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五月已經到了第二個星期,三位年輕小姐一塊儿從天恩寺街出發,到哈德福郡的某某鎮去,班納特先生事先就跟她們約定了一個小客店,打發了馬車在那儿接她們,剛一到那儿,她們就看到吉蒂和麗迪雅從樓上的餐室里望著她們,這表明車夫已經准時到了。這兩位姑娘已經在那儿待了一個多鐘頭,高高興興地光顧過對面的一家帽子店,看了看站崗的哨兵,又調制了一些胡瓜色拉。

她們歡迎了兩位姐姐之后,便一面得意洋洋地擺出一些菜來(都是小客店里常備的一些冷盆),一面嚷道:“這多么好?你們想也沒有想到吧?”

麗迪雅又說:“我們存心做東道,可是要你們借錢給我們,我們自己的錢都在那邊舖子里花光了。”說到這里,她便把買來的那些東西拿給她們看。“ 瞧,我買了這頂帽子。我并不覺得太漂亮;可是我想,買一頂也好。一到家我就要把它拆開來重新做過,你們看我會不會把它收拾得好一些。”

姐姐們都說她這頂帽子很難看,她卻毫不在乎地說:“噢,那家舖子里還有兩三頂,比這一頂還要難看得多;待我去買點儿顏色漂亮的緞子來,把它重新裝飾一下,那就過得去了。再說,某某郡的民兵團,兩星期之內就要開走了,他們一离開麥里屯之后,夏季隨便你穿戴些什么都無所謂。”

“他們就要開走了,真的嗎?”伊麗莎白极其滿意地嚷道。

“他們就要駐扎到白利屯去;我真希望爸爸帶我們大家到那儿去消暑!這真是個妙透了的打算,或許還用不著花錢。媽媽也一定非要去不可!你想,否則我們這一個夏天多苦悶呀!”

“話說得是,”伊麗莎白想道;“這真是個好打算,馬上就會叫我們忙死了。老天爺啊!光是麥里屯一個可怜的民兵團和每個月開几次跳舞會,就弄得我們神魂顛倒了,怎么當得起白利屯和那整營的官兵!”

大家坐定以后,麗迪雅說:“現在我有點儿消息要報告你們,你們猜猜看是什么消息?這是個好透了的消息,頭等重要的消息,說的是關于我們大家都喜歡的某一個人。”

吉英和伊麗莎白面面相覷,便打發那個堂倌走開。于是麗迪雅笑笑說:

“嘿,你們真是太規矩小心。你們以為一定不能讓堂倌听到,好象他存心要听似的!我相信他平常听到的許多話,比我要說的這番話更是不堪入耳。不過他是個丑八怪!他走開了,我倒也高興。我生平沒有見到過他那樣長的下巴。唔,現在我來講新聞啦……─這是關于可愛的韋翰的新聞;堂倌不配听,是不是?韋翰再不會有跟瑪麗·金結婚的危險了……真是個了不起的消息呀!那位姑娘上利物浦她叔叔那儿去了……一去不回來了。韋翰安全了。”

“應該說瑪麗·金安全了!”伊麗莎白接著說,“她總算逃過了一段冒失的姻緣。”

“要是她喜歡他而又走開,那真是個大傻瓜呢。”

“我但愿他們雙方的感情都不十分深,”吉英說。

“我相信他這方面的感情不會深的。”

“我可以擔保,他根本就沒有把她放在心上。誰看得上這么一個滿臉雀班的討厭的小東西?”

伊麗莎白心想,她自己固然決不會有這樣粗鹵的談吐,可是這种粗鹵的見解,正和她以前執迷不悟的那种成見一般無二,她想到這里,很是惊愕。

吃過了飯,姐姐們回了帳,便吩咐著手准備馬車;經過了好一番安排,几位小姐,連帶自己的箱子、針線袋、包裹、以及吉蒂和麗迪雅所買的那些不受歡迎的東西,總算都放上了馬車。

“我們這樣擠在一起,多夠勁!”麗迪雅叫道。“我買了頂帽子,真是高興,就算特地添置了一只帽盒,也很有趣!好吧,且讓我們再偎緊來舒服舒服,有說有笑地回到家里去。首先,請你們講一講,你們离家以后遇到了些什么事情。你們見到過一些中意的男人嗎?跟人家有過勾搭沒有?我真希望你們哪一位帶了個丈夫回來呢。我說,吉英馬上就要變成一個老處女了。她快二十三歲啦!天哪!我要是不能在二十三歲以前結婚,那多么丟臉啊!腓力普姨媽要你們赶快找丈夫,你們可沒有想到吧。她說,麗萃要是嫁給柯林斯先生就好了,我可不覺得那會有多大的趣味。天哪!我真巴不得比你們哪一個都先結婚!我就可以領著你們上各式各樣的跳舞會去。我的老天爺!那天在弗斯脫上校家里,我們那個玩笑真開得大啊!吉蒂和我那天都准備在那儿玩個整天(弗斯脫太太跟我是多么要好的朋友!)她于是請哈林頓家的兩位都來參加。可是海麗病了,因此萍不得不獨個赶來;這一來,你們猜我們怎么辦?我們把錢柏倫穿上了女人衣服,讓人家當他是個女人。你們且想想看,多有趣啊!除了上校、弗斯脫太太、吉蒂和我、以及姨媽等人以外,誰也不知道,說到姨媽,那是因為我們向她借件長衣服,她才知道的。你們想象不到他扮得多么象啊!丹尼、韋翰、普拉特和另外兩三個人走進來的時候,他們根本認不出是他。天哪!我笑得好厲害,弗斯脫太太也笑得好厲害。我簡直要笑死了。這才叫那些男人們起了疑心,他們不久就識穿了。”

麗迪雅就這樣說說舞會上的故事,講講笑話,另外還有吉蒂從旁給她添油加醬,使得大家一路上很開心。伊麗莎白盡量不去听它,但是總免不了听到一聲聲提起韋翰的名字。家里人极其親切地接待她們。班納特太太看到吉英姿色未減,十分快活;吃飯的時候,班納特先生不由自主地一次又一次跟伊麗莎白說:

“你回來了,我真高興,麗萃。”

他們飯廳里人很多,盧卡斯府上差不多全家人都來接瑪麗亞,順便听听新聞,還問到各种各樣的問題。盧卡斯太太隔著桌子向瑪麗亞問起她大女儿日子過得好不好,雞鴨養得多不多;班納特太太格外忙,因為吉英坐在她下手,她便不斷向她打听一些時下的風尚,然后再去傳給盧卡斯家几位年輕小姐去听;麗迪雅的嗓子比誰都高,她正在把當天早上的樂趣一件件說給愛听的人听。

“噢,曼麗,”她說,“你要是跟我們一塊儿去了多有趣!我們一路去的時候,吉蒂和我放下車帘,看上去好象是空車,要是吉蒂沒有暈車,就會這樣一直到目的地。我們在喬治客店實在做得夠漂亮,我們用世界上最美的冷盤款待她們三位;假使你也去了,我們也會款待你的。我們臨走的時候,又是那么有趣!我以為這樣一輛車子無論如何也裝不下我們。我真要笑死啦。回家來一路上又是那么開心作樂!我們有說有笑,聲音大得十英里路外都能听見!”

曼麗听到這些話,便一本正經地回答道:“我的好妹妹,并不是我故意要殺你們的風景,老實說,你們這些樂趣當然會投合一般女子的愛好可動不了我的心,我覺得讀讀書要有趣得多。”

可是麗迪雅把她這番話當做耳邊風。誰說的話她都不愛听,別說曼麗,她根本就不理她。

到了下午,麗迪雅硬要姐姐們陪她上麥里屯去,看看那邊的朋友們近況如何,可是伊麗莎白堅決反對,為的是不讓別人說閒話,說班納特家的几位小姐在家里待不上半天,就要去追逐軍官們,她所以反對,還有一個理由。她怕再看到韋翰。她已經下定決心,能夠和他避而不見就盡量避而不見。那個民兵團馬上就要調走了,她真是感覺到說不出的安慰。不出四個星期,他們就要走了,她希望他們一走以后,從此平安無事,使她不會再為韋翰受到折磨。

她到家沒有几個小時,就發覺父母在反复討論上白利屯去玩的計划,也就是麗迪雅在客店里給她們提到過的那個計划。伊麗莎白看出她父親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不過他的回答卻是模棱兩可,因此她母親雖然慣常碰釘子,可是這一次并沒有死心,還希望最后能如她的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