Читать параллельно с  Английский  Испанский  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Русский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
Шрифт: 

班納特太太兩個最值得疼愛的女儿出嫁的那一天,正是她做母親的生平最高興的一天。她以后去拜訪彬格萊太太,在人家面前談起達西太太,是多么得意,多么驕傲,這是可想而知的。看她家庭面上,我想在這里作一個說明,她所有的女儿后來都得到了歸宿,她生平最殷切的愿望終于如愿以償;說來可喜,她后半輩子竟因此變成了一個頭腦清楚、和藹可親、頗有見識的女人;不過她有時候還是神經衰弱,經常都是痴頭怪腦,這也許倒是她丈夫的幸運,否則他就無從享受這种稀奇古怪的家庭幸福了。

班納特先生非常舍不得第二個女儿;他因為疼愛她,便常常去看她,他生平從來不肯這樣經常出外作客。他喜歡到彭伯里去,而且去起來大都是別人完全意料不到的時候。

彬格萊先生和吉英在尼日斐花園只住了一年。雖說他的脾气非常隨和,她的性情亦极其溫柔,可是夫婦倆都不大愿意和她母親以及麥里屯的親友們住得太近。后來他在德比郡鄰近的一個郡里買了一幢房子,于是他姐妹們的衷心愿望總算如愿以償;而吉英和伊麗莎白倆在万重幸福上又添了一重幸福,那就是說,姐妹倆從此不過相隔三十英里了。

吉蒂最受實惠,大部分時間都消磨在兩位姐姐那儿。從此她所交的人物都比往常高尚,她本身當然也就大有長進。她本來不象麗迪雅那樣放縱,現在既沒有麗迪雅來影響她,又有人對她加以妥善的注意和照管,她便不象以前那樣輕狂無知和麻木不仁了。當然家里少不了要小心地管教她,不讓她和麗迪雅來往,免得再受到她的坏影響;韋翰太太常常要接她去住,說是有多少跳舞會,有多少美少年,她父親總是不讓她去。

后來只剩下曼麗還沒有出嫁;班納特太太因為不甘寂寞,自然弄得她這個女儿無從探求學問。曼麗不得不多多和外界應酬,可是她仍然能夠用道德的眼光去看待每一次的出外作客。她現在再也不用為了和姐妹們爭妍比美而操心了,因此她父親不禁怀疑到,她這种改變是否出于心甘情愿。

說到韋翰和麗迪雅,他們倆的性格并沒有因為她兩位姐姐結婚而有所變化。韋翰想起自己對達西种种忘恩負義、虛偽欺詐的事情,伊麗莎白雖然從前不知道,現在可完全明白了,不過他依舊處之泰然,他多少還指望達西給他一些錢。伊麗莎白結婚的時候,接到麗迪雅的一封祝賀信。她看得很明白,即使韋翰本人沒有存那种指望,至少他太太也有那种意思。那封信是這樣寫的:親愛的麗萃:

祝你愉快。要是你愛達西先生抵得上我愛韋翰的一半,那你一定會非常幸福了。你能這樣富有,真叫人十分快慰;當你閒來無事的時候,希望你會想到我們。我相信韋翰极其希望在宮廷里找份差事做做。要是再沒有別人幫幫忙,我們便很難維持生計了。隨便什么差使都行,只要每年有三四百鎊的收入。不過,要是你不愿意跟達西講,那就不必提起。(下略)

伊麗莎白果然不愿意講,因此在回信中盡力打消她這种希望,斷了她這一類的念頭。--不過伊麗莎白還是盡量把自己平日的用途節省一些,積下錢來去接濟妹妹。她一向看得很明白,他們的收入那么少,兩口子又揮霍無度,只顧眼前,不顧今后,這當然不夠維持生活;每逢他們搬家,伊麗莎白或是吉英總是接到他們的信,要求接濟他們一些錢去償付賬款。即使天下太平了,他們退伍回家,他們的生活終究難望安定。他們老是東遷西涉,尋找便宜房子住,結果總是多花了不少錢。韋翰對麗迪雅不久便情淡愛弛,麗迪雅對他比較持久一些,盡管她年輕荒唐,還是顧全了婚后應有的名譽。

雖然達西再三不肯讓韋翰到彭伯里來,但是看在伊麗莎白面上,他依舊幫助他找職業。麗迪雅每當丈夫到倫敦去或是到巴思去尋歡作樂的時候,也不時到他們那儿去作客;到于彬格萊家里,他們夫婦老是一住下來就不想走,弄得連彬格萊那樣性格溫和的人,也覺得不高興,甚至說,要暗示他們走。

達西結婚的時候,彬格萊小姐万分傷心,可是她又要在彭伯里保持作客的權利,因此便把多少怨气都打消了;她比從前更喜愛喬治安娜,對達西好象依舊一往情深,又把以前對伊麗莎白失禮的地方加以彌補。

喬治安娜現在長住在彭伯里了;姑嫂之間正如達西先生所料到的那么情投意合,互尊互愛,甚至融洽得完全合乎她們自己的理想。喬治安娜非常推崇伊麗莎白,不過,開頭看到嫂嫂跟哥哥談起話來,那么活潑調皮,她不禁大為惊訝,几乎有些擔心,因為她一向尊敬哥哥,几乎尊敬得超過了手足的情份,想不到現在他竟成為公開打趣的對象。她以前無論如何也弄不懂的事,現在才恍然大悟了。經過伊麗莎白的陶治,她開始懂得,妻子可以對丈夫放縱,做哥哥的卻不能允許一個比自己小十歲的妹妹調皮。

咖苔琳夫人對她姨侄這門婚姻极其气憤。姨侄寫信給她報喜,她竟毫不留情,直言無諱,寫了封回信把他大罵一頓,對伊麗莎白尤其罵得厲害,于是雙方有一個短時期斷絕過往來。后來伊麗莎白說服了達西,達西才不再計較這次無禮的事,上門去求和;姨母稍許拒絕了一下便不計舊怨了,這可能是因為疼愛姨侄,也可能是因為她有好奇心,要看看侄媳婦怎樣做人。盡管彭伯里因為添了這樣一位主婦,而且主婦在城里的那兩位舅父母都到這儿來過,因此使門戶受到了玷污,但她老人家還是屈尊到彭伯里來拜訪。

新夫婦跟嘉丁納夫婦一直保持著极其深厚的交情。達西和伊麗莎白都衷心喜愛他們,又一直感激他們,原來多虧他們把伊麗莎白帶到德比郡來,才成全了新夫婦這一段姻緣。

                (完)

< Назад  |  Дальше >