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這不速之客去了以后,伊麗莎白很是心神不安,而且很不容易恢复宁靜。她接連好几個鐘頭不斷地思索著這件事。咖苔琳夫人這次居然不怕麻煩,遠從羅新斯赶來,原來是她自己异想天開,認為伊麗莎白和達西先生已經訂了婚,所以特地赶來要把他們拆散。這個辦法倒的确很好;可是,關于他們訂婚的謠傳,究竟有什么根据呢?這真叫伊麗莎白無從想象,后來她才想起了達西舊彬格萊的好朋友,她自己是吉英的妹妹,而目前大家往往會因為一重婚姻而連帶想到再結一重婚姻,那么,人們自然要生出這种念頭來了。她自己也早就想到,姐姐結婚以后,她和達西先生見面的机會也就更多了。因此盧家庄的鄰居們(她認為只有他們和柯林斯夫婦通信的時候會說起這件事,因此才會傳到咖苔琳夫人那里去)竟把這件事看成十拿九穩,而且好事就在眼前,可是她自己只不過覺得這件事將來有點希望而已。

不過,一想起咖苔琳夫人那番話,她就禁不住有些感到不安;如果她硬要干涉,誰也說不出會造成怎樣的后果。她說她堅決要阻檔這一門親事,從這些話看來,伊麗莎白想到夫人准會去找她的姨侄;至于達西是不是也同樣認為跟她結婚有那么多害處,那她就不敢說了。她不知道他跟他姨母之間感情如何,也不知道他是否完全听他姨母的主張,可是按情理來說,他一定會比伊麗莎白看得起那位老夫人。只要他姨媽在他面前說明他們兩家門第不相當,跟這樣出身的女人結婚有多少害處,那就會擊中他的弱點。咖苔琳夫人說了那么一大堆理由,伊麗莎白當然覺得荒唐可笑,不值一駁,可是有他那樣一個死要面子的人看來,也許會覺得見解高明,理由充足。

如果他本來就心里動搖不定(他好象時常如此),那么,只要這位至親去規勸他一下,央求他一下,他自會立刻打消猶豫,下定決心,再不要為了追求幸福而眨低自己的身份。如果真是這樣,那他一定再也不會回來。咖苔琳夫人路過城里,也許會去找他,他雖然和彬格萊先生有約在先,答應立即回到尼日斐花園來,這一下恐怕只能作罷了。

她心里又想:“要是彬格萊先生這几天里就接到他的信,托辭不能踐約,我便一切都明白了,不必再去對他存什么指望,不必去希求他始終如一。當我現在快要愛上他、答應他求婚的時候,如果他并不真心愛我,而只是惋惜我一下,那么,我便馬上連惋惜他的心腸也不會有。”

且說她家里人听到這位貴客是誰,都惊奇不已;可是她們也同樣用班納特太太那樣的假想,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因此伊麗莎白才沒有被她們問長問短。

第二天早上,她下樓的時候,遇見父親正從書房里走出來,手里拿著一封信。

父親連忙叫她:“麗萃,我正要找你;你馬上到我房間里來一下。”

她跟著他去了,可是不明白父親究竟要跟她講些什么。她想,父訂所以要找她談話,多少和他手上那封信有關,因此越發覺得好奇。她突然想到,那封信可能是咖苔琳夫人寫來的,免不了又要向父親解釋一番,說來真是煩悶。

她跟她父親走到壁爐邊,兩個人一同坐下。父親說:

“今天早上我收到一封信,使我大吃一惊。這封信上講的都是你的事,因此你應該知道里面寫些什么。我一直不知道我同時有兩個女儿都有結婚的希望。讓我恭喜你的情場得意。”

伊麗莎白立刻斷定這封信是那個姨侄寫來的,而不是姨媽寫來的,于是漲紅了臉。她不知道應該為了他寫信來解釋而感到高興呢,還是應該怪他沒有直接把信寫給她而生气,這時只听得父親接下去說;

“你好象心里有數似的。年輕的姑娘們對這些事情總是非常精明;可是即使以你這樣的机靈,我看你還是猜不出你那位愛人姓甚名誰。告訴你,這封信是柯林斯先生寄來的。”

“柯林斯先生寄來的!他有什么話可說?”

“當然說得很徹底。他開頭恭喜我的大女儿快要出嫁,這消息大概是那愛管閒事的好心的盧家說給他听的。這件事姑且不念出來,免得你不耐煩。与你有關的部分是這樣寫的”──‘愚夫婦既為尊府此次喜事竭誠道賀以后,容再就另一事略申數言。此事消息來源同上。据去尊府一俟大小姐出閣以后,二小姐伊麗莎白也即將出閣。且聞二小姐此次所選如意夫君,确系天下大富大貴之人。’”

“麗萃,你猜得出這位貴人是誰嗎?……‘貴人年輕福宏,舉凡人間最珍貴之事物,莫不件件具有。非但家勢雄厚,門第高貴,抑且布施提拔,權力無邊。唯彼雖屬條件优越,處處足以打動人心,然則彼若向尊府求婚,切不可遽而應承,否則難免輕率從事,后患無窮,此不佞不得不先以奉勸先生与表妹伊麗莎白者也。’”

“麗萃,你想得到這位貴人是誰嗎?下面就要提到了。”

‘不佞之所以不揣冒昧,戇直陳詞,實因慮及貴人之姨母咖苔琳·德包爾夫人對此次聯姻之事,万難贊同故耳。’

“你明白了吧,這個人就是達西先生!喂麗萃,我已經叫你感到詫异了吧。無論是柯林斯也好,是盧卡斯一家人也好,他們偏偏在我們的熟人中挑出這么一個人來撒謊,這不是太容易給人家揭穿了嗎?達西先生見到女人就覺得晦气,也許他看都沒有看過你一眼呢!我真佩服他們!”

伊麗莎白盡量湊著父親打趣,可是她的笑容顯得极其勉強。父親的俏皮幽默,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不討她喜歡。

“你不覺得滑稽嗎?”

“啊,當然請你再讀下去。”

“‘昨夜不佞曾与夫人提及此次聯姻可能成為事實,深蒙夫人本其平日推愛之忱,以其隱衷見告。彼謂此事千万不能贊同,蓋以令嬡門戶低微,缺陷太多,若竟而与之聯姻實在有失体統。故不佞自覺責無旁貸,應將此事及早奉告表妹,冀表妹及其所愛幕之貴人皆能深明大体,以免肆無忌憚,私訂終身!’………… 柯林斯先生還說:‘麗迪雅表妹之不貞事件得心圓滿解決,殊為欣慰。唯不佞每念及其婚前即与人同居,穢聞遠揚,仍不免有所痛心。不佞尤不能已于言者,厥為彼等一經确定夫婦名份,先生即迎之入尊府,誠令人不胜駭异,蓋先生此舉實系助長傷風敗俗之惡習耳。設以不佞為浪搏恩牧師,必然堅決反對。先生身為基督教徒,固當寬恕為怀,然則以先生之本份而言,唯有拒見其人,拒聞其名耳。’這就是他所謂的基督寬恕精神!下面寫的都是關于他親愛的夏綠蒂的一些情形,他們快要生小孩了。怎么,麗萃,你好象不樂意听似的。我想,你不見得也有那种小姐腔,假裝正經,听到這种廢話就要生气吧。人生在世,要不是讓人家開開玩笑,回頭來又取笑別人,那還有什么意思?”

伊麗莎白大聲叫道:“噢,我听得非常有趣。不過這事情實在古怪!”

“的确古怪……有趣的也正是這一點。如果他們講的是另外一個人,那倒還說得過去。最可笑的是,那位貴人完全沒有把你放在眼里,你對他又是厭惡透頂!我平常雖然最討厭寫信,可是我無論如何也不愿和柯林斯斷絕書信往來。唔,我每次讀到他的信,總覺得他比韋翰還要討我喜歡。我那位女婿雖然又冒失又虛偽,還是及不上他。請問你,麗萃,咖苔琳夫人對這事是怎么說的?她是不是特地赶來表示反對?”

女儿听到父親問這句話,只是笑了一笑。其實父親這一問完全沒有一點猜疑的意思,因此他問了又問,也沒有使她感覺到痛苦。伊麗莎白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為難:心里想的是一套,表面上卻要裝出另一套。她真想哭,可是又不得不強顏為笑。父親說達西先生沒有把她放在眼里,這句話未免太使她傷心。她只有怪她父親為什么這樣糊涂,或者說,她現在心里又添了一重顧慮:這件事也許倒不能怪父親看見得太少,而應該怪她自己幻想得太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