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浪博恩小姐們不久就去拜訪尼是斐花園的小姐們了。人家了照例來回拜了她們。班納特那种討人喜愛的舉止,使赫斯脫太太和彬格萊小姐對她愈來愈有好感。盡管班家老太太叫人不可容忍,几個小妹妹也不值得攀談,可是兩位彬格萊小姐卻是愿意跟年紀大的兩位班小姐作進一步深交,吉英极其喜悅地領受了這份盛意;可是伊麗莎白看出她們對待任何人仍然很高傲,甚至對待吉英也几乎沒有兩樣,因此頗不喜歡她們;不過,她們所以待吉英好,看來多半還是由于她們兄弟愛慕她的緣故。只要你看見他們倆在一起,你就看得出他兄弟确是愛慕她的。伊麗莎白又很清楚地看出吉英一開頭就看中了彬格萊先生,不由自主地向他屈服了,而且也可以說是對他喜愛极了。可是她高興地想道,吉英雖說感情丰富,好在性格很鎮定,外表上仍然保持著正常的和顏悅色,那就不會引起那些鹵莽人的怀疑,因此他倆的心意也就不會給人察覺了。伊麗莎白曾經跟自己的朋友盧卡斯小姐談到過這一點。

夏綠蒂當時說道:“這种事想瞞過大家,也許是怪有意思的,不過,這樣提心吊膽,有時候反而不妙。要是一個女人在她自己心愛的人面前,也用這种技巧遮遮掩掩,不讓他知道她對他有意思,那她就可能沒有机會博得他的歡心;那么,就是把天下人都蒙在鼓里,也無補于事。男女戀愛大都免不了要借重于雙方的感恩圖報之心和虛榮自負之感,听其自然是很難成其好事的。戀愛的開頭都是隨隨便便……某人對某人發生點儿好感,本是极其自然的一回事;只可惜沒有對方和鼓勵而自己就肯沒頭沒腦去鐘情的人,簡直太少了。女人家十有八九都是心里有一分愛表面上就露出兩分。毫無問題,彬格萊喜歡你姐姐;可是你姐姐如果不幫他一把勁,他也許喜歡喜歡她就算了。”

“不過她已經盡心竭力在幫他的忙了。要是我都能看出她對他的好感,而他卻看不出,那他未免太蠢了。”

“伊麗莎,你得記住,他可不象你那么懂得吉英的性格。”

“假如一個女人愛上了一個男人,只要女方不故意瞞住男方,男方一定會看得出的。”

“要是男方和女方見面的机會很多,或許他總會看得出。雖然彬格萊和吉英見面的次數相當多,卻從來沒有在一起接連待上几個鐘頭,何況他們見起面來,總是跟一些雜七雜八的人在一起,不可能讓他們倆暢談。因此吉英就得時時刻刻留神,一看到有机會可以逗引他,千万不要借過。等到能把他抓到手,再從從容容盡量去談戀愛還來得及。”

伊麗莎白回答道:“倘使只求嫁一個有錢的男人,你這個辦法妙极了,我如果決心找個闊丈夫,或者干脆只要隨便找個丈夫就算數,我或許會照你的辦法去做。可惜吉英不是這樣想法的;她為人處世,就是不愿意使心眼儿。而且,她自己也還拿不准她究竟對她鐘情到什么地步,鐘情得是否得体。她認識他才不過兩個星期。她在麥里屯跟他跳了四次舞;有天上午她在他家里跟他見過一次面,此后又跟他吃過四次晚飯,可是總有別人在一起。就這么點儿來往,叫她怎么能了解他的性格呢。”

“事情并不是你所說的那樣。要是她只跟他吃吃晚飯,那她或許只看得出他的飯量好不好;可是你得記住,他們既在一起吃過四頓飯也就是在一起盤恒了四個晚上呀……四個晚上的作用可大著呢。”

“是的;這四個晚上叫他們彼此摸透了一樣性格,那就是他們倆都喜歡玩二十一點,不喜歡玩‘康梅司’;講到別的重要的特點,我看他們彼此之間還了解很少。”

“唔,”夏綠蒂說,“我一心一意祝吉英成功。我以為即使她明天就跟他結婚,她必能獲得的幸福,比起她花上一年的時間,研究了他的性格、再去跟他結婚所能獲得的幸福,并不見得會少到哪里去。婚姻生活是否幸福,完全是個机會問題。一對愛人婚前脾气摸得非常透,或者脾气非常相同,這并不能保證他們倆就會幸福。他們總是弄到后來距离越來越遠,彼此煩惱。你既然得和這個人過一輩子,你最盡量少了解他的缺點。”

“你這番話妙透了,夏綠蒂。不過這种說法未必可靠。你也明知道未必可靠,你自己就不肯那么做。”

伊麗莎白一心只知道談論彬格萊先生對她姐姐的殷勤,卻一點儿沒想到她自己已經成了彬格萊那位朋友的意中人。說到達西先生,他開頭并不認為她怎么漂亮;他在跳舞會上望著她的時候,并沒有帶著絲毫的愛慕之意,第二次見面的時候,他也不過用吹毛求疵的眼光去看待她。不過,他盡管在朋友們面前,在自己心里,都說她的面貌一無可取,可是眨下眼的工夫,他就發覺她那雙烏黑的眼睛美麗非凡,使她的整個臉蛋儿顯得极其聰慧。緊接著這個發現之后,他又在她身上發現了几個同樣叫人慪气的地方。他帶著挑剔的眼光,發覺她的身段這儿也不勻稱,那儿也不勻稱,可是他到底不得不承認她体態輕盈,惹人喜愛;雖然他嘴上一口咬定她缺少上流社會的翩翩風采,可是她落落大方愛打趣的作風,又把他迷住了。伊麗莎白完全不明了這些情形,她只覺得達西是個到處不討人喜歡的男人,何況他曾經認為她不夠漂亮不配跟她跳舞。

達西開始希望跟她深交。他為了想要慢慢地跟她攀談攀談,因此她跟別人談話的時候,他問題留神去听。于是,有一次威廉·盧卡斯爵士大請客,他這樣的做法當場引起了她的注意。

且說當時伊麗莎白對夏綠蒂說:“你瞧,達西先生是什么意思呢,我跟弗斯脫上校談話,干嗎要他在那儿听?”

“這個問題只有達西先生自己能夠回答。”

“要是他再這樣,我一定要叫他明白我并不是個糊涂蛋。他挖苦人的本領特別高明,要是我不先給他點顏色看看,我馬上就會見他怕啦。”

不到一會儿工夫,達西又走到她身邊來了,他表面上雖然并不想跟她們攀談,盧卡斯小姐卻不時慫恿伊麗莎白向他把這個問題正面提出來。伊麗莎白給她這樣一激,便立刻轉過臉來跟他說:

“達西先生,我剛剛跟弗斯脫上校講笑話,要他給我們在麥里屯開一次跳舞會,你看我的話是不是說得非常得体?”

“的确說得起勁极了,不過這件事本來就是叫小姐們非常起勁的。”

“你這樣說我們,未免太尖刻了些吧。”

“你這一下反而被別人嘲笑了,”盧卡斯小姐說。“我去打開琴,伊麗莎,下文如何,你自個儿明白。”

“你這种朋友真是世上少有!……不管當著什么人的面,總是要我彈琴唱歌!……要是我存心在音樂會上出風頭,我真要對你感激不盡。可是賓客們都是听慣了第一流演奏家的,我實在不好意思在他們面前坐下來獻憾丑。”話雖如此,怎奈盧卡斯小姐再三要求,她便說道:“好吧,既是非獻丑不可,只得獻獻丑吧。”她又板著臉對達西瞥了一眼,說道:“有名老古話說得好,在場的人當然也曉得這句話:‘留口气吹涼稀飯’;我也就留口气唱歌吧。”

她得表演雖然說不上奇妙絕倫,也還娓娓動听。唱了一兩支歌以后,大家要求她再唱几支。她還沒來得及回答,她的妹妹曼麗早就急切地接替她坐到鋼琴跟前去了。原來在她們几個姐妹之間,就只有曼麗長得不好看,因此她發憤鑽研學問,講究才藝,老是急著要賣弄賣弄自己的本領。

曼麗既沒有天才,格調也不高,雖說虛榮心促使她刻苦用功,但是同樣也造成了她一臉的女才子气派和自高自大的態度。有了這种气派和態度,即使她的修養再好些也無補于事,何況她不過如此而已。再說伊麗莎白,雖說彈琴彈得并不如她,可是落落大方,沒有矯揉造作的气習,因此大家听起來就高興得多了。曼麗的几位妹妹,本在房間那頭和盧家小姐們在一起,正在跟兩三個軍官跳舞跳得起勁,曼麗奏完了一支很長的協奏曲之后,她們便要求她再奏几支蘇格蘭和愛爾蘭小調,她也高高興興地照辦了,為的是要博得別人的夸獎和感激。達西先生就站在她們附近。他看到她們就這樣度過一個晚上,也不跟別人攀談攀談,心里很是生气。他心思很重,威廉·盧卡斯爵士站在他身邊他也不知道,最后他才听到爵士這樣跟他說:

“達西先生,跳舞對于年輕人是多么可愛的一种娛樂!說來說去,什么都比不上跳舞,我認為這是上流社會里最出色的才藝。”

“當然羅,先生;……而且好就好在跳舞在低等社會里也很風行。哪個野蠻人不會跳舞。”

威廉先生笑了笑沒作聲。接下來他看見彬格萊也來參加跳舞,便對達西這么說:“你的朋友跳得很不錯,我相信你對此道也是駕輕就熟吧,達西先生。”

“你大概在麥里屯看見過我跳舞的吧,先生。”

“見過,不錯,而且看得非常高興。你常到宮里去跳舞嗎?”

“從來沒去過,先生。”

“你連在宮里都不肯賞臉嗎?”

“無論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愿意賞這种臉,能避免總是避免。”

“你在城里一定有住宅吧?”

達西先生聳了聳身子。

“我一度想在城里住家,因為我喜歡上流社會;不過我可不敢說倫敦的空气是否适合于盧卡斯太太。”

他停了一會儿,指望對方回答;可是對方根本就懶得回答。不久伊麗莎白朝他們跟前走來,他靈机一動,想乘此獻一下殷勤,便對她叫道:

“親愛的伊麗莎小姐,你干嗎不跳舞呀?……達西先生,讓我把這位年輕的小姐介紹給你,這是位最理想的舞伴。有了這樣一個美人儿做你的舞伴,我想你總不會不跳了吧。”他拉住了伊麗莎白的手,預備往達西面前送,達西雖然极為惊奇,可亦不是不愿意接住那只玉手,卻不料伊麗莎白立刻把手縮了回去,好象還有些神色倉皇地對威廉爵士說:

“先生,我的确一點儿也不想跳舞。你可千万別以為我是跑到這邊來找舞伴的。”

達西先生非常有禮貌地要求她賞光,跟他跳一場,可是他白白要求了。伊麗莎白下定了決心就不動搖,任憑威廉爵士怎么勸說也沒有用。

“伊麗莎小姐,你跳舞跳得那么高明,可是卻不肯讓我享享眼福,看你跳一場,這未免太說不過去了吧。再說,這位先生雖說平常并不喜歡這种娛樂,可是要他賞我們半個鐘頭的臉,我相信他也不會不肯的。”

伊麗莎笑著說:“達西先生未免太客气了。”

“他真的太客气了……可是,親愛的伊麗莎小姐,看他這樣求你,你總還會怪他多禮吧。誰不想要象你這樣的一個舞伴?”

伊麗莎白笑盈盈地瞟了一眼就轉身走開了。她的拒絕并沒有使達西覺得難過。達西正在相當高興地想念著她,恰巧彬格萊小姐走過來招呼他:

“我猜中你現在在幻想些什么。”

“諒你也猜不中。”

“你心里正在想,許多個晚上都是跟這些人在一起無聊度過的,這實在叫人受不了,我跟你頗有同感。我從來不曾這樣煩悶過!既枯燥乏味,又吵鬧不堪,無聊到了极點。這批人又一個個都自以為了不起!我就想听听你指責他們几句。”

“老實對你說吧,你完全猜錯了。我心里想的東西要妙得多呢。我正在玩味著:一個漂亮女人的美麗的眼睛竟會給人這么大的快樂。”

彬格萊小姐立刻把眼睛盯在他的臉上,要他告訴她,究竟是哪位小姐有這种妙處使他這樣想入非非。達西先生鼓起极大的勇气回答道:

“伊麗莎白·班納特小姐。”

“伊麗莎白·班納特小姐!”彬格萊小姐重复了一遍。“我真感到惊奇。你看中她多久啦?……請你告訴我,我几時可以向你道喜啊?”

“我料到你會問出這樣的話來的。女人的想象力真敏捷;從敬慕一跳就跳到愛情,一眨眼的工夫又從愛情跳到結婚。我知道你要預備來向我道喜了。”

“唔,要是你這么一本正經,我就認為這件事百分之百地決定啦。你一定會得到一位有趣的岳母大人,而且當然羅,她會永遠在彭伯里跟你待在一起。”

她說得那么得意,他卻完全似听非听,她看到他那般鎮定自若,便放了心,于是那張利嘴越發滔滔不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