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班納特先生遠在好久以前,就希望每年的進款不要全部花光,能夠積蓄一部分,讓儿女往后不至于衣食匱乏;如果太太比他命長,衣食便也有了著落。拿目前來說,他這個希望比以往來得更迫切。要是他在這方面早就安排好了,那么這次麗迪雅挽回面子名譽的事,自然就不必要她舅舅為她花錢;也不必讓舅舅去說服全英國最下流的一個青年給她确定夫婦的名份。

這事情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如今卻得由他舅爺獨自拿出錢來成其好事,這實在叫他太過意不去;他決定要竭力打听出舅爺究竟幫了多大的忙,以便盡快報答這筆人情。

班納特先生剛結婚的時候,完全不必省吃儉用,因為他們夫婦自然會生儿子,等到儿子成了年,外人繼承產權的這樁事就可以取消,寡婦孤女也就衣食無慮了。可是五個女儿接接連連地出世,儿子還不知道在哪里;麗迪雅出世多少年以后,班納特太太還一直以為會生儿子。這個指望落了空,如今省吃儉用已經太遲了。班納特太太不慣于節省,好在丈夫自有主張,才算沒有入不敷出。

當年老夫婦的婚約上規定了班納特太太和子女們一共應享有五千磅遺產。至于子女們究竟怎樣分享,得由父母在遺囑上解決,班納特先生毫不猶豫地同意了擺在他面前的那個建議。他回信給舅爺,多謝他一片好心。他的措辭极其簡洁,只說他對一切既成事實都表示贊同,而且舅爺所提出的各項條件,他都愿意照辦。原來這次說服韋翰跟他女儿結婚一事,竟安排得這樣好,簡直沒有帶給他什么麻煩,這實在是他所意料不到的。雖說他每年要付給他們倆一百鎊,可是事實上他每年還損失不了十鎊,因為麗迪雅在家里也要吃用開銷,外加她母親還要貼錢給她花,計算起來每年几乎也不下于一百鎊。

還有一件可喜的意外,那就是辦起這件事來,他自己簡直可以不費什么力气,他目前最希望麻煩越少越好。他開頭也曾因為一時沖動,親自去找女儿,如今他已經气平怒消,自然又變得象往常一樣懶散。他把那封回信立刻寄出去;雖然做事喜歡拖延,可是只要他肯動手,倒也完成得很快。他在信上請他舅爺把一切代勞之處詳詳細細告訴他,可是說起麗迪雅,實在使他太气惱,因此連問候也沒有問候她一聲。

好消息立刻在全家傳開了,而且很快便傳到鄰舍們耳朵里去。四鄰八舍對這件事都抱著相當超然的態度。當然,如果麗迪雅·班納特小姐親自上這儿來了,或者說,如果她恰恰相反,遠隔塵囂,住到一個偏僻的農村里去,那就可以給人家增加許多談話的資料。不過她的出嫁問題畢竟還是使人家議論紛紛。麥里屯那些惡毒的老太婆,原先總是一番好心腸,祝她嫁個如意夫君,如今雖然眼看著情境變了,也是在起勁地談個不休,因為大家看到她嫁了這么一個丈夫,都認為必定會遭到悲慘的下場。

班納特太太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下樓,遇到今天這么快樂的日子,她歡欣若狂,又坐上了首席。她并沒有覺得羞恥,自然也不會掃興。遠從吉英十六歲那年起,她的第一個心愿就是嫁女儿,現在她快要如愿以償了。她的思想言論都完全离不了婚嫁的漂亮排場;上好的細說紗,新的馬車,以及男女佣仆之類的事情。她并且在附近一帶到處奔波,要給女儿找一所适當的住宅;她根本不知道他們有多少收入,也從來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她看了多少處房子都看不中,不是為了開間太小,就是嫌不夠气派。

她說:“要是戈丁家能遷走,海夜花園倒還合适;斯托克那幢大房子,要是會客室大一些,也還可以,可是阿西渥斯离這儿太遠!我不忍心讓她同我隔開十英里路;講到柏衛別業,那所假三層實在太糟了。”

每當有佣人在跟前的時候,她丈夫總是讓她講下去,不去岔斷她的話。可是佣人一出去,他可老實不客气地跟她說了:“我的好太太,你要為你的女儿和女婿租房子,不管你要租一幢也好,或是把所有的房子都租下來也好,都得讓我們事先把問題談談清楚。鄰近的房子,一幢也不許他們來住。他們不要夢想,認為我會在浪搏恩招待他們!”

這話一出口,兩人便爭吵不休;可是班納特先生說一不二,于是又吵了起來;后來班納特太太又發覺丈夫不肯拿出一文錢來給女儿添置一些衣服,不禁大為惊駭。班納特先生堅決聲明,麗迪雅這一次休想得到他半點疼愛,這實在叫他太太弄不懂。他竟會气憤到這樣深惡痛絕的地步,連女儿出嫁都不肯优待她一番,簡直要把婚禮弄得不成体統,這确實太出乎她的意料。她只知道女儿出嫁而沒有嫁妝是件丟臉的事情,至于她的私奔,她沒有結婚以前就跟韋翰同居了兩個星期,她倒絲毫不放在心上。

伊麗莎白目前非常后悔,當初實在不應該因為一時痛苦,竟讓達西先生知道了她自己家里為她妹妹擔憂的經過,因為妹妹既然馬上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結婚,了卻那一段私奔的風流孽債,那么,開頭那一段不体面的事情,她們當然希望最好不要讓局外人知道。

她并不是擔心達西會把這事情向外界傳開。講到保守秘密,簡直就沒有第二個人比他更能使她信任;不過,這一次如果是別的人知道了她妹妹的丑行,她決不會象現在這樣難受。這倒不是生怕對她本身有任何不利,因為她和達西之間反正隔著一條跨不過的鴻溝。即使麗迪雅能夠体体面面地結了婚,達西先生也決不會跟這樣一家人家攀親,因為這家人家本來已經缺陷夠多,如今又添上了一個一向為他所不齒的人做他的至親,那當然一切都不必談了。

她當然不怪他對這門親事望而卻步。她在德比郡的時候就看出他想要博得她的歡心,可是他遭受了這一次打擊以后,當然不會不改變初衷。她覺得丟臉,她覺得傷心;她后悔了,可是她又几乎不知道在后悔些什么。如今她已經不想攀附他的身份地位,卻又忌恨他的身份地位;如今她已經沒有机會再听到他的消息,她可又偏偏希望能夠听到他的消息;如今他們倆已經再不可能見面,她可又認為,如果他們倆能夠朝夕聚首,那會多么幸福。她常常想,才不過四個月以前,她那么高傲地拒絕了他的求婚,如今可又心悅誠服地盼望他再來求婚,這要是讓他知道了,他會感到怎樣的得意!她完全相信他是個极其寬宏大量的男人。不過,他既然是人,當然免不了要得意。

她開始理解到,他無論在個性方面和才能方面,都百分之百是一個最适合她的男人。縱使他的見解,他的脾气,和她自己不是一模一樣,可是一定能夠叫她稱心如意。這個結合對雙方都有好處:女方從容活潑,可以把男方陶治得心境柔和,作風优雅;男方精明通達,閱歷頗深,也一定會使女方得到莫大的裨益。

可惜這件幸福的婚姻已經不可能實現,天下千千万万想要締結真正幸福婚姻的情人,從此也錯過了一個借鑒的榜樣。她家里立刻就要締結一門另一种意味的親事,也就是那門親事破坏了這門親事。

她無從想象韋翰和麗迪雅究竟怎么樣獨立維持生活。可是她倒很容易想象到另一方面:這种只顧情欲不顧道德的結合,實在很難得到久遠的幸福。

嘉丁納先生馬上又寫了封信給他姐夫。他先對班納特先生信上那些感激的話簡捷地應酬了几句,再說到他极其盼望班納特府上的男女老幼都能過得舒舒服服,末了還要求班納特先生再也不要提起這件事。他寫這封信的主要目的是,要把韋翰先生已經決定脫离民兵團的消息告訴他們。

他這封信接下去是這樣寫的:

我非常希望他婚事一定奪之后就這樣辦。我認為無論為他自己著想,為外甥女儿著想离開民兵團确是一個非常高明的措施,我想你一定會同意我的看法。韋翰先生想參加正規軍,他從前的几個朋友都愿意協助他,也能夠協助他。駐扎在北方的某將軍麾下的一個團,已經答應讓他當旗手。他离開這一帶遠些,只會有利于他自己。他前途頗有希望,但愿他們到了人地生疏的地方能夠爭點面子,行為稍加檢點一些。我已經寫了信給弗斯脫上校,把我們目前的安排告訴了他,又請他在白利屯一帶通知一下韋翰先生所有債主,就說我一定信守諾言,馬上就償還他們的債務。是否也可以麻煩你就近向麥里屯的債主們通知一聲?隨信附上債主名單一份,這都是他自己說出來的。他把全部債務都講了出來;我希望他至少沒有欺騙我們。我們已經委托哈斯東在一周以內將所有的事統統辦好。那時候你如果不愿意請他們上浪搏恩來,他們就可以直接到軍隊里去,听見內人說,外甥女儿很希望在离開南方之前跟你們見見面。她近況很好,還請我代她向你和她母親請安。

愛·嘉丁納

班納特先生和他的女儿們都和嘉丁納先生同樣地看得明明白白,認為韋翰离開某某郡有許多好處。只有班納特太太不甚樂意。她正在盼望著要跟麗迪雅痛痛快快、得意非凡地過一陣,不料她卻要住到北方去,這真叫她太失望。到現在為止,她還是決計要讓女儿和女婿住到哈德福郡來。再說麗迪雅剛剛在這個民兵團里和大家處熟了,又有那么多人喜歡她,如今遠去他方,未免太可惜。

她說:“她那么喜歡弗斯脫太太,把她送走可太糟了!而且還有好几個年輕小伙子,她也很喜歡。某某將軍那個團里的軍官們未必能夠這樣討她喜歡呢。”

她女儿要求(其實應該算作她自己的要求)在去北方之前,再回家來看一次,不料開頭就遭到她父親的斷然拒絕。幸虧吉英和伊麗莎白顧全到妹妹的心緒和身份,一致希望她的婚姻會受到父母的重視,再三要求父親,讓妹妹和妹婿一結婚之后,就到浪搏恩來。她們要求得那么懇切,那么合理,又那么婉轉,終于把父親說動了心,同意了她們的想法,愿意照著她們的意思去辦。母親這一下可真得意:她可以趁著這個嫁出去的女儿沒有充軍到北方去之前,把她當作寶貝似的顯給街坊四鄰看看。于是班納特寫回信給他舅爺的時候,便提到讓他們回來一次,講定讓他們行過婚禮就立刻到浪搏恩來。不過伊麗莎白倒冷不防地想到韋翰會不會同意這樣的做法;如果單是為她自己著想,那么,跟韋翰見面實在是万不得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