怀著惡感。你對待那件事完全無情無義,不論你是出于什么動机,都叫人無可原諒。說起他們倆的分离,即使不是你一個人造成的,也是你主使的,這你可不敢否認,也不能否認。你使得男方被大家指責為朝三暮四,使女方被大家嘲笑為奢望空想,你叫他們倆受盡了苦痛。”

她說到這里,只見他完全沒有一點儿悔恨的意思,真使她气得非同小可。他甚至還假裝出一副不相信的神气在微笑。

“你能否認你這樣做過嗎?”她又問了一遍。

他故作鎮靜地回答道:“我不想否認。我的确用心了一切辦法,拆散了我朋友和你姐姐的一段姻緣;我也不否認,我對自己那一次的成績覺得很得意。我對他總算比對我自己多盡了一份力。”

伊麗莎白听了他這篇文雅的調整詞令,表面上并不愿意顯出很注意的樣子。這番話的用意她當然明白,可是再也平息不了她的气憤。

“不過,我還不止在這一件事情上面厭惡你,”她繼續說道,“我很早就厭惡你,對你有了成見。几個月以前听了韋翰先生說的那些話,我就明白了你的品格。這件事你還有什么可說的?看你再怎樣來替你自己辯護,把這件事也异想天開地說是為了維護朋友?你又將怎么樣來顛倒是非,欺世盜名?”

達西先生听到這里,臉色變得更厲害了,說話的聲音也不象剛才那么鎮定,他說:“你對于那位先生的事的确十分關心。”

“凡是知道他的不幸遭遇的人,誰能不關心他?”

“他的不幸遭遇!”達西輕蔑地重說了一遍。“是的,他的确太不幸啦。”

“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伊麗莎白使勁叫道。“你害得他這樣窮……當然并不是太窮。凡是指定由他享有的利益,你明明知道,卻不肯給他。他正當年輕力壯,應該獨立自主,你卻剝奪了他這种權利。這些事都是你做的,可是人家一提到他的不幸,你還要鄙視和嘲笑。”

“這就是你對我的看法!”達西一面大聲叫嚷,一面向屋子那頭走去。“你原來把我看成這樣的一個人!謝謝你解釋得這樣周到。這樣看來,我真是罪孽孽深重!不過,”他止住了步,轉過身來對她說:“只怪我老老實實地把我以前一誤再誤、遲疑不決的原因說了出來,所以傷害了你自尊心,否則你也許就不會計較我得罪你的這些地方了。要是我耍一點儿手段,把我內心矛盾掩藏起來,一昧恭維你,叫你相信我無論在理智方面、思想方面、以及种种方面,都是對你怀著無條件的、純洁的愛,那么,你也許就不會有這些苛刻的責罵了。可惜無論是什么樣的裝假,我都痛恨。我剛才所說出的這些顧慮,我也并不以為可恥。這些顧慮是自然的,正确的。難道你指望我會為你那些微賤的親戚而歡欣鼓舞嗎?難道你以為,我要是攀上了這么些社會地位遠不如我的親戚,倒反而會自己慶幸嗎?”

伊麗莎白愈來愈忿怒,然而她還是盡量平心靜气地說出了下面這段話:

“達西先生,倘若你有禮貌一些,我拒絕了你以后,也許會覺得過意不去,除此以外,倘若你以為這樣向我表白一下,會在我身上起別的作用,那你可想錯了。”

他听到這番話,吃了一惊,可是沒有說什么,于是她又接著說下去:

“你用盡一切辦法,也不能打動我的心,叫我接受你的求婚。”

他又顯出很惊訝的樣子,他帶著痛苦和詫异的神气望著她。她繼續說下去:

“從開頭認識你的時候起,几乎可以說,從認識你的那一剎那起,你的舉止行動,就使我覺得你十足狂妄自大、自私自利、看不起別人,我對你不滿的原因就在這里,以后又有了許許多多事情,使我對你深惡痛絕;我還沒有認識你一個月,就覺得象你這樣一個人,哪怕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愿意嫁給你。”

“你說得夠了,小姐,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現在我只有對我自己那些顧慮感到羞恥。請原諒我耽擱了你這么多時間,請允許我极其誠懇地祝你健康和幸福。”

他說了這几句話,便匆匆走出房間。隔了一忽儿,伊麗莎白就听到他打開大門走了。她心里紛亂無比。她不知道如何撐住自己,她非常軟弱無力,便坐在那儿哭了半個鐘頭。她回想到剛才的一幕,越想越覺得奇怪。達西先生竟會向她求婚,他竟會愛上她好几個月了!竟會那樣地愛她,要和她結婚,不管她有多少缺點,何況她自己的姐姐正是由于這些缺點而受到他的阻撓,不能跟他朋友結婚,何況這些缺點對他至少具有同樣的影響……這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一個人能在不知不覺中博得別人這樣熱烈的愛慕,也足夠自慰了。可是他的傲慢,他那可惡的傲慢,他居然恬不知恥地招認他自己是怎樣破坏了吉英的好事,他招認的時候雖然并不能自圓其說,可是叫人難以原諒的是他那种自以為是的神气,還有他提到韋翰先生時那种無動于中的態度,他一點儿也不打算否認對待韋翰的殘酷……一想到這些事,縱使她一時之間也曾因為体諒到他一番戀情而触動了怜憫的心腸,這時候連絲毫的怜憫也完全給抵消了。

她這樣回腸百轉地左思右想,直到后來听得咖苔琳夫人的馬車聲,她才感覺到自己這副模樣儿見不得夏綠蒂,便匆匆回到自己房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