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且說伊麗莎白一走進家門,吉英便問她:“親愛的麗萃,你們到什么地方去了?”等到他們倆人坐下來的時候,家里所有的人都這樣問她,她只得說,他們倆人隨便逛逛,后來她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去了。她說話時漲紅了臉;可是不管她神色如何,都沒有引起大家怀疑到那件事上面去。

那個下午平平靜靜地過去了,并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公開的那一對愛人有說有笑;沒有公開的那一對不聲不響。達西生性沉靜,喜悅不形于色;伊麗莎白心慌意亂,只知道自己很幸福,卻沒有确切体味到究竟如何幸福,因為除了眼前這一陣別扭以外,還有种种麻煩等在前頭。她預料事情公開以后,家里人有何种感覺。她知道除了吉英以外,家里沒有一個人喜歡他,她甚至顧慮到家里人都會討厭他,哪怕憑他的財產地位,也是無法挽救。

晚上,她把真心話說給吉英听。雖說吉英一向并不多疑,可是對這件事卻簡直不肯相信。

“你在開玩笑!麗萃。不會有這种事!跟達西先生訂婚!不行,不行,你不要騙我;我知道這件事不可能。”

“一開頭就這樣糟糕,可真要命!我唯一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要是你不相信我,就沒有人會相信我了。我決不是跟你胡說。我說的都是真話。他仍然愛我,我們已經講定了。”

吉英半信半疑地看著她。“噢,麗萃,不會有這种事的。我知道你非常厭惡他。”

“你一點也不明白這里面的曲折,這种話不必再提。也許我一向并不象現在這樣愛他。可是這一類的事,總不應該把宿怨記得太牢。我從今以后也一定要把它忘記得干干淨淨。”

班納特小姐仍然顯出非常詫异的樣子。于是伊麗莎白更加一本正經地重新跟她說,這是事實。

吉英不禁大聲叫道:“老天爺呀!真有這件事嗎?這一下我可應該相信你了,我的好麗萃,親麗萃,我要恭喜你,我一定得恭喜你;可是,對不起,讓我問你一聲:你能不能斷定……能不能百分之百地斷定,嫁了他是否幸福?”

“這當然毫無疑問。我們倆都認為我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對。可是你高興嗎,吉英?你愿意要這樣一位妹夫嗎?”

“非常非常愿意。彬格萊和我真是再高興也沒有了。這件事我們也考慮過,談論過,都認為不可能。你當真非常愛他嗎?噢,麗萃,什么事都可以隨便,沒有愛情可千万不能結婚。你确實感覺到你應該這樣做嗎?”

“的确如此!等我把詳情細節都告訴了你,你只會覺得我還做得不夠呢。”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噯,我得承認,我愛他要比愛彬格萊更深切。我怕你要生气吧。”

“好妹妹,請你嚴肅一些。我要听你嚴肅地談一談。凡是可以對我說的話,赶快對我說個明白,你是否愿意告訴我,你愛他有多久了?”

“這是慢慢儿發展起來的,我也說不出從什么時候開始,不過我覺得,應該從看到彭伯里他那美麗的花園算起。”

姐姐又叫她嚴肅些,這一次總算產生了效果;她立刻依了吉英的意見,鄭重其事地把自己愛他的經過講給吉英听。班納特小姐弄明白了這一點以后,便万事放心了。

她說:“我現在真是太幸福了,因為你也會同我一樣幸福。我一向很器重他。不說別的,光是為了他愛你,我也就要永遠敬重他了;他既是彬格萊的朋友,現在又成了你的丈夫,那么除了彬格萊和你以外,我最喜歡的當然就是他啦。可是麗萃,你太狡猾了,平常連一點口風也不向我吐露。彭伯里的事和藍白屯的事從來沒有說給我听過!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形,都是別人說給我听的,不是你自己說的。”

伊麗莎白只得把保守秘密的原因告訴了她。原來她以前不愿意提起彬格萊,加上她又心緒不宁,所以也不講起達西,可是現在,她大可不必再把達西為麗迪雅婚姻奔忙的那段情節,瞞住吉英了。她把一切事都和盤托出,姐妹倆一直談到半夜。

第二天早上,班納特太太站在窗口叫道:“天哪!那位討厭的達西先生又跟著我們的彬格萊一塊儿上這儿來了!他為什么那樣不知趣,老是要上這儿來?我但愿他去打鳥,或者隨便去干點什么,可別來吵我們。叫我們拿他怎么辦?麗萃,你又得同他出去散散步才好,不要讓他在這里麻煩彬格萊。”

母親想出這個辦法來,正是伊麗莎白求之不得的,她禁不住要笑出來,可是听到母親老是說他討厭,她亦不免有些气惱。

兩位貴客一走進門,彬格萊便意味深長地望著她,熱烈地跟她的握手,她一看見這情形,便斷定他准是消息十分靈通;不多一會儿工夫,他果然大聲說道:“班納特太太,這一帶還有什么別的曲徑小道,可以讓麗萃今天再去迷路嗎?”

班納特太太說:“我要勸達西先生、麗萃和吉蒂,今天上午都上奧克漢山去。這一段長路走起來挺有味,達西先生還沒有見過那儿的風景呢。”

彬格萊先生說:“對他們兩人當然再好也沒有了,我看吉蒂一定吃不消。是不是,吉蒂?”

吉蒂說她宁可待在家里。達西表示非常想到那座山上去看看四面的風景。伊麗莎白默默表示同意,正要上樓去准備,班納特太太在她后面說:

“麗萃,我很對不起你,逼你去跟那個討厭的人在一起,你可不要計較。你要知道,這都是為了吉英;你只消隨便敷衍敷衍他,不必多費心思。”

散步的時候,兩人決定當天下午就去請求班納特先生表示允許;母親那儿由伊麗莎白自己去說。她不知道母親是否會贊成。母親實在太厭惡他了,因此伊麗莎白有時候竟會認為,即使以他財產地位,也挽回不了母親的心,可是,母親對這門婚姻無論是堅決反對也好,欣喜若狂也好,她的出言吐語反正都是不得体。叫人家覺得她毫無見識。她對達西先生不是欣喜欲狂地表示贊成,便是義憤填胸地表示反對,伊麗莎白想到這里,心里實在受不了。

當天下午,只見班納特先生剛一走進書房,達西先生便立刻站起身來跟著他走,伊麗莎白看到這情形,心里焦急到了极點。她并不是怕父親反對,而是怕父親會給弄得不愉快。她想,她是父親最寵愛的女儿,如果她選擇了這個對象,竟會使父親感到痛苦,使父親為她終身大事憂慮惋惜,未免太不象話。她擔心地坐在那儿,直到達西先生回到她身邊,面帶笑意,她這才松了口气。一會儿工夫,達西走到她跟吉蒂一塊儿坐著的那張桌子跟前來,裝做欣賞她手里的針線,輕聲地跟她說:“快到你爸爸那儿去,他在書房里等著你。”她馬上就去了。

她父親正在房間里踱來踱去,看他那种神气,既是嚴肅,又是焦急。

他說:“麗萃,你在鬧些什么?你瘋了嗎,你怎么會要這個人?你不是一向都恨他嗎?”

她這時候真是焦急非凡。假若她從前不是那樣見解過火,出言不遜,那就好了,那現在用不到那么尷尷尬尬地去解釋和剖白了。可是事到如今,既是免不了要費些唇舌,她只得心慌意亂地跟父親說,她愛上了達西先生。

“換句話說,你已經打定主意,非嫁他不可啦。他當然有的是錢,可以使你比吉英衣服穿得更高貴,車輛乘得更華麗。難道這就會使你幸福嗎?”

伊麗莎白說:“你認為我對他并沒有感情,除此以外,你還有別的反對意見嗎?”

“一點沒有。我們都知道他是個傲慢而不易親近的人;不過,只要你真正喜歡他,這也無關緊要。”

女儿含淚回答道:“我實在喜歡他,我愛他。他并不是傲慢得沒有道理。他可愛极了。你不了解他真正的為人,因此,我求你不要這樣編派他,免得我痛苦。”

父親說:“麗萃,我已經允許他了。象他那樣的人,只要蒙他不棄,有所請求,我當然只有答應。如果你現在已經決定了要嫁他,我當然決計允許你。不過我勸你還是再仔細想想:我了解你的個性,麗萃。我知道,你除非真正能敬重你的丈夫,認為他高你一等,你便不會覺得幸福,也不會覺得得意。以你這樣了不起的才能,要是婚姻攀得不相稱,那是极其危險的,那你就很難逃得了丟臉和悲慘的下場。好孩子,別讓我以后眼看著你瞧不起你的終身伴侶,為你傷心。你得明白,這不是鬧著玩的”

伊麗莎白更加感動,便非常認真、非常嚴肅地回答他的話;后來她又几次三番地說,達西确實确實是她選中的對象,說她對他的敬愛已經步步提高,說她相信他的感情決不是一朝一夕生長起來的,而是擱置了好几個月考驗出來的;她又竭力贊揚他种种优美的品質,這才打消了父親的猶疑,完全贊成了這門婚姻。

她講完了,他便說道:“好孩子,這么說,我沒有別的意見了。當真這樣,他的确配得上你。麗萃,我可不愿意讓你嫁給一個夠不上這种標准的人。”

為了要使得父親對達西先生更有好感,她又把他自告奮勇搭救麗迪雅的事告訴了父親,父親听了,大為惊奇。

“今天真是無奇不有了!原來一切全仗達西的大力,他一手撮合他們的婚姻,為他們賠錢,替那個家伙還債,給他找差使!這是再好也沒有了。省了我多少麻煩,省了我多少錢。假如這事是你舅舅做的,我就非還他不可,而且可能已經還他了;可是這些狂戀熱愛的年輕人,樣樣事都喜歡自作主張。明天我就提出還他的錢,他一定會大吹大擂,說他怎么樣愛你疼你,那么事情就這樣完了。”

于是他記起了前几天給伊麗莎白讀柯林斯先生那封信的時候,她是多么局促不安;他又取笑了她一陣,最后才讓她走了;她正要走出房門,他又說:“如果還有什么年輕人來向曼麗和吉蒂求婚,帶他們進來好了,我正閒著呢。”

伊麗莎白心里那塊大石頭這才算放了下來,在自己房間里待了半個鐘頭定了定心以后,便神色鎮定地去和大家待在一起了。所有歡樂愉快的事情都來得太突然,這個下午就這樣心曠神怡地消磨過去了;現在再也沒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需要擔憂了,但覺心安理得,親切愉快。

晚上母親進化妝室去的時候,伊麗莎白也跟著母親一起去,把這個重要的消息告訴她。班納特太太的反應极好。她初听到這消息,只是靜靜地坐著,一句話也說不出,過了好一會儿,她才听懂了女儿的話,才隱隱約約地明白了又有一個女儿要出嫁了,這對于家里有多少好處。到最后她才完全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在椅子上坐立不安,一會儿站起來,一會儿又坐下去,一會儿詫异,一會儿又為自己祝福。

“謝謝老天爺!謝天謝地!且想想看吧!天啊!達西先生!誰想得到喲!真有這回事嗎?麗萃,我的心肝寶貝,你馬上就要大富大貴了!你將要有多少針線錢,有多少珠寶,多少馬車啊!吉英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簡直是天上地下。我真高興……真快樂。這樣可愛的丈夫!那么漂亮,那么魁偉!噢,我的好麗萃!我以前那么討厭他,請你代我去向他求饒吧!我希望他不會計較。麗萃,我的心肝,我的寶貝。他在城里有所大住宅!漂亮的東西一應俱全!三個女儿出嫁啦!每年有一万鎊收入!噢,天啊!我真樂不可支了。我要發狂了!”

這番話足以證明她完全贊成這門婚姻;伊麗莎白心喜的是,幸虧母親這些得意忘形的話只有她一個人听見。不久她便走出房來,可是她走到自己房間里還沒有三分鐘,母親又赶來了。

母親大聲叫道:“我的心肝,我腦子里再也想不到旁的東西了!一年有一万鎊的收入,可能還要多!簡直闊得象個皇親國戚!而且還有特許結婚證……你當然要用特許結婚證結婚的。可是,我的寶貝,告訴我,達西先生愛吃什么菜,讓我明天准備起來。”

這句話不是好兆頭,看來她母親明天又要在那位先生面前出丑;伊麗莎白心想,現在雖然已經十拿九穩地獲得了他的熱愛,而且也得到了家里人的同意,恐怕還是難免節外生枝。好在事出意料,第二天的情形非常好,這完全是多虧班納特太太對她這位未來的女婿极其敬畏,簡直不敢跟他說話,只是盡量向他獻些殷勤,或者是恭維一下他的高談闊論。

伊麗莎白看到父親也盡心竭力地跟他親近,覺得很滿意;班納特先生不久又對她說,他愈來愈器重達西先生了。

他說:“三個女婿都使我非常得意,或許韋翰是我最寵愛的一個;可是我想,你的丈夫也會象吉英丈夫一樣討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